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圍城心聲6】負面新聞讓我想哭 鎖上窗免得自己跳下去

文|曾芷筠
上海路上民眾貼的標語。(翻攝自推特)

我公司三月中就宣布居家辦公,4月1日浦西宣布封控的時候,我已經在家辦公三週了。我們小區有確診病例,連家門都出不了,做核酸是大白上樓到家門口做;倒垃圾也是放在門口,等志願者來收;外賣只能送到電梯口。我數了一下,到4月23日,我已經18天沒下過樓。

我一個人住,靠居委會發的食物、小區團購、自己搶一點,拼拼湊湊著過。以前看武漢,以為自己了解很全面,但身歷其中,才知道旁觀者沒辦法體會。朋友問我:「還好嗎?」我沒辦法說出真實的想法。因為荒唐的事情太多了,剛開始會很震驚,例如4月6日,網路上有一個小姐姐感謝外賣小哥從上海郊區跑了2、30公里送菜給她父親,我當時覺得人間還是有真情,沒想到一週後,聽說她跳樓自殺了。原因是她打賞外賣小哥人民幣200元,結果被網暴,大家說她打賞太少。我覺得不可思議,網民怎麼這麼壞?生命好脆弱。

 

疫情過後 老娘要及時行樂

每天都有很多負面新聞,我的狀態愈來愈差,早上起床就沒來由想哭。最Down的時候,想著跳下去一了百了,我把窗戶鎖上,關了3天,盡量不要走到窗邊。我變得麻木,比方今天早上起來看微博,一個外賣小哥出了車禍,腦袋都流血,一個小時過去了,沒有救護車來,等到救護車來的時候,他已經去世了。那天我五點多起床準備搶菜,看到新聞瞬間清醒,震驚一下、難過一下、悲憤一下,轉發了消息,然後就去搶菜了,我變得不像一個正常有血有肉的人,雖然我最後也沒有搶到菜。

小金服用憂鬱症藥物10年,她說幸好封城前買了很多藥。(小金提供)

我沒有打疫苗,我一直在等輝瑞疫苗,對科興和國藥有一點不信任,但就是等不到。去年底,我去廣東出差,出高鐵站身分證一刷,阿姨問我:「怎麼沒有打疫苗?」我隨口說我要備孕,她說:「備孕可以打呀!只有懷孕才不能打。」我心想,下次換一個藉口。

我剛看完《俗女養成記》,我跟戲裡的陳嘉玲一樣,也是沒錢、沒房、沒車的單身女生,天天面臨父母催婚,我媽甚至在我居家隔離期間還想給我介紹對象。我看到陳嘉玲說「老娘不幹了」,想到了自己。

未來不確定性太大了。曾經我也天真以為上海是不可能封城的,現在我不管了,我要及時行樂。上海人愛喝咖啡,我也很有興趣,知道一家咖啡店缺人,很想去打工,又怕工資回到剛畢業的水平。周圍夥伴覺得人不能走錯一步,也不能停下來休息,否則人生就完了。但人又不是機器,怎麼可以不休息?這次,我下了決心,等疫情結束,我要學陳嘉玲,把工作辭了,去咖啡店打工。

小金 28歲 虹口區 企業財務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安心專線:1925(24小時)/生命線:1995/張老師專線:1980

更新時間|2022.05.01 22:36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