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文偉心魔深探6】仇恨犯罪非偶然 周文偉曾至少二度動念殺人

文|陳虹瑾 陳昌遠 王志元 曾芷筠 王思涵    攝影|蘇立坤
周文偉2017年參與賭城槍擊案祈禱追思會,稱「魔鬼早已全然掌控美國」,並稱台灣「獨上加毒」。(翻攝《您所不知的美國》)

翻閱《您所不知的美國》,可發現周文偉的敘事有自成一套的「公式」:以各種自身故事、新聞事件加上自己的詮釋,批判美國社會,並勸退想移民美國的華人。美國的槍械暴力問題與隨之而來的治安隱憂,是他重複提及的重大移民疑慮。

關鍵字四:槍 憂遭宰割學射擊

馮念祖記憶所及,不曾見周文偉帶槍。「在美國有槍,是很普通的事。」他解釋,出於自衛,許多人備有槍枝:「我也有自己的槍,放保險櫃裡。強盜小偷要搶劫,看到槍,比較不敢。」

周文偉在書中提及,首度在美國報名槍枝射擊訓練課程,是受2007年維吉尼亞理工大學校園槍擊案影響,隔年他帶著放寒假的2個孩子一同參加訓練。「不能用槍與不會用槍的美國華人,在美國早晚有天定會淪為任人劫掠槍殺,或隨興射殺或瘋狂宰割的『死亡』命運!」

他熟悉槍枝用法及槍械法律,定期回到熟悉的槍店進行打靶訓練,書中附上多張他手持槍枝橫舉至胸口,或與成排槍枝合影的照片,拍攝時間地點不盡相同,相同的是,他持槍時總是一臉笑容。在其中一張持槍照片旁,他寫下:「我是每半年到槍店去接受一次射擊測驗的!我得自備槍、彈、皮帶、彈匣、槍套,並買妥靶紙後,才可進入靶場受試!」

仇恨驅使 二度動念殺人

在已知的資訊裡,周文偉至少有過2次仇恨犯罪的念頭。第一回,是1980年,他初到美國,在台灣同學家中和對方父親聊天,意外得知該父曾任二戰時日本座機領航員,「當他說到這兒,我整個人呆住了…我應該當場掏出槍來,將之擊斃啊!」「在猶豫之後,我沒有動手,這是我人生第一次起了殺機與宰人的念頭,最終理智還是克服了我的憤怒與國恨家仇!」

第二回,則是2002年,周文偉因孩子在校受傷,他向佛州教育局抗議並起了衝突,因而被強制關進精神醫療機構。周文偉自述無力負擔醫療費用,於2012年4月向州政府提出協助申請,然而,州政府先是核准,接著又因文件錯誤而撤銷。「我一直看著官員的撤銷來信,我真是快給逼瘋了!當晚,我都想好,去買把『半自動手槍』,加上100發子彈,然後去把『暴力犯罪受害人辦公室』的『黑白官員』大爺、大娘們,全都給斃了吧!」

2022年5月,一群美國槍枝愛好者出席由美國全國步槍協會(NRA)主辦的貿易展覽會。(東方IC)

「感謝老天,幸好我沒買槍,否則假使我真被激瘋起來,辦公室裡的黑、白、西(西班牙裔)6位官員,肯定會有五位定會劫數難逃地,全被我給斃了!手上沒槍還是好的、還是對的!」這一次,周文偉沒有傷害任何人。

我們在他的著作文本中發現,2012年起,周文偉搜集愈來愈多美國有關華人與槍枝的社會新聞,他一一張貼相關報導,詳記死傷,甚至親赴槍擊案現場。

2017年,他甚至在《賭城新聞報》上刊登「美籍華人反台獨義勇軍」招募廣告,並在一張槍店照片旁寫下圖說:「美國『美籍華人反台獨義勇軍』的戰士們,是絕對不能靠把手槍,就上陣去作戰的!因此,我們必須採購高性能的作戰用步槍了!」

同年底,賭城爆發槍擊案,槍手持自動步槍從曼德勒海灣酒店32樓窗台向正在聆聽音樂會的人群掃射,造成含槍手在內共61人死亡,超過800人受傷,其中過半傷者身負槍傷。案發後,周文偉偕妻親赴現場弔唁,與同行友人一同「淨撒與祭餵死在美國賭城的孤魂野鬼們」;他並寫下,有台灣友人要買防彈衣,他要找天帶友人去練習射擊。

參加完槍擊案淨撒儀式,周文偉稱死者是「無辜死亡的遇難者」。他震驚難抑,有感而發:「悵望千秋一灑淚,蕭條異代不同時」「達達的槍聲,聲聲碎人心啊!」我們查了他的寫作日期,距離今天,僅僅不到5年。

更新時間|2022.06.01 09:34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