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林佳龍捲時力300萬現金案 徐永明遭緊咬涉貪證詞曝光

文|顏凡裴 林俊宏    攝影|賴一銀 陳俊銘 董孟航 蘇立坤 陳毅偉 林育緯 鄒保祥
SOGO立委集體索賄案有重大進展,前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家中搜出300萬元現金,但說法一變再變,意外將台數科董事長廖紫岑與林佳龍捲入。

台北地方法院審理SOGO立委集體索賄案有重大進展!不僅立委、助理及白手套等12名被告涉貪的證據清楚浮現,總金額更超過5,000萬元,其中,打著清廉旗幟的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被前太平洋流通公司董事長李恆隆在法庭狠嗆:「找立委就是要給錢。」加上白手套郭克銘也認罪,已充分證明期約涉貪,檢方還當庭痛批他毫無悔意,要求法院加重其刑,讓徐一度哽咽悲喊:「怎還會加重其刑!」

至於偵查期間曾在徐永明家中搜出300萬元現金,徐一度辯稱是向前交通部長林佳龍借來支應時代力量的財務缺口,後來又改口是向台數科董事長廖紫岑借款,前後說法一變再變,也意外把林佳龍捲入。

太平洋流通公司(下稱太流)前董事長李恆隆為爭奪SOGO經營權涉嫌行賄朝野立委,震驚國人,台北地院歷經1年半審理,日前終於辯論終結,預計7月6日宣判,其中,最引人矚目的是前時代力量黨主席徐永明涉貪部分,他雖仍主打無罪抗辯,還稱遭「政治金光黨設計」,自己從來就沒有配合過李恆隆,當初質問經濟部官員所辦的公聽會,是東吳大學主辦,他到場講不到3分鐘就走人,講的也跟SOGO 案無關。

前交通部長林佳龍向檢方稱,徐永明雖曾透露時力財務負擔重,請他幫忙,他僅建議徐永明找企業界募款,雙方沒有金錢往來。

不過,蒞庭的公訴檢察官火力驚人,不但自製投影片簡報論告,有條有理地闡述徐永明犯行,還當庭拿出立法院申請公聽會場地的使用辦法,內容明白提及需由委員本人申請,且當主持人才能借用場地,證明徐永明共同主辦會議,並秀出徐當天主持公聽會的照片,當場打臉徐永明指稱是由東吳大學主辦的說法。

 

定罪關鍵 郭克銘證詞

充當白手套的郭克銘(圖)坦承曾與徐永明及吳世昌在立法院碰面,公聽會後建議李恆隆給徐永明200萬元。

檢察官甚至提出證據說明,徐永明與李恆隆、白手套郭克銘及吳世昌早在公聽會召開的前二週,即2019年12月2日上午,已先在徐的立法院辦公室會面,計畫由徐出面借用立法院「紅樓」會議室作為會議場所,並與東吳大學合辦公聽會,再邀請經濟部官員出席。

檢察官引白手套郭克銘關鍵證詞進一步佐證,強調郭一改偵查中的態度,在審理時鬆口認罪,承認當初帶李恆隆到徐的辦公室前,徐永明的學生吳世昌要求他在選舉多幫忙,雖未提到金額多寡,但已足夠證明雙方有期約行賄意思。

檢調偵辦李恆隆涉行賄案,前年7月底大舉搜索相關立委辦公室,帶走大批文件分析。

除了郭克銘的關鍵證詞,時任立委廖國棟助理的丁復華也曾向郭表示,如果只有東吳大學主辦,全台學術機構那麼多,經濟部官員可能找個理由說不來,「所以徐永明那邊一定要掛上聯合主辦,經濟部應該就會來,而且公聽會主持人不能是學者,一定要是委員,因為學者壓不住官員。」丁甚至還跟經濟部國會聯絡人放話,官員不來就排召委考察,藉此逼迫經濟部乖乖就範,顯示徐永明的角色並不單純。

 

不認拿錢 李恆隆狠嗆

何況,同樣辦公聽會的立委陳超明及廖國棟都承認,事前就知道李恆隆會給200萬元,沒道理單獨漏掉徐永明,加上公聽會結束後,郭克銘確有向李恆隆建議給徐200萬元,不久,郭又向吳世昌要時力的政治獻金專戶帳號,顯示有錢要透過專戶匯入,吳還要求在匯款欄備註「徐永明」3個字。

