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精準呈現歌手心中意境 他拍的MV竟逼哭吳青峰

【XR線上演唱會番外篇】

文|祁玲
〈太空人〉是吳青峰自認最好的作品,該曲MV由陳奕仁操刀。(仙草影像提供)

MV導演陳奕仁入行22年,華語圈知名歌手都曾與他合作,並因此培養出革命情感,歌手吳青峰還曾看了陳奕仁的作品而痛哭流涕。

陳奕仁透露,兩人2005年左右認識,個性完全不同,因此「碰撞起來很有火花。」因於性格天差地遠,為了拍MV,陳奕仁認真做功課,力求理解吳青峰和他的創作,後來變成好朋友。

他透露,吳青峰是很感性的人,陳奕仁之前拍攝吳青峰的歌曲〈故事〉MV,完成後給吳青峰看成品,後者描述:「當時看完是坐在飯店地板上哭到不能自己。」因為吳青峰沒想到,陳奕仁竟精準呈現他心中想表達的意境。

陳奕仁說:「〈故事〉MV確實把我們團隊整死了,是相當難製作和複製的經驗,過程長達8個月。後來的〈太空人〉更是吳青峰自認最好的作品,沒有之一,因此我們執行起來更是備感壓力,深怕辜負了他。」

如何突破藝人的心防、讓他們接受團隊提出的概念或想法?陳奕仁表示,他與團隊通常先了解歌詞的意義,「且要多方面去拆解這首歌,以及歌手想要做這件事的企圖是什麼,才能把它形塑成影像。」

陳奕仁(左三)為田馥甄(右一)第一線歌手們拍攝MV,培養出革命情感。 (仙草影像提供)

例如田馥甄的MV《一一》耗時半年製作,當時他與歌手討論時,談到巡迴這件事,「如果沒有自我覺知,可能走不出那個樣子。」團隊後來想到,把西洋鏡視覺暫留的邏輯運用在MV拍攝上,但要把此概念化為影像也大費周章。後來他們選擇在容積攝影棚拍攝,沒想到過程「超麻煩。」

陳奕仁說:「有很多材質不能拍,白色會反光,亮面不能拍,透光的薄紗不能拍,很多限制。」髮型也有限制,例如披頭散髮不能拍,會有很多破面。「頭髮要整齊,紮瓣子最好。光頭超好,但誰會一天到晚沒事剃光頭?只有我。」拍攝過程也牽涉很多技術,團隊遇到問題,沒人會解決,「必須用猜的,要做很多實驗。」

近年文策院積極推廣容積拍攝技術,陳奕仁不諱言,此法對於技術門檻的要求很高。他與團隊做很多研究,找出最佳的呈現方式,後來終於完成。「大家看了之後,或許會以為用容積攝影拍攝很方便,實則不是那麼容易。」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