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一起迂迴命案揭開多角愛恨情仇 鏡文學推理犯罪長篇《彼岸之森》

(鏡文學提供)

妳能為自己所堅信的愛情,做出何等犧牲?

圍繞死者的諸多女子,她們各有故事,卻又互相牽連,她們都愛過那個已死之人,卻也都有非要他死的動機。

有些人渴望,在掙脫束縛困頓後,能夠重獲新生;有些人一生眷戀痴狂,卒以身殉也在所不惜,而楊允文則在迂迴的案情中,發現自己真心所愛,卻愛得驚心動魄。

他們都相信,彼岸有愛如光。

她從沒想過,離開的那天,心情竟會是如此平淡,唯一的悸動,只在她踏出房門前的最後一次回顧。她目光緩緩流淌過房內的一切,然後在心裡說了聲「再見」。

搭車來到飯店,在辦理入住的資料卡上填妥名字,李穎妙,筆畫娟秀細膩,勾勒間完全沒有情緒。當身分核對無誤後,櫃台小姐交還證件,問她是否需要一張本市的觀光導覽地圖,她也笑著點頭。

自己這麼會騙人嗎?誰都看不出她臉上的寥落嗎?在房間燈光映照下,她望著鏡子裡的人,哭笑不得。很想撥電話給玟茹,說說自己的處境,想要告訴她,那個多少年來,一直對未知人生感到卻步的李穎妙,現在要開始勇敢的冒險之旅了。這種孤注一擲的心情,她知道,比起個性嚴謹的麗燕,玟茹應該更能體會。

「我搬出來了。」妙妙站在窗邊,望著燈火繽紛,語氣出奇平穩,連她自己都意外。

電話那頭沉默半晌,玟茹問她:「結果妳跟他,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妙妙沒有開口。

「所以妳已經決定了,是嗎?」對方停頓了一下,又問:「真的沒有回頭餘地了嗎?」

「但願,但恐怕是沒有。」妙妙嘆了一口氣。

就在那一瞬間,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為什麼,一股莫名強烈的情緒猛然襲來,隔著氣密窗,在靜謐得悄無聲息的客房裡,她覺得眼前霧濛,然後是強烈的酸楚湧上,再也止遏不住,只能蹲下身子,抱頭痛哭起來。

離家後,她沒有收到來自許智愷的任何消息,那個人彷彿從世上蒸發了似的。妙妙沒有糾結在低落的情緒中,趁著晨間,按圖索驥走了幾個地方,去約見那些房東們。新的人生已經啟程了,她答應過自己的。

「我們這裡不錯啦,住宅區嘛,很安靜;而且妳看,附近都是老鄰居,大家守望相助,感情也好。」那位阿姨和藹地說:「最重要的,是妳以後不用煩惱資源回收垃圾該丟哪裡,直接拿給我就可以了。」妙妙有些哭笑不得。眼前這位大概五十來歲的阿姨,其實是老舊公寓一樓的主人家,這兒既是資源回收站,同時也是家老舊宮廟。

當敲定今晚簽約後,房東滿臉堆歡地離去了。妙妙在一樓的樓梯口旁張望,那位阿姨剛整理完一大籃寶特瓶,她斟了茶給妙妙,說自己獨守這家宮廟已經幾十年,而二樓住客來來去去,她沒看過比妙妙更漂亮的女孩。有些難為情,耳根子好像都熱了,妙妙跟她道謝。阿姨自我介紹說:「叫我靈姨就好,以後有空要常下來聊天喔!」

妙妙客氣地雙手合十,朝著宮廟拜了拜,又想到什麼似的,她推高頭上那頂遮陽的粉紅色棒球帽,認真看看公寓樓梯口與戶外周邊,問靈姨:「對了,我們這附近是不是沒有什麼監視器?這樣不會有安全隱憂嗎?」