徐永明否認期約收賄,並強調公聽會非他主辦,他只幫忙借場地,出席發言幾分鐘即離開,但被檢方拿出立院內規打臉。

隔天,李恆隆即打電話給律師助理要她幫忙傳話給徐永明,還要跟徐的主任講,包括他會用2個完全跟李毫不相干的名字匯款,且不忘交代「要當面說,不要用電話講」,殊不知自己在電話中交代律師助理過程全被監聽,連指示她假扮成李恆隆祕書居間傳話,並稱這是李親自交辦的事也全被檢調掌握。

不過,在法院審理時,徐堅稱未拿錢,且拒不認罪,已多次承認給錢的李恆隆因此在法庭嗆他:「找立委就是要給錢!」檢察官最後辯結時請求加重徐的刑期,使他恐面臨7年以上重罪,徐永明一聽突然啜泣哽咽抱怨:「我又沒有收賄,怎還會加重其刑。」

此外,本案爆發時,檢調曾在徐永明家中搜到300萬元現金,懷疑與賄款有關,質問徐現金來源,他先提到台數科董事長廖紫岑的名字,後來馬上改口,以肯定的口吻說:「是向前台中市長林佳龍借的。」檢察官追問他向林借錢有別人在場嗎?徐說廖在場,後來又說只有林一個人,檢察官以為這樣就確定了,沒想到過了不久徐再度改口,最後定調是向廖紫岑借款,林佳龍在場。

徐永明宣稱當時在大倉久和飯店的日式料理餐廳與林佳龍及廖紫岑碰面,廖用手提袋裝了300萬元借他,但林先走並未看到。(翻攝大倉日本料理臉書)

至於交錢地點也是變來變去,一下子說與林佳龍、廖紫岑在北市大倉久和飯店的餐廳碰面,後來又改口說在老爺酒店日式料理店,搞得專案小組一頭霧水。儘管如此,檢方第一時間仍採信徐的說詞,並未查扣該筆款項,連聲押時也僅提到「期約金額不明政治獻金」。

隔了幾天之後,檢方才傳訊林佳龍及廖紫岑作證,2人的說法和徐永明已趨一致,林佳龍說當天餐敘他有到場,知道徐永明要借錢,但他只待20分鐘就離開,廖紫岑也證實這點,說她是在林佳龍離開後才把300萬元現金交給徐永明。

SOGO百貨年營收破400億元成金雞母,李恆隆近年為搶回經營權,耗費鉅資,仍徒勞無功。

 

期約索賄 有3大證據

廖紫岑進一步說明,她與徐本來就認識,因為時力缺錢,2019年11月她在五星級飯店把300萬元借給徐永明應急,為了證明所言不虛,她還出示存摺證明曾提款200萬元,不足的100萬元,是湊家裡的現金才放進提袋一併轉交給徐。

至於該筆款項用途為何?徐永明解釋,2020年2月時力黨部薪資短缺100多萬元,他從家中保險箱拿出向廖借來的錢,其中100萬元給助理存入黨部的帳戶發薪,同月中旬,黨部收到選舉的5,000萬元政黨補助款後,助理又從黨部拿了100萬元現金還他,他把錢又放回家中保險箱,至於廖紫岑為何不用匯款方式借他錢?徐則供稱可能是廖擔心身分曝光。

廖紫岑(圖)是中部地區商場女強人,她的父親是已故前雲林縣長廖泉裕,姨媽是民進黨大老許榮淑,政商實力雄厚。

不過,同樣捲入SOGO案遭搜索的立委趙正宇對此很不服氣,說他當初被檢調從住家搜出裝有現鈔920萬元的紙袋,後來查無涉貪證據獲不起訴,卻因其中的170萬元被認定涉及財產來源不明罪遭起訴,他認為,家中現鈔都被查扣了,徐永明保險箱的300萬元怎麼沒扣?對於檢調辦案標準頗有怨言。

趙正宇(圖)因財產來源不明罪遭起訴,他對於徐永明住處被搜出300萬元卻未查扣,頗有微詞。

全案審理至今,就算300萬元現金與SOGO案無關,徐永明構成期約索賄的3大關鍵證據仍清晰浮現,包括李恆隆要求他出面舉辦公聽會、李透過白手套承諾事後給錢,及徐在公聽會後沒拿到錢的反應,後來李恆隆賄款還未付,專案小組即已收網逮人,但每個區塊的案情環環相扣,徐恐難脫身。

