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戒護科長被毆扯出案外案 花蓮監獄爆內鬼護航黑幫

文|調查組    攝影|攝影組
花蓮監獄爆內鬼護航黑幫,全案由花蓮地檢署偵查中。(翻攝花蓮監獄臉書)

花蓮監獄爆發重大風紀事件!自強外役監周姓戒護科長今年2月遭2名男子埋伏痛毆,雖然檢方迅速起訴2名嫌犯,並分案偵辦幕後教唆者,沒想到竟扯出花監護航黑幫的重大弊案。本刊調查,遭懷疑與毆打案有關的受刑人邵御軒,明明是持槍殺人未遂的重大暴力犯,卻能獲准到外役監服刑,檢廉懷疑有內鬼偽造分數騙過審查。此外,邵在花監還與非親屬的邱姓幫派分子懇親,經查邱與此次毆打案的凶嫌有密切連結,邵獲准返家又違反規定與邱見面,本刊取得2人同框照片為證,內情恐不單純,檢廉日前已祕密搜索花監,要揪出掩護黑幫的內鬼。

花蓮地檢署日前指揮廉政署北調組搜索花蓮監獄,肇因是涉犯殺人未遂罪入監服刑的惡煞邵御軒,因申請返家奔喪遭戒護科長駁回,道上兄弟為了替他出頭,竟製造假車禍將科長毆打成重傷,公然挑戰公權力。檢方追查幕後教唆主謀時,驚爆邵御軒獲准到自強外役監坐爽牢,過程疑有弊端,申請分數及風險評估疑遭內鬼動手腳,大動作搜索就是為查明審核流程及何人所為。

 

外役監服刑 審查疑遭放水

惡煞邵御軒2017年因殺人未遂罪,遭最高法院判處12年10月定讞,同年4月發監花蓮監獄服刑,詭異的是,邵持有槍械險致人於死,下手極為凶狠,屬於重大暴力要犯,按理來說考核勢必遭嚴重扣分,但他卻能在服刑不到4年,即於2021年7月獲准至自強外役監服刑。

在花蓮監獄服刑期間,邵共3次申請到外獄監服刑,前2次都因有戒護及再犯風險,未通過審查,第3次申請依然未過,卻不知何故在戒護科陳姓女聘僱人員經手後,該份申請表再送出來,表格上的「再犯風險」勾選項目已從「有」變「無」,「戒護風險」項目也勾成「無」,這一重大轉變,竟然沒有任何主管發現,自此一路過關斬將,最後經監務會議審議通過,矯正署核准將邵移到外役監。

此外,邵在花監服刑期間,依規定只有親屬能入監懇親,但中秋節懇親會時,幫派分子邱紹瑋卻堂而皇之進入監所與他會面,還大剌剌地拍照合影,經查該名幫派分子與動手痛毆科長的凶嫌有高度連結,辦案人員懷疑內情恐怕不單純。

邵御軒(中)在花蓮監獄坐監期間,非親屬的小弟邱紹瑋(右)竟探視,明顯違規。(翻攝邱男IG)

本刊調查,動手毆打科長的凶嫌劉嘉宏胞兄劉少謙,正是邵御軒主持的金虎佛堂幫派組織關鍵人物之一,劉少謙曾因金虎佛堂殺人案,遭判刑13年10月確定,已入監服刑,同案另名共犯就是邱紹瑋,也遭判刑9月確定,應於今年1月11日入監服刑卻遲未報到,遭檢警拘提中。

 

科長被襲擊 幫內小弟涉案

巧合的是,今年1月8日,邵御軒在自強外役監獲准返家探視隔天,即參與金虎佛堂幫眾的聚會,邱紹瑋還把2人同框的照片PO上IG,並留下「感動時刻」的文字,讓違反探親規定的邵御軒現形,後來邵雖辯稱是參加公司尾牙,但已讓他和幫派的關係無意間洩底,且邱紹瑋當時已遭判刑確定,2日後因拒不入監被通緝。

邵御軒(左)否認休假時曾和小弟邱紹瑋(右)聯繫,但卻被邱男IG的合影照打臉。(翻攝邱男IG)

種種跡象顯示,邵與行凶者的人際關係緊密、加上案件時間點密接,諸多巧合令檢方直覺案情不單純,懷疑有人暗中教唆、指揮,已鎖定特定對象分案追緝,誓言要查個水落石出。

本刊調查,邵御軒是花蓮當地知名銀樓的小開,在花蓮地區主持金虎佛堂,該組織涉犯多起暴力事件,邵男7年前獨自持槍衝入一處民宅對仇家連開15槍,行凶後還主動打給警方嗆聲「抓我啊!」行徑十分囂張。

