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辱罵、毆打、逼學生當傭人 揭海大恐怖教授惡行

文|潘姵如    攝影|攝影組    繪圖|王聖光、鄭雅紋
海洋大學教授林資榕經常打博士生A男耳光,還多次把A男眼鏡打飛。

國立海洋大學出現恐怖教授!海大機械與機電工程系特聘教授林資榕,因情緒控管不佳,長期辱罵、毆打學生,遭霸凌最嚴重的一名博士生不僅私下常被林打罵,還當眾被丟麥克風、打耳光,甚至被迫與林同居半年當他的傭人。歷經5年凌辱,博士生忍無可忍,出面揭發教授惡行,由於證據確鑿,系、院教評會都認為應依法解聘,但校方最後卻僅給予停聘2年的懲處,引發議論。

國立海洋大學驚爆教授長年霸凌學生案,引發校內師生關注。(翻攝臺灣海洋大學官網)

今年2月,國立海洋大學機械與機電工程系特聘教授林資榕,遭博士生A男指控長期霸凌,經系、院教師評審委員會調查,一致認定霸凌成立,建議校方依《教師法》予以解聘。不過,案件進入校教評會卻遭到推翻,理由是林從事教學與研究工作,對學校頗有貢獻,還曾獲頒教學優良教師獎,應該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最後在今年3月決議停聘2年,遭外界認為過輕,事件仍未平息。

對於這樣的結果,A男無法接受,上個月正式提出申復,希望校方能夠重新考量,讓林資榕付出該付的代價。

 

研究室動粗 學生目擊

本刊調查,A男是在去年9月指控遭林資榕霸凌,海大為此特別成立防制校園霸凌因應小組展開調查,除了2名當事人外,還訪談10名師生,最後調查報告羅列林的七大罪狀,包括掌摑損壞眼鏡、當眾毆頭、指甲抓脖、抓頭撞白板、麥克風丟擲、惡言辱罵以及強迫同居,惡行長達5年。

海大教授林資榕在學術界頗有成就,卻因情緒失控霸凌學生。(翻攝臺灣大學官網)

已經在去年10月申請休學的A男告訴本刊,他因為崇拜林資榕的學識,大三時就爭取進入林的研究團隊,後來碩士班到博士班,更一路以林為指導教授,前後10年,為了學位,他對林言聽計從,完全不敢違逆。

A男回憶,第一次被林資榕霸凌是在2016年,當時他已是博士生,為了一篇論文到林的辦公室討論,沒想到對方突然情緒失控,連續揮拳打他的右臉,當下他腦中一片空白,事後右臉紅腫、右耳瘀血一整個月,但他當時完全不敢聲張。

從此之後,A男就變成林資榕的出氣筒,被甩耳光是家常便飯,連眼鏡都是「固定受害者」,三不五時就被打飛、損壞,不堪一直換新眼鏡,A男只好用膠帶固定鏡框,湊合著用。不過,這些都只是私底下的霸凌,還沒浮上檯面,直到同年底,林在研究室當眾動粗,大家才知道林的真面目。

博士生A男的眼鏡常被打飛,只好用膠帶固定鏡框,勉強使用。(讀者提供)

A男說,當時他協助林資榕申請科技部的研究經費,林因不滿意他擬的計畫,竟無視研究室還有其他6、7名學生,直接對他飆罵髒話、丟麥克風,讓在場的學生全都嚇傻,但怒氣未消的林後來又賞了他一巴掌,導致他新配的眼鏡被打飛,林還上前踩踏掉在地上的眼鏡,因言行太過離譜,有目擊學生暗中錄音,保全證據。

後來,林資榕離開研究室還不善罷干休,又把A男叫到辦公室,甚至揮拳毆打他的腹部,並多次打他耳光,聲音大到路過的同學都聽見,一名好心的同學看到A男離開辦公室時嘴角泛血,還私下傳訊要他報警,並提醒他:「如果還有下一次,一定要閃開,太靠北了!」

 

