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1951全面追緝》選摘 五之三

文|王駿 繪圖|米承鶴

1950年春,台北情勢飄搖,美國社論、新聞不斷揭露國民政府軍購、人事弊案。強人總統追查源頭,發現空軍駐美辦事處主任毛邦初,對參謀總長周至柔兼任空軍總司令心懷不滿,藉美方輿論打擊報復。強人總統派遣底下良兵強將與駐美私人代表俞國華,以司法和調查委員會兩種手段圍剿毛邦初,掀起巨大風波。

毛邦初待顧維鈞看完兩封電報,兩手一攤,翻翻白眼珠子,對顧維鈞道:「顧大使,兩封電報你都看了,事情就是這樣。我去年10月底,才回過台北,現在,他又要我回去,這次我不打算回去。我若回去,必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定然被他扣住,不讓我回美國。我不是阿木林 ,不癡不呆,才不上他這當。」

「實話對顧大使說,夫人曾有電話給我,勸我不要這樣,勸我回台灣,她保證我安全,保證一定讓我回美國。我才不信,不是不信夫人,是不信老頭子。你想,西安事變之後,夫人去西安,對張學良拍胸脯保證,說是一定會迴護張學良,不讓張坐牢。然後呢?張學良還不是被老頭子軟禁,關了16年,到現在還關在新竹山裡,不讓出來。夫人有心無力,嘴上說保證,其實保證不了。」

顧維鈞聞言,委婉勸解道:「毛主任,我覺得您對周至柔總司令控訴,與空軍採購業務,必須分開看待,不應讓私人情緒,影響軍購公事。」

毛邦初訕訕回道:「再說吧,誰願意當國家罪人呢?實在是他們逼人太甚,我才會這樣。今天到這兒來開會,先來您辦公室,給您看這兩封電報。我意思是,將來老頭子必然會要您出面,對我採取激烈報復。我話先說在前面,我也不是吃素的,真要弄我,我就來個魚死網破,他殺我一萬,我也砍他八千,讓他討不了便宜。所以,要是老頭子要您對我下辣手,您可得腦袋清楚,想明白了。我這是醜話說在前面,真要對我下辣手,別怪我到時候翻臉無情!」

話說到這兒,毛邦初鼻孔重重哼了一聲,翻身離開,去了會議室。隨即,顧維鈞也去了會議室,一場口角大戲,就此開打。

顧維鈞進了會議室,見該與會者,俱都露臉。這裡頭,除今天正主皮宗敢、毛邦初外,還到了向惟萱、軍品技術採購團團長韓朝宗、大使館空軍武官曾慶瀾、大使館參事銜公使譚紹華、大使館參事王守競。顧維鈞縱橫政壇40餘年,閱歷豐沛,感應靈敏,他一眼看去,就曉得毛邦初、向惟萱、韓朝宗面帶殺氣,皮宗敢則是渾身緊繃,等著接招。他曉得,今天這會議有得吵的。

果然,他才宣讀會議主旨,說是今天這會,在於協調各方,結束現有個別採購單位,轉而納入聯合採購委員會,由皮宗敢主其事,底下馬上有人發難。這人,竟然是大使館空軍武官曾慶瀾。曾慶瀾苦著臉道:「報告大使,台北電報指令上說,將來這聯合採購委員會,由皮宗敢將軍主持,而空軍另外派夏公權少校,負責空軍軍品採購。在夏公權少校抵達華府之前,暫時由我代理空軍採購職務。」

說到這兒,曾慶瀾轉頭看看毛邦初與向惟萱道:「我從沒弄過軍品採購,都是毛將軍與向上校負責,這裡頭牽涉太多專門事項,我技術生疏,人小肩膀窄,擔不下這重擔,實在無法奉命遵行。」

這話才說完,向惟萱馬上接碴道:「曾武官所言甚是,軍品採購經緯萬端,涉及深奧專業知識與技術,不是隨隨便便指定個外行人,就能扛得下這重擔。拜託顧大使,電報回覆台北,懇請總統府收回成命,以免外行領導內行,壞了軍購大事。」

皮宗敢聞言,立刻反駁道:「成立聯合採購委員會,台北國防部與三軍總部,開過多次會議,經過多次討論,才有這決定。尤其,此事已報奉總統核定在案,豈能朝令夕改?這不是兒戲嗎?」

這當口,毛邦初身子一挺,腦袋一昂,就要發作。顧維鈞見狀,立刻抬手,對著毛邦初虛虛按了幾下道:「毛主任,待會兒發言,我先有個問題,問韓朝宗團長。」

這韓朝宗,頭銜是「軍品技術採購團」團長,專肆採購陸軍軍品,背後老闆則是國防部兵工署。

顧維鈞問韓朝宗:「韓團長,請問你對合併命令,有何看法?」

韓朝宗口氣忿忿不平道:「軍人以服從為天職,上頭要我移轉業務,我只好移轉。不過,不能平白由皮宗敢接收作主,這樣吧,如果國防部兵工署給我下命令,我就移轉。接到兵工署書面指令之前,我拒絕移交。」

聽韓朝宗這番言語,顧維鈞曉得,韓與毛並未結盟,但也反對合併。理由無他,這些駐美採購頭頭,在美國待久了,手上把持鉅額經費,飲食起居俱是豐沛,過著美式享受生活,早已養尊處優,不知歲月艱難。如今,一紙命令,要他們交出地盤、交出經費、交出帳冊,運氣好,還能繼續留在華府,運氣不好,就調回台北過苦日子,這幫人心裡當然有氣,當然不願絕了眼前好日子。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