邵御軒等人主持「金虎佛堂」,屢次涉及暴力事件。(翻攝邱男IG)

儘管邵御軒不斷撇清未涉及組織犯罪,也非金虎佛堂負責人,但監所人員透露,今年1月8日邵獲准返家,人還沒走出監所大門,外頭已聚集大批黑衣人等著接風,陣仗之高調,令監所人員相當驚訝。

邵御軒始終否認自己主持金虎佛堂,但他今年1月8日從花蓮外役監放假回家時,門口竟出現超過1百名黑衣人迎接,場面相當盛大,簡直無視公權力存在。(翻攝臉書)
邵御軒的蔡姓友人將迎接照放上網路,經比對位置就是花蓮自強外役監門口,與迎接邱的照片不謀而合。(翻攝Google Maps)
邵御軒今年1月10日收假回監途中,還發文感謝眾多好友相伴。(翻攝邵男臉書)

返回外役監後,邵又以親人過世為由,申請於2月14日返家奔喪,由於疫情嚴峻,周姓戒護科長依法務部規定駁回申請,邵最後改以視訊奔喪,並由早就該去坐牢的邱,親赴喪禮現場致意,2名小弟劉嘉宏和黃亦振得知後,隔日就在花蓮鬧區當街襲擊周姓戒護科長,黃男更從車上拿出球棒及辣椒水攻擊,被攔車突襲的周遭揮拳暴打,整個過程不到5分鐘,但周已左手骨裂、頭部擦挫傷,車內都是血跡,過程驚悚宛如黑幫電影尋仇情節。

花蓮戒護科長今年初遭人毆打至骨折。(翻攝畫面)
劉姓和黃姓小弟持棍棒毆打戒護科長,現場滿是血跡,顯見2人出手十分凶殘。(讀者提供)

 

手機違禁品 藏草叢供使用

後來,檢方雖迅速逮到劉嘉宏及黃亦振,並予以起訴具體求刑8年,卻始終對案發前一天現身喪禮的邱紹瑋拘提不著。

知情人士告訴本刊,周姓戒護科長被打後,外役監隨即陳報矯正署,指邵御軒於返家探視期間參與金虎佛堂暴力犯罪幫派聚會,更與邱紹瑋保持來往,涉及違反返家探視「不得與素行不良之人來往」規定,違背紀律情節重大,不宜於外役監繼續執行,擬請移送他監執行,日前已被緊急移往宜蘭監獄。

金虎佛堂2名小弟刻意追撞花監戒護科長座車,再下車毆打。(翻攝畫面)

本刊調查,自強外役監戒護人員警戒心不足,未落實安全檢查,加上戶外監視器不足,已經多次導致違禁品流入舍房,去年11月一名邱姓受刑人,即請家人郵寄手機等物給寄菜業者,再由業者丟包於作業場所的草叢內,使邱男夾帶入監使用,直到今年一月間,管理員巡視發現插電座旁有不明盒子,查看發現盒內竟然有一部手機充電,此事才曝光。

邱紹瑋(右)是邵御軒心腹小弟,邵是否透過邱唆使劉姓和黃姓小弟毆打戒護科長,有待檢廉釐清。(翻攝花蓮分局臉書)

 

監所藏內鬼 有待調查釐清

相較於外役監,花蓮監獄更是弊端叢生,幾乎每個月都可發現夾帶手機進監所事件,受刑人在牢裡竟有手機可以使用,已到查不勝查的地步,邵御軒事件更讓外界看到轉服外役監的審查流程之荒謬,原本不該碰到審核表格的陳姓女聘僱人員,竟然可以輕意「誤」勾選項,雖然她已離職,但聘僱陳女的過程,監所也該徹查對外清楚交代。

由於外役監環境比一般監獄舒適,若累進處遇良好晉升到第一級,等同可縮短約一半刑期,即可加速取得假釋機會,就連會客時也能與親友面對面,還可申請返家放探親假,加上外役監生活如同在農場工作,與設有高牆圍籬阻隔的監獄必須下工廠截然不同,宛如爽監,成為不少受刑人的夢幻天堂,究竟監所內鬼是如何與受刑人共謀?仍有待專案小組調查。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