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神醫》選摘 四之二

東毅8歲那年的某夜,母親咬破鸚鵡的喉嚨,暗紅色的血像膠管裡的顏料般被擠了出來,東毅急切得想阻止母親,卻被一個高瘦的男人按下─瘋狂的母親喝下鸚鵡血後,緊繃的身體突然放鬆,眼裡也恢復了神。男人名叫汪昊,在離去之前告訴東毅,20年後,那「東西」會再跑出來,而東毅的身體裡也有,到時候也會一起發病……。曾經救過母親的汪昊,能否於20年後再救母親一次?長大後成為西醫卻也精通中醫的東毅,能否靠著中醫的理論與技術挽回母親?

客廳裡,米色大理石襯著深褐色原木,素麗躺在東毅唯一沒坐過的高級沙發上,一旁,桌上擺著一個打開的皮袋,裡頭用黑色束帶綁著一綑一綑的細長塑膠管,汪昊從中抽起一支大約8公分的塑膠管,從裡頭取出細細的東西。

「等等可能會有點不舒服,妳就盡量放輕鬆。」汪昊彷彿在宣告什麼似的,「至於你們,雖然可能不會用到,但有些穴道不方便你們在場。」校長立刻點頭,領著子女上樓去了。

東毅一動也不動,堅定看著汪昊。

「你沒關係,過來吧,反正你就是從那裡出來的。」

東毅似懂非懂地靠上前,這時他才看清楚,展開的皮袋裝有長短不一的鋼針,各用一個塑膠管包著,一旁有一小坨濕棉花,包裡還有一大堆瓶瓶罐罐。

「怎麼樣?你想學嗎?」

東毅拚命搖頭,汪昊則根本沒有要管東毅的回應,凝神看著素麗,左手壓在素麗左臉上,拇指掐進人中,右手的鋼針朝著腦門微微斜上,尖端抵著凹陷處,在素麗吐出下一口氣時,整支針順著吐氣的節奏刺進去,但奇怪的是,東毅感覺汪昊輕鬆得就算把手放開也能繼續進針,那針像是被腦門渴求地吸進去一樣。素麗雙眼皺了一下,看起來還能忍受不適。

汪昊接著抽出兩支短針,抓起素麗的右拇指,提著針的手迅速向內抖了一下,針尖便刺進素麗的指甲旁。

「哎!」

素麗不小心叫出聲來,似乎覺得有些不好意思,身體因為緊張繃了起來,汪昊輕搖她的身子。

「沒事,放輕鬆。」

素麗深呼吸,汪昊繼續抓起素麗的左手拇指,說:「咳一下。」

素麗咳嗽的瞬間,針若無其事地扎了進去,大概是有後勁的痛,素麗一臉皺,看汪昊準備脫下素麗的髒襪子,素麗趕緊開口說:「老師,我好像好一點了,謝——」說到一半,素麗又把話吞了回去。

「不用客氣,但還沒完。」

此時,汪昊的動作速度加快,好像在跟什麼人搶時間似的,對準素麗右手腕內中心的位置,朝著掌心,一針又塞了進去。

「啊呀!」

東毅嚇得跌到地上,才確認這個聲音是從素麗嘴裡發出來的,素麗的下顎用超乎常理的方式開到最大,就像東毅在百科全書上看到的恐龍怒吼,然而儘管叫聲凌厲刺耳,素麗卻只有脖子以上能動似地,身體還是平靜地躺著。

一旁,汪昊竟絲毫不受影響,接著從左手施針,針一捻轉,那叫聲便像被拔掉插頭的電風扇一樣無力地緩了下來。汪昊回過頭,看見東毅還坐在地上,驚魂未定地喘著氣。

「怕可以先回家。」

汪昊拿出打火機,點火後在針上來回燒了幾次,直到針體通紅,接著迅速刺入穴道,又立刻抽提出來,在素麗兩側的外腳踝下來回刺了好幾次,而素麗毫無反應,看來已經暈了過去。

汪昊接著把素麗翻到側面,扶著素麗的頭準備從後腦勺進針,這時東毅也貼上前,幫忙扶著媽媽的腦袋。

汪昊的針灸很不尋常,東毅緊盯著汪昊的動作,當細細的針從媽媽後腦勺往下巴鑽去的一瞬間,他自己的眼前卻瞬間一片漆黑,室內停電了,汪昊這一針下在媽媽身上,室內也同時斷電。東毅背脊的寒毛全豎了起來,一瞬間以為自己是不是突然瞎了,過了2、3秒後,眼睛習慣黑暗,東毅才又能看見。汪昊在黑暗中還在繼續動作,東毅看見汪昊把針從管裡取出,此時微弱的月光從雲層裡透出,穿過窗簾,微微籠罩在3人身上。

這時,汪昊已經提起下一支針,朝著素麗的耳垂下,右顎關節的頰車穴刺入。

「停下。」是一個低沉得不像人的聲音,要不是東毅扶著素麗的頭有些微震動,搞不好會以為這個聲音是直接對著自己的腦袋說話。

這是誰?不是媽媽吧?為什麼會用媽媽的嘴巴說話?令東毅更疑惑的是,汪昊顯然也聽到了,卻毫無反應,提著下一支針繞了過去,準備往另一側的臉頰進針。

「叫你停下,這不關你的事。」又是那個聲音,東毅聽著渾身起疙瘩,但完全不敢把手拿開。他怕得把眼睛閉起來,知道這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只希望這一切能趕快過去。

「不用裝了,就憑你這種貨色,該往哪去往哪去。」

「再繼續,我就要帶他走。」

東毅好像被點名一樣,驚恐地睜開眼,這是東毅第一次看到汪昊停下動作。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