【懷念大明星】身體不好,顧寶明還是扮了整天壁虎

攝影|攝影組    口述|葉如芬  整理|翁健偉
顧寶明展現資深演員的風範,只要簽約了就會來拍戲,來了就全力以赴,不管什麼樣的要求都能樂意配合。(翻攝自顧寶明臉書)

我跟顧寶明合作4次,1998年的電影《我的神經病》、2002年大愛電視台的電視劇《軍官與面具》、2017年的電影《健忘村》,以及2020年金馬獎最佳電影《消失的情人節》。

記憶中寶哥就是很幽默的演員,也多虧了他,讓我想起之前每天到新莊的樂生療養院拍戲的日子,都有歡笑。

《軍官與面具》改編真人真事,講述主角因痲瘋病住進樂生療養院的故事,只有短短幾集,當時我是製作人,男主角的晚年必須以特殊化妝呈現病容,只記得在夏天拍要特殊化妝的戲,上妝時間又很長,明明很辛苦,但寶哥就很可愛、幽默,還會跟化妝師、工作人員頻頻開玩笑。

拍《健忘村》跟他相處的時間比較久,2、3月在恆春開拍,當下天氣還是有點冷,寶哥頂著光頭演村長,加上夜戲又多,畢竟他上了年紀,所以身體不是很好,總愛開玩笑催促眾人:「夜深啦!拍快一點啦!」「台詞記不住了!」

電影《健忘村》張孝全(左起)、顧寶明、王千源一起同台搞笑演出。(翻攝自健忘村臉書)

儘管說歸說,寶哥拍戲還是很敬業做到足,寶哥會氣功,還主動運氣給導演陳玉勳加持。他拍戲沒有特別要求,住宿跟工作人員都是一起的同進同出。然而《健忘村》是古裝戲,本來就很不好拍,還碰上各種極端氣候,從落山風、下大雨、颱風到大熱天,應有盡有,非常考驗大家。

記得有一幕戲要把他活埋,他還故意反問:「不會真的埋嗎?」那天挖了一個大坑,天氣又熱,讓他穿著古裝躺在裡頭,雖然只是做戲,內心真的很怕他會中暑,必須說當演員真的不容易。

顧寶明拍戲時幽默的談吐,總讓合作的人覺得很舒服。(翻攝自顧寶明臉書)

《消失的情人節》拍攝前,寶哥身體情況不好,屢次婉拒演出,但最後還是答應來扮演「壁虎伯」。「壁虎伯」要躲在衣櫥裡,衣櫥是特別訂做,在攝影棚搭景拍的,他張嘴伸出舌頭吃蚊子的畫面還做了特效,他很配合的拍了一整天,這次合作,也成為關於他的最後記憶。

寶哥總是展現資深演員的風範,只要簽約了就來拍,來了就全力以赴,不管什麼樣的要求他都樂意配合。

寶哥總是展現資深演員的風範,只要簽約了就來拍,來了就全力以赴,不管什麼樣的要求他都樂意配合。無論是對喜劇節奏的掌握,還是戲外幽默的言語談吐,總讓合作的人覺得很舒服。

寶哥是可愛的長輩,讓人禁不住會想,希望將來年紀大了,也可以像他一樣可愛。

葉如芬。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