「要監視器幹什麼?」靈姨笑著指指她的「太一宮」,說:「神明都有在看啦,不用擔心。」

簡單安頓後,她盤算需要添購多少東西。正在逐一列出清單,手機先響了。玟茹問她,今晚想喝什麼酒。妙妙苦笑著。好些年了,從學生時代至今,三個人無論經歷多少風雨,情感始終堅定。當年不管是誰遭遇挫折,另外兩個即使翹課、熬夜,也必定都會陪伴在身邊。妙妙喝了一口礦泉水,心想,真正的友情或許就像這瓶水,也許不再沁涼,但始終甘甜。於是她回了兩個字的訊息給玟茹:照舊。

如果一切的一切,都能只是「照舊」,那該有多好呢?當兩瓶可樂娜啤酒喝完,嘴裡洋溢著略苦的酒氣,又混著檸檬片的酸澀感時,妙妙感慨著。

「妳跟謝宗奇的婚禮,準備得怎麼樣了?」放下酒瓶,她問。

「就那樣啊,訂婚的日子安排好了,其他的也準備得差不多了。」玟茹聳肩說,「以前呢,就跟大多數人一樣,忙得沒時間結婚;但現在真的快要訂婚了,卻反而有點不安。」說著,她從今天揹來的大包包裡,拿出一個大約十五公分左右的方型木盒,盒子上有精緻雕花。她稍微晃動,裡頭傳出小東西的碰撞聲。玟茹說:「那天跟麗燕借的首飾盒,今天剛好順便還她。她這人也挺怪的,很愛買這些東西,但平常又沒怎麼見她戴出門。」

「盒子收好,東西別掉了,萬一弄丟了什麼,沈麗燕可不會輕易放過妳。」妙妙說著,忽然嘆了一口氣,「妳也不要多心了,這年頭還有點本事,敢計畫著要結婚生子的男人也不多了,妳那位謝先生再怎樣也是個小開,養活妳不是問題的。」

「小開個屁,有錢的又不是他,真正有錢的是他爸媽。」玟茹嗤之以鼻,說:「再說了,那種店能賺什麼錢?除了偶爾有公司行號的生意上門之外,誰會吃飽撐著沒事,一天到晚在家裡裝監視器?」

「不是還有賣其他3C嗎?」

「但也打不贏那些連鎖店啊。」玟茹埋怨說:「哎呀,總歸一句話,這些年要不是三天兩頭靠我資助,謝宗奇早就吃土了吧?」

「還嫌棄呢!起碼你們都在一起好多年了耶!」

「如果妳跟他沒分手,那年資可就比我高了。」

妙妙淡然一笑,問她:「說真的,妳從來沒有懷疑過他,或懷疑過自己嗎?」

「我可不是妳這種浪漫的雙魚座,會有想東想西的閒情逸致。」玟茹笑說:「還沒想通之前,就要認真努力想清楚;想清楚之後,就要心無旁鶩地去做,這才是我的風格。」

「那萬一做錯了呢?」妙妙轉向她,似有深意地問。

「做出選擇的人,是沒有權利後悔的。」玟茹篤定地說:「所以我在電話中問過妳,是不是已經沒有回頭的餘地。」

「不得不承認,我還是愛他的。」妙妙嘆了一口氣。

玟茹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給了好友一個擁抱。

「麗燕應該快下班了吧?」良久,妙妙吐出了這句話。

「差不多了。」鬆開擁抱的手,玟茹看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然後點頭。

「再準備點吃的吧?那個女人愛吃雞排,要是沒給她張羅好,她又要生氣了。」妙妙笑得很溫柔,拿起手機,準備點餐。她今天下午已經在網路訂餐平台上物色了一家很有口碑的雞排店。

「連妳都學會找熊貓了。」玟茹打趣她:「以前妳可是最不相信這種網路工具的。」

「人都會長大的,不是嗎?」妙妙笑了。

《彼岸之森》於鏡文學官網刊登,閱讀請點>>> https://bit.ly/3HxMK07

《彼岸之森》書封。(鏡文學提供)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