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過4家公司才發片 舞思愛少女熬到變熟女

【試鏡間】

文|陳于嬙    攝影|蕭志傑
舞思愛出了首張原民語專輯,即入圍第33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

舞思愛曾獲第7屆《超級星光大道》第3名,去年推出了首張原民語專輯《那葡萄樹上的女孩》即入圍本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歌手獎」。對於入圍金曲,她說:「感謝家人一路的支持。」其實舞思愛的星途並不順遂,四度與出片擦身而過,這一晃眼就耗掉了20年光陰。

今年33歲的舞思愛,從3、4歲就跟著阿美族部落長老學唱族語歌,啟發了她的演唱天賦。直到12歲時,一家製作公司上門簽約,當時對於進演藝圈,舞思愛說:「一開始,我爸媽語重心長的對我說『決定了就不要後悔』,經過深思熟慮,我是真的愛唱歌,也跟爸媽講了我的決心,他們就順從我,讓我放手一搏。」

舞思愛曾參加第七屆《超級星光大道》,最終獲第三名。(翻攝自《超級星光大道》YouTube)

蔡依林師妹 小姚晨

舞思愛與第一家公司合作了4年,僅是幫國外歌手翻唱歌曲;到了國三時,又與另一位製作人簽約,依舊無法正式出道,隨後她以踢館者身分參加第6屆《超級星光大道》,表現受到肯定。

後來還參加第7屆《超級星光大道》比賽,因演唱原住民歌曲受到評審袁惟仁的讚美,之後經紀及唱片約簽給華納音樂,正式成為蔡依林的師妹,沒想到又是無疾而終,讓她頗為受傷。2015年,舞思愛赴大陸參加《中國好聲音》第四季演出,因外相酷似姚晨,從此有「小姚晨」外號。

舞思愛曾赴大陸參加《中國好聲音》第四季節目,擁有「小姚晨」外號。(翻攝自《中國好聲音》微博)

連續簽了4家公司,舞思愛都缺臨門一腳,無法順利出道,反而是舞台劇發展較佳,在無法發片只能演戲的情況下,藉由不同的角色設定來療傷。她透露,某次舞台劇赴馬祖公演,工作結束後,一個人坐在沙灘上望著海,忍不住哭了出來,她哀嘆:「那時候我在想是不是沒有出唱片的命?不如就放棄吧。」這一段低潮長達了一年。

舞思愛也讓女兒在原民語專輯《那葡萄樹上的女孩》內發聲。(翻攝自舞思愛IG)

老公大支持 小爭執

直到2016年,舞思愛與VOX 玩聲樂團歌手鍾宜勳結婚,2人育有1女,在老公的支持下,舞思愛終於推出累積20年能量的第1張個人原民語專輯《那葡萄樹上的女孩》。製作期間雖與老公有爭執,卻都是為了作品好,年幼的女兒也在專輯內發聲,藉此代表著音樂的傳承。由老公擔任幕後推手,舞思愛感恩說:「老公是我人生中重要的角色。」

第1次發原民語專輯就獲得金曲入圍,讓她又有了新目標,回想20年來的各種經歷,舞思愛說:「以前會覺得很辛苦,懷疑是不是走錯路,現在才發現,這是累積養分。我也很慶幸自己一路沒有放棄,才能走到今天。」

舞思愛星途屢生波折,在出唱片的道路上熬了20年。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