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偉心魔深探3】自傳曝罹患重度憂鬱 周文偉在台教學時曾住精神病院

文|陳虹瑾 陳昌遠 王志元 曾芷筠 王思涵    攝影|蘇立坤
周文偉曾有美好的美國夢。儘管對美國生活多有抱怨、想勸退有美國夢的華人們,他仍寫下:「我是忠於美國政府與國旗的!」(翻攝《您所不知的美國》)

據悉,今年以來,周文偉在拉斯維加斯市一家老人日間照護中心接受照護。我們聯繫上該中心一名工作人員——他可能是周文偉犯案前最後接觸的人之一。

關鍵字一:杜鵑窩 曾被關精神病院

這名工作人員透露,由於中心規定照護對象為低收入戶,周文偉一開始並不符合資格,但他領有醫療機構核發的健保卡(Medicare Card),並表示自己精神狀況出現問題,曾提及「很想自殺」「小時候從5歲住眷村起就被欺負」,經老化障礙(Aging and Disability)機構醫師診斷,曾被送醫一天,依病例報告判定符合照護資格。因此案發前2、3個月,周文偉都在這家老人日間中心用早餐及午餐。

據透露,周文偉曾向該中心裡的長者用中文提到「要幹一件轟轟烈烈的大事」,但由於同桌老人多有失智症,無人認真追究。人們普遍認為周文偉很客氣,語速慢、穿著乾淨,但較特立獨行,用過早餐後就躲進空教室寫作、製作剪報2、3小時,且內容都與政治有關。教室內擺有許多他的書籍、字典。案發前2週,他向工作人員索取信封,每週2、3個,經常外出寄信;槍擊案發後,中心人員推測周文偉作案前寄往《世界日報》洛杉磯分社的7本「滅獨天使日記」,極可能是在照護中心完成。

拉斯維加斯和統會會長顧雅文日前撇清與周文偉(圖)的關係,稱他「平時與藍綠都有接觸。」2018年,周曾在民進黨美西辦公室門口留影,他未交代自己為何前往該辦公室,僅稱「滅獨求一快,靈獻統一魂」。(翻攝《您所不知的美國》)

在美語中,杜鵑窩(Cuckoo's nest)一詞意指精神病院,源自1962年美國作家克西(Ken Kesey)的小說《飛越杜鵑窩》(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另外,英語中也常以「雲裡杜鵑地(cloud cuckoo land)」,形容某些人思維太過理想,與現實脫節。

美國曾是周文偉的杜鵑地。在他的自傳裡,首度提到「杜鵑窩」,是描述2002年,他孩子赴美就讀初中,才到校1週,就在學校被黑人男孩撞倒、頭破血流。周文偉自稱,在與員警爭執誰該支付龐大急診費用時,他被強制送進精神病院。

「救護車的帳單,消防隊最後竟交給私人收款公司,每週來信催收!…於是我跑到郡教育局,去口頭報告與提出申訴。同時,也到城東邊的黑人區的社會局,向社工訴苦與抱怨…接著地方政府的黑白邪吏們,竟然報警說咱有自殺與傷人之企圖與可能!」在其不穩定的敘事中,我們無從得知美國醫療機構如何判斷周文偉當時的狀態,以及周文偉是否在書寫時刻意忽略足以被強制就醫的關鍵事實。他描述:「在無逮捕令與莫須有的違法條件下,咱被地方邪惡官僚與狂暴黑員警,縱情且任性地踐踏、凌辱與逮捕。被關押在美國佛州『杜鵑窩』即精神病院裡。」

 

情緒不穩 飽受重鬱症所苦

若周文偉自述為真,美國公權力曾想介入他的病情,提供心理衛生協助。他曾寫道:「州政府官員一直鼓勵我,去接受『心理治療』,並給我一套心理醫師名單。我找到一個診所,但沒敢繼續看下去,我深怕有朝一日,說出真話或說錯話,醫師會與警方聯繫,立即把我抓捕,送入沙漠裡的精神病院裡關起來啊!」

2005年,周文偉在台擔任教職期間,被學校解聘,他的世界再度崩潰瓦解。他敘述自己曾到彰化基督教醫院精神科與新北八里療養院就醫。「我到彰化基督教醫院,看精神輔導科,醫生診斷我在強烈『心靈衝擊』下得了『重度憂鬱症』。」周文偉又描述:「我站在八里療養院門口,真就聽到一位『外省人第二代』正歇斯底里地吼叫著。我知道想把自己關進瘋人院,是很容易的,但要出來可就難了!」

對周文偉來說,美國對他歧視剝削,台灣教職拒他於門外,所有不如意加總,似乎讓他難以找到出口,逐漸將視線轉向一直無法接受的台灣政治現況。

「韓國瑜那時候好像正準備要選總統吧,David好像擔心韓國瑜不會出來選。」2019年曾在賭城與周文偉夫婦共同參加心靈成長營、不願具名的趙小姐回憶,周文偉在心靈成長營裡的發言,大多是高談闊論台灣政治,「他比較激烈一點。他並不會罵人,而是他的反應(言論)比較aggressive(具攻擊性)。」

「他太太跟我們講,他憂鬱症很嚴重。但其實一般人跟他聊天的時候是看不出來的。」趙小姐回憶,周文偉夫婦之所以參加心靈成長營,是因為妻子想改善周文偉的憂鬱症。隔日,周文偉說自己經濟狀況不好、負擔不起學費,拒絕參加第二天的課程。

「看到天上飛機,他都擔心是共機。」「我們在吃飯的時候,他會說,飛彈會過來,又說大陸會打過來。」住在美國達拉斯的趙小姐曾嘗試與周文偉通電話,希望能多鼓勵他,但周似乎對任何建議與幫助都提不起興趣,2人逐漸失聯。

周文偉一位不願具名的友人則回憶,8年前結識周文偉,覺得他經濟、精神狀況都不錯。直到2019年左右,在拉斯維加斯的蓮華寺、靈糧堂等宗教機構看到他。佛寺初一、十五免費提供打齋,友人認為他「應該是去蹭飯的」,明顯感覺他經濟狀況不好,精神可能出了問題,但並未探問隱私。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192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