 

處理金流 找人當密使

李恆隆為搶回SOGO經營權,官司訴訟近20年,為了召開公聽會力拚《公司法》修法,涉及行賄朝野立委遭訴。

首先是李恆隆透過各種管道疏通SOGO案,甚至向小英政府施壓,企圖擴大爭議引來國際仲裁,好讓太流經營權之爭演變成台灣與新加坡政府的貿易爭端,但小英政府不為所動,李恆隆處處碰壁,轉而推動修改公司法,要求經濟部撤銷太流增資案,讓他回到2002年任SOGO負責人的原始登記狀態,因而決定舉辦公聽會,並疏通朝野立委以增加聲量。

為了爭奪SOGO經營權,新加坡富商郭明忠(右)與天義集團委任律師陳彥任(左)出席立法院公聽會,不排除發動國際仲裁。

為了壯大聲勢,李決定只要出席的立委,每人贊助200萬元,他原本鎖定公聽會由時力大砲立委黃國昌主持,但黃對他不理不睬,只好轉向試探時任時力黨主席的徐永明。

一開始,徐也不甩李,甚至不願見他,連政治獻金也不收,但李恆隆發現徐「明的不收,收暗的」,因此雙管齊下,分別透過是知管理顧問公司總經理郭克銘,結合趨勢民調總經理吳世昌及律師事務所助理陳虹羽與徐接洽。

律師助理陳虹羽(圖)被李恆隆找去充當密使傳話給徐永明,表明會用2個完全跟李恆隆毫不相干的名字匯款等手法給錢。

原本陳虹羽要李自己跟徐講,但李恆隆說:「一講到我,他就會拒絕,現在用我李恆隆3個字,沒人敢收這個錢,妳突然跟徐永明講:『李恆隆要打給你。』他不就嚇到。」陳虹羽後來提議乾脆先去見徐永明的主任,李恆隆不但說好,還稱「表面上沒有人要,私底下每個人都搶著要」。

不只找人充當傳話密使,李還找郭克銘的員工郝毓汶處理金流,要求她:「趕快去處理徐委員跟那個另外一筆,這不能不處理,人家要選了。」檢調過濾徐永明的手機,發現前年1月11日總統大選後幾天,吳世昌曾用WhatsApp通訊軟體向徐提到:「我幫你要了10,意思一下,過幾天拿給你。」徐永明則回雙手合十的符號表示感謝。

吳世昌(圖)曾用WhatsApp向徐永明提到,「我幫你要了10意思一下,過幾天拿給你」,徐永明用雙手合十的貼圖回覆表示感謝。

幾天之後,徐主動問吳世昌:「李恆隆?」雖然徐否認是向李催款,而是問公聽會後續發展如何,卻與當初證稱不願幫忙開公聽會的理由自相矛盾,加上吳世昌在隔離偵訊時咬出,這段對話是徐在選後問他,李恆隆及郭克銘是否願意捐款給時力?他有向徐表示會再催一下,但卻不忘追問徐:「現在還能收政治獻金嗎?」徐不但回了大拇指比讚的貼圖,並說:「還有年終要補。」

 

相關對話 證實涉貪汙

徐永明堅稱清白,卻被李恆隆及白手套緊咬,標榜清廉的時力招牌能否維繫,有待法院判決見真章。

此外,李恆隆曾跟統領百貨老董、親家翁俊治開心地提到,「有安排徐永明找經濟部來參加(公聽會)」,並向負責替他操盤的平面媒體高層提到:「我去找時代力量,跟徐永明講了,用立委壓經濟部官員參加公聽會。」該名媒體高層還得意地附和說:「對對對,他們正需要槍。」

公聽會順利召開當天,共有10家媒體前往採訪,讓李恆隆樂不可支,向翁俊治大讚徐永明雖只在會中短短講話5分鐘就離席,但他跟廖國棟都講得很好,「路已經鋪好,這些都是我們的人。」

至於沒出席的陳超明透過助理來要錢,經過砍價,李恆隆決定交個朋友,付他100萬元,相關對話與證據都顯示徐永明及其他立委涉及貪汙證據明確。標榜清廉的時代力量能否抹去前主席貪汙的印記?仍有待法院宣判見真章。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