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在這個亮暗不明的 王信益

文、聲音|王信益
(東方IC)

親愛的,我又

抵達那個亮晃晃的

谷地了。一尾噴墨油彩的滑翔翼──正

飛越

整座濃綠的大山

秋季裡。黑牛奶薄膜
泡暖,蚊卵的臟器
落地窗,伸長鐵線
蕨。蟄傷黃昏的擁抱

多麼想擁有純粹的眼睛來萃取一切

黑礦的意念。
混亂火鏽
占卜出一頭凶卦的
藍蜥蜴。讓牠
走吧,走吧,一潭深深深深的──冥府的
火蟹。輪轉在
湖的斷崖:斷電的
螯掌。髮尾電擊
我的軟脊椎,彩漆的
工業電線,閃燃直到
暈厥浮起
瞥見那湖
心口處──
水鳳凰在擺尾,擺動著千瓦
光絲的磁極在擺動。夜更深
更更深了,親愛的我又

抵達那個明亮冷淨的浴室了

金陽就要拉長他焦乾的耳
熱氣旋轉,旋轉。你看
看那窗裡窗外,都是霧啊,你看

看那鼓脹的麵粉在我們的髮旋上,飛

親愛的,我又
抵達那個亮晃晃的
谷地了。一尾噴墨油彩的滑翔翼──正
飛越
整座濃綠的大山,你看我們
就要飛越大山了,你看
你看呀晚禱的鐘聲就要
迫近了。迫近這座濃綠的大山,你看
帶我去看,我們去看
看那──晚禱的鐘聲
永遠不會晚
你看我們
我們又抵達了那個亮晃晃的
谷地了,親愛的你看
說好了我們一起去看
看那:晚禱的鐘聲
勤勤懇懇地搗碎,那些
金黃的麥粒正在飛越正飛越霧裡的──

我聽見你
時雨時晴
的銳利:「霧裡
是沒有山的,我們
我們只是彼此
陌生的囚徒。」
王信益(王信益提供)

作者小傳—王信益

1998年元旦生,高雄人。現就讀於東華大學華文系碩士班創作組。詩作曾獲優秀青年詩人獎、中興湖文學獎、高雄青年文學獎、台灣文學營創作獎、風球年度詩人獎等。詩作選入《2019臺灣詩選》、《新世紀新世代詩選》、收錄於南一書局高中國文測驗卷。出版詩集《反覆練習末日》。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