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圍城心聲7】方艙醫院環境讓人崩潰 回家發現再次感染

文|曾芷筠
方艙醫院以簡單隔板和行軍床構成,輕症和無症狀民眾報到後排隊領物資準備入院。(陳小姐提供)

我4月7日確診,無症狀。11日,疾控中心說我需要轉去方艙醫院。我問要去哪個方艙醫院?他也不知道。沒陽性報告,健康雲顯示我的狀態是「待機構上傳」,但社區群組裡每人都說我是陽性,我說我沒症狀,抗原(快篩)陰性,他們說以後有症狀怎麼辦?我只好答應去方艙。當天收東西到凌晨2點,睡不著,不知道第2天會被送到哪?

隔天上午11點多,車到了,我穿上藍色防護服、口罩、帽子、防護罩,上車後就開始了魔幻之旅。當天氣溫攝氏34度,車上太悶熱,有人昏倒、中暑、心律不整…各種混亂情況,大家都急著打電話,卻沒有答案。

好不容易折騰到世博方艙醫院,報到後發物資,有洗臉盆、牙膏與牙刷、拖鞋。找到床,二人一間,有隔板擋起來。我旁邊是個阿姨,她一咳嗽、吐痰,我就緊張,她會跑到我的床腳,吐在垃圾桶,我拿酒精擦,她發現後,就拿個塑膠袋掛在床頭,把痰吐在裡面。後來我們很有默契,會錯開時間吃飯。

方艙醫院內燈火日夜通明,民眾以雨傘擋光。(陳小姐提供)

流動廁所在外面,可以吹到自然風,入院處用柵欄圍起來,可以看到外面、曬太陽。這邊沒有浴室,晚上不關燈,整天燈火通明,要遮住眼睛才能睡覺,有人把紙箱擋在頭頂,或用床單、毯子掛在上面擋光。為什麼不關燈?凌晨二點還有病患進來,護士要工作。這區近200人,護士只有3個,還要招募志願者去發飯、發零食、發核酸通知。四周的牆貼了宣傳口號,「同心抗疫」之類的,有個人大哭是因為做了好多次核酸都是陽性,待了十多天就崩潰了。但也有人打羽毛球、小學生趴在床上寫作業、大媽戴著耳機跳健康操。大家適應力很強,沒浴室,就用臉盆接熱水,去洗手間擦一擦。

 

交叉感染 方艙是得病所在

14日、15日做了核酸檢測,16日說我都是陰性,18日就有車可以回家了。醫護蠻開心說:「恭喜妳出院了!」其他人也很羨慕。我跟隔壁阿姨同一批離開,她看見我沒有口罩,還給我一個N95口罩。有時候發飯盒、做核酸檢測時我在睡覺,她會把我叫起來。一路上,我們交流很少,擔心聊天會傳染,到了小區就各自下車、拿行李,我這時才發現阿姨就住在我旁邊一棟樓。如果解封後在路上遇到,我會說謝謝吧。

最魔幻是從方艙回來第2天,我就發燒了,燒到39.4,我做了抗原,是陽性,應該是在方艙被感染了,但聯繫居委會、找到醫院,還是沒有救護車可以派。我吃了三粒退燒藥,第2天出一身汗就退燒了,現在有點咳嗽,但我不想再經歷一遍方艙醫院了。方艙不是治病的地方,是得病的地方。

陳小姐 27歲 普陀區 廣告業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