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被遺忘的空軍元老,重返毛邦初的時代——王駿《1951全面追緝》

文|許劍虹
(鏡文學提供)

有幸接受鏡文學的邀請,為這本《1951全面追緝》撰寫書評。筆者長期研究陳納德(Claire L. Chennault)將軍的歷史,獲得邀請撰寫本文之際正在史丹佛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翻閱陳納德、艾利森(Ernest M. Allison)、魏德邁(Albert C. Wedemeyer)與包瑞德(David D. Barrett)等二戰美軍涉華人物的相關文件,靈感於是油然而生。

毛邦初是什麼人?今天台灣讀者若非對大陸時期的中華民國空軍有些許瞭解的話,恐怕還真不太知道毛邦初到底是哪一號人物。事實上他大有來頭,與蔣家也頗有淵源,因為毛邦初正是蔣中正總統第一任妻子毛福梅的姪子,雖然不曾與毛福梅相見,卻與蔣經國總統有著比宋美齡還要更為直接的淵源。不過關於毛邦初這號人物,筆者最早卻還是在陳納德的回憶錄中讀到。

在美國軍方裡備受打壓,以陸軍飛行上尉軍階提前退役的陳納德,正是受到了毛邦初的提拔才有機會得到宋美齡聘僱。陳納德感謝毛邦初的知遇之恩,卻仍在回憶錄中對毛邦初有不少批判。其中最有名的一次,是抗戰之初他與毛邦初一起被叫到廬山,報告中華民國空軍的備戰情況。蔣中正從陳納德口中瞭解到中華民國空軍只有91架飛機可以作戰,曾氣憤到威脅槍斃毛邦初。

其次則是中央航空學校創建之初,許多來自達官貴人家庭的飛行學員遭到作風嚴謹的美國顧問淘汰,最後中華民國空軍在這些大人物的抗議之下,不得不聘請鬆散的義大利顧問團來華建立另外一套訓練制度。由義大利顧問主導的中央航空學校洛陽分校的畢業率高達100%,卻導致中華民國空軍的質量大幅降低,看在陳納德眼中是導致空軍在抗戰初期失敗的關鍵原因。

(鏡文學提供)

從更深層的派系鬥爭角度來看,引進義大利顧問團的目的毫無疑問是孔祥熙為了對抗蔣夫人的政治手段,以防止以蔣夫人為代表的親美派勢力坐大。早年被派往蘇聯與義大利受訓的毛邦初,則被視為「親蘇派」的代表性人物,自然看在陳納德眼中對於引進義大利顧問是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後來也因為這個原因,毛邦初與史達林(Joseph Stalin)派來中國的蘇聯志願隊關係密切。

至於《1951全面追緝》中提到的周至柔,與毛邦初的恩怨更是早在對日抗戰初期就已經種下。周至柔出身保定軍校第8期步兵科,本身與飛行稱得上是毫無淵源,只因為他是陳誠「土木系」的手下愛將,又能夠在宋美齡與毛邦初之間扮演權力平衡者的角色,被蔣中正任命為航空委員會主任兼空軍前敵總指揮的職務。

反觀較早投入飛行的毛邦初,卻只能當到副主任與副總指揮,自然讓他難掩對周至柔的不滿。換言之《1951全面追緝》的故事,其實早在1934年就已經埋下伏筆,就算沒有政府在1949年的遷台也是遲早要爆發的。當然也因為毛邦初的捲款潛逃,中華民國空軍的發展全面由周至柔所掌握,但是毛邦初的影響力也還是因為留學蘇聯的王叔銘後來繼任空軍總司令而在台灣留下了一點火種。

一般認為,周至柔之所以能為蔣中正所重視,在於他與宋美齡和美國人相處較為融洽。不過關於這點,其實即便是陳納德對毛邦初的評價都相當正面,指出毛邦初雖然與蘇聯人相處融洽,卻也絕對不會排斥美國人。2003年6月,人在美國參加飛虎隊年會的筆者,有幸見到擊落12又1/4架敵機的王牌飛行員希爾(David L. Hill)准將。

希爾准將本身是中華民國的支持者,對中華民國的支持強烈到每次來到台灣都要到慈湖向蔣委員長致意。不過即便是這麼一位自由中國的友人,都為毛邦初的捲款潛逃案叫屈,認為他受到了不白之冤。所以歷史的真相,很多時候還真的不是只有一個,實非我們這些局外人所能輕易瞭解的。這也是為什麼王駿先生這本《1951全面追緝》讀起來如此引人入勝。

時至今日,67年已經過去了,毛邦初的名字無論是在台灣還是大陸都已經為人所遺忘,但是關於軍售的醜聞仍不斷傳出,比如涉及法國拉法葉艦採購的尹清楓案,直到21世紀的今天都還沒有破獲。自飛虎隊成立80年來,美國依舊是中華民國唯一的安全合作夥伴,也是台灣穩定取得先進武器的唯一來源,相關的醜聞更是時常傳出,成為政治人物與支持者們相互抹黑的重要議題。

關於美國向台灣出售「破銅爛鐵」,或者所謂美國賣給台灣的F-16V戰鬥機比賣給其他友邦F-35A戰鬥機昂貴的消息更是時有所聞。雖然毛邦初的名字已經為人們所遺忘,但朝野黨派的政治人物與支持者卻是天天拿著放大鏡,尋找21世紀的毛邦初。各種消息真真假假,影響著國人的判斷力,或許這是為什麼《1951全面追緝》這本書值得我們一讀再讀的原因。

有幸的是,在這本《1951全面追緝》中,我們得知毛邦初最終於1958年與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達成和解。雖然直到1985年去世以前,毛邦初從來沒有再踏上台灣一步,但是他的弟弟毛瀛初在台灣還是發展順遂,最終當上民航局長。毛邦初的兒子毛昭宙與毛昭寰,還以紀念爺爺毛家來的名義,在國立台灣大學設置「毛氏後人獎學金」,延續著毛家與台灣這塊土地的連結。

感謝作者王駿先生提供這樣的機會,讓我將自己過去研究陳納德將軍與飛虎隊歷史時,一些曾經讀到過但是卻沒有機會和讀者們一起分享的歷史秘辛在此發表。閱讀歷史最有趣的地方,就是我們總能夠從過去發生過的事情中找到未來的啟發。筆者相信,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1951全面追緝》的內容證明了這一點。

鏡週刊五歲了!我們正式宣告新的轉變,鏡週刊訂閱制10/5正式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