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偉心魔深探5】包租公自住2坪貧民窟 周文偉兼2份差入不敷出原因曝光

文|陳虹瑾 陳昌遠 王志元 曾芷筠 王思涵    攝影|蘇立坤
拉斯維加斯和統會會長顧雅文日前撇清與周文偉(圖)的關係,稱他「平時與藍綠都有接觸。」2018年,周曾在民進黨美西辦公室門口留影,他未交代自己為何前往該辦公室,僅稱「滅獨求一快,靈獻統一魂」。(翻攝《您所不知的美國》)

「奴隸」一詞,視周文偉的需要,多次被抽換使用在不同語境與脈絡中,但細究其本,缺錢是主因。他寫下:「我堅拒看著自個心愛的孩子,又淪落成為美國學貸放款者或公司的『美國奴隸』!」為供2個孩子讀牙醫,他花光積蓄,買下數間公寓收租,同時在賭城擔任配槍警衛。

關鍵字三:錢 節儉兼差攢學費

「我認識David很多年,他原來是說話細聲細語、文質彬彬的男士…我很想替他說些公道話,但不管什麼理由,殺人就是讓人無法接受。」曾協助周文偉房屋買賣、在拉斯維加斯經營房地產的Ronney Chang回憶:「有次他收租回家被尾隨搶劫,幾乎致命,之後到處求助,希望將凶手繩之以法,但事情不順,加上2個孩子上大學,經濟壓力大,接著夫人得癌症,他做2份工作,省吃儉用,仍入不敷出,之後言行舉止偏激,最後釀成大禍。」

Ronney說,周文偉原有4間公寓,地點不好,大多租給墨西哥人,租金不高。他本可自住一間,最後卻把4間全租出去,只為了多收租金。周文偉自己住在木板隔出來的小木屋裡,一位不願具名的當地台僑也形容他太省,「明明有房,自己卻住得跟貧民窟一樣。」

和一般印象中的包租公截然不同,周文偉在書中提及,自住儲藏小木屋,只有70平方英尺(約2坪):「比起小時候讀過《黑奴籲天錄》一書裡黑人住的小木屋,那肯定是還要小許多…」他書中每提及錢,常見數學算式,他算過,如果自己住進公寓,每年就少了5,775美元的收入,而孩子念牙醫,一年學雜費與生活費需要6萬5,000美元。

2012年周文偉(右)遭房客行搶的事件登上《賭城清蓮》專刊,照片中能清楚看見他臉上未癒的傷。(翻攝《您所不知的美國》)

2012年,58歲的周文偉收租時遭房客搶劫,當場被打到顱內出血、左手骨折、鼻梁骨碎、右耳失聰。他醒來後,最憂心的,竟是收來準備付孩子學費的近5,000美元房租不翼而飛。出院後,他隨即到酒店擔任警衛、清潔工。

此刻他又繞回奴隸人設,這回自稱「房客的奴隸」。至於當警衛,他形容:「我是位應召的、臨時的警衛,我是啥福利都沒有的臨時性的應召工人!說白了,就是比美國早期黑奴,還要悲慘的『奴下奴』了!」據他所述,警衛收入1小時9美元,他曾兼2份工,連續工作長達17小時。

更新時間|2022.06.01 09:33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