師生倆同居 被當傭人

前年3月,林資榕又在實驗室打罵A男,結果被路過的助教撞見,立刻通知系主任,不過,當系主任趕到時暴行已經結束,為釐清真相,系主任決定約談A男及林,接受約談前,林特別找A男串供,要他說是自己做錯事才讓教授生氣。系主任事後問他是否要換指導教授?A男為了學位,沒有答應。


同學目擊A男被林資榕打罵,好心傳訊安慰他。(讀者提供)

前年10月,林資榕表示自己的身體不好,要A男搬到租屋處與他同居,順便照顧他,A男不敢違逆,勉強同意。「本來想能幫他就幫他,也希望他良心發現,我以後的日子會比較好過,沒想到事與願違,這麼做只是把我受暴的地點從學校延伸到他的租屋處。」A男說。


林資榕逼博士生A男跟他同居,還要求對方幫他搥背、量血壓、做家事。

除了每天必須載林資榕上下班之外,還要幫林搥背、量血壓、洗衣服、掃地、拖地,做完家事還要拍照傳給他確認,但林還是動不動就打罵他。

A男透露,其實不少同學及學弟妹都曾被林打罵及霸凌,他們不敢反抗又不願忍受,最後都選擇離開,但他對林十分敬畏,又想趕快拿到學位,加上林打罵過後都會道歉,才會一再隱忍。


與林資榕同居期間,A男被規定做完家事要傳照片回報。(讀者提供)

直到去年4月某日,林資榕突然問A男烘被機在哪?他無法確認,結果又被林連續呼了好幾個巴掌。A男說:「我被他的巴掌打醒,心中開始懷疑為什麼要忍受這些?」數週後,他假日返家又接到林的電話,痛罵他沒將圍巾送洗,他當下情緒崩潰,對林大喊:「我就是忘記了,這樣可以嗎!」並決定向校方檢舉。

 

曾寫信道歉 辯壓力大

遭控施暴的林資榕面對調查,起初都說自己忘記了,否認動手打人,最後才坦承有「肢體接觸」,並強調會對A男惡言相向,是因為「求好心切」,但其他學生接受調查時,紛紛戳破林的謊言,某同學就證稱,去年3月他親眼看到林在教室罵A男很笨,還直接拽A男的頭去撞白板,該名同學事後發信警告林,林還回信認錯。

博士生A男不堪長期受辱,向校方檢舉,林資榕事後曾傳訊致歉。(讀者提供)

雖然面對調查時搬出一堆理由,但林資榕私下曾寫信向A男道歉,將暴行歸咎於實驗不順、研究期限快到、壓力太大,並強調自己是在磨練學生,沒意識到已經越界,此外,林還多次請家人及其他教授致電A男試圖道歉,還到調解委員會申請調解,但都被A男拒絕。


除了檢舉林資榕霸凌,A男也請校方協助將林租屋處的鑰匙退回給林。(讀者提供)

原以為調查報告出爐、鐵證如山,系、院教評會都認為應依法解聘,沒想到海大校方最後竟然選擇輕縱,讓A男失望透頂。本刊查詢海大機械與機電工程系官網,發現林至今仍被列在「專任師資」名單,看不出已遭停聘。

 

復學遙無期 身心受創

本刊調查,林資榕是台大應用力學博士,曾到美國伊利諾大學研究,2009年歸國後在海大任教,多次獲獎,2016年還曾創下世界最小體積、最高操作溫度的奈米雷射新紀錄,在學術界成就非凡,不過,他的情緒控管顯然出了問題,才會爆發一連串的脫序行為。


林資榕在海大任教超過10年,曾榮獲不少獎項。(海大提供)

經歷5年的惡夢,A男事後經常自問:「博士學位有那麼重要嗎?」他認為自己太傻,身心至今仍承受極大痛苦,復學之路遙遙無期,希望校方及教育部正視相關問題,讓台灣學術圈不要再出現恐怖教授!

★《鏡週刊》關心您:若自身或旁人遭受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侵害、性騷擾,請立刻撥打110報案,再尋求113專線,求助專業社工人員。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