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捷憶起30年前帶半甲刺青坐家中 顏正國拍開槍戲遇海巡拿槍對著他

文|​唐千雅    攝影|楊兆元
高捷30年前開啟了黑幫戲路,而高捷也讚當時演他小弟的顏正國,演技是行雲流水。

7月8日即將於大銀幕上映的4K數位修復版台灣黑幫電影《少年吔,安啦!》,24日在平面聯訪記者會上,高捷看到自己在喜宴上復仇開槍的劇照放大版,30年前的他,有著充滿力道的黑幫帥,高捷端詳了那個自己,笑著跟攝影記者說,你們應該拍的是他!

那時他演黑道的氣場太強大,後來找他演戲的10部片裡有7、8部都是黑幫,至今這樣的形象仍深入人心。他透露,後來就算有認識大哥,也多是跟兄弟說「『𨑨迌』就要像他這樣」,也甚至有人入戲來跟他說:「大哥我跟你好不好?」

背後是30年前的自己,高捷說起那時拍片,片場總是很輕鬆。

高捷在電影中的半甲紋身很壯觀,一次要畫上13、14個小時,他笑,美術跟刺青師用麥克筆畫很久,之後上大量的痱子粉,可以保持3、4天。反而他自己會捨不得洗掉,還坐在家裡客廳很不可一世的感覺,高捷記得:「我爸跟我弟講『你哥有點問題⋯』」並說,「 顏正國把阿國演得行雲流水,他也在狀態中,某種東西的流行,產生了不良的後果⋯」

顏正國不諱言當時有碰安非他命,所以當時就在戲中阿國的狀況裡。他說自己那時青春期,跟人家亂搞,從他小時候就找他拍片的侯導跟製片張華坤都很想把他拉回正途,所以他在拍片時是很真實的狀態,「不吸的時候就在睡,沒什麼演,半睡半醒之間。」一幕他一直睡,陳松勇要把他打醒那一場,顏正國回憶:「被打到臉都紅了,勇伯打我第二下我就醒了,可是我又要演打不醒。」

高捷身上的刺青,是以麥克筆畫的。(蔡正泰攝)

當顏正國在大銀幕上再看到30年前的自己,「有點感傷,叔伯耳提面命,沒有當一回事,感觸很深。」

他回憶當時拍《少年吔,安啦!》,在海邊開槍的畫面,才往天空開了槍,背後真的有子彈上膛的聲音,原來是海巡署已趕到。電影製作單位趕快送上公文,但顏正國說,「真的有嚇到,還叫我們趴下!」30年前顏正國因案入觀護所,而去不了《少年吔,安啦!》的首映,30年後竟然可以再參與首映,顏正國忍不住感嘆上天待他不薄。

★《鏡週刊》關心您:珍惜生命拒絕毒品,健康無價不容毒噬。

更新時間|2022.06.24 09:04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