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圍城心聲3】沒政商關係者只會收到爛菜 人還沒瘋狗先瘋了

文|李振豪    攝影|攝影組
封城的禁足期間Valerie的小狗經常望著窗外,她也盡力和小狗說話、互動,結論是:「還好我有養狗,不然很可能撐不下去。」(Valerie提供)

你有聽到這邊的聲音嗎?對,我的狗又在吵了。牠叫小寶,是我在上海養的狗。3年前,我剛來這座國際一流的大城市,卻在小區附近看到牠,每天和一輛麵包車綁在一起,吃剩菜剩飯,雞骨頭、螃蟹殼,下雨了也無法躲。我受不了,拜託主人讓我帶牠去遛遛,帶牠回家休息。主人再也沒有問過牠的事。

封城近1個月,人還沒瘋,狗先瘋了,一直吵,我不知道牠是不是想到了來我家前的經歷。4月起,整個城市停擺,外送停了,物流也停了。我有囤糧,沒餓到,但那些相信政府的同事,只能眼見冰箱空掉,每天吃白粥度日。等到政府終於發物資,已經快10天過去,但沒有政商關係的人,只會收到爛的大白菜、長芽馬鈴薯、豬肉全部都是油。再過幾天,業者嗅到錢味,開始供貨,但司機出一趟車要人民幣1千元,物流小哥也要錢,災難財真好賺。

關到抓狂 狗憂鬱人也憂鬱

每天早上7點多,會有醫生來做核酸(PCR),等待結果像等判刑。傍晚我就頻繁查詢,如果顯示「數據上傳中」,半夜就很可能接到電話,叫你東西收一收,準備送方艙。我不能確診,我確診了狗要怎麼辦?封城期間,我朋友的哈士奇忽然抽搐、大喘氣,無法送醫,就死了,好不容易才獲准帶到小區的花園去埋葬。

來中國10年,我共養了3隻狗,從牠們身體極差,養到很健康,結果現在眼神都無光了。牠們有時坐在陽台往外望,一坐2小時;有時又瘋起來咬拖鞋,咬我褲管,在沙發上跳來跳去。封城前,我去公園撿泥土、雜草和落葉,在陽台鋪成造景,讓牠們上廁所,現在都爛了。我的2隻狗一度不大便也不尿,我好怕牠們得腎臟炎。我每天都在期待解封後能去遛狗。

中國網友爆料,許多民眾因染疫被迫移至他處隔離,他們的寵物貓被當局集中處置、前途未卜。(翻攝自推特)

狗憂鬱,人也憂鬱。小區裡,每天都有人打開窗戶尖叫、大喊,顯然是崩潰了,但也不能上網求救,只要發文就會接到民警電話說:「某某某,你家地址是XXX。你那天在那個群裡說了那句話,請你退群,或收回訊息。」同棟樓裡有個外國人確診,透過領事館申請居家隔離,結果被小區所有人排擠,他好不容易訂到貓砂、狗糧、泡麵,大白也拒絕幫他送,在群裡說:「讓他們餓著!」

他是不是也在吃白粥?他的貓狗怎麼辦?我不敢問。

Valerie,三十二歲,普陀區,廣告業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