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部片都戴面具不露臉 伊森霍克年過50挑戰邪惡戲路

文|翁健偉
《闇黑電話》的造型是戴上面具,整部片都刻意不露臉,讓殺人魔角色更加恐懼與邪惡。(UIP提供)

伊森霍克(Ethan Hawke)今年反派星運大開,先是在影集《月光騎士》(Moon Knight)飾演邪教人士哈羅,新片《闇黑電話》(The Black Phone)更變本加厲,成為專對小孩下手的殺人魔,邪惡手段令人髮指,究竟是為了什麼開始任性使壞?

「其實我也不太清楚是什麼回事,一開始是導演史考特德瑞森(Scott Derrickson)寄給我劇本,我還警告過他,我很想跟他一起拍戲,但是我不想拍這部片。因為我想到傑克尼克森(Jack Nicholson)以前拍過《鬼店》,結果他戲路從此就不同。演員一旦在銀幕上揭露瘋狂的一面,觀眾就忘不掉,大概也沒辦法演其他的角色。我一直很小心不要走上這種道路,但是等到我看劇本時,寫得非常好。我很喜歡導演史考特的作品,我也喜歡拍《凶兆》(Sinister),所以我告訴自己已經50歲了,也許該改戲路、擁抱我內心的瘋狂。」

當然更加瘋狂的是,《闇黑電話》整部片他都幾乎沒有露出真面目,戴上面具演戲。「戴上面具演戲是有些瘋狂的趣味,也替這部片帶來某些特地的功能,我很喜歡。現在恐怖片的定義也不斷在改變,像是漸漸結合了劇情片,我覺得很好呀。」他也說現在各種題材慢慢打破疆界,「過去是認為,西部片就該是某種演員,或動作片或浪漫愛情電影、警匪片都有特定類型的演員。我想讓自己置身在不同的世界,思考可以演出什麼角色,的確要逼我自己在表演上前進,我必須一直演。我很崇拜那些可以一直改變外型的演員,幾乎可以變成另外一個人。我一直很掙扎自己是否該這樣做,當然我要逼自己演更有衝突性的劇本。」

設計面具的湯姆薩維尼(Tom Savini)跟導演史考特德瑞森、伊森霍克討論後,提議「如果面具本身會一直改變演化呢?」隨著劇情進展,面具的下半部會不斷做出各種改變,如此營造出變臉的趣味,更能凸顯肢體語言跟聲調的重要性,幾乎讓面具變得無所不能。「所以針對每場戲挑選合適的面具是很好玩,導演史考特總是會想出很棒的點子,就連我也覺得很新鮮。」伊森說,「因為當你在地下室場景演繹邪惡的殺人魔時,可以說是那些傳統希臘悲劇的變形。我喜歡在恐怖片做這樣的嘗試,《凶兆》是一例,這部片也是。我們就像是露營時圍在營火旁,講的那些恐怖鬼故事一樣,只是我們更投入了一點,這就是恐怖類型的樂趣」

只是電影裡殺人魔專挑小孩下手,自己也有小孩的伊森霍克,要怎麼說服自己,這個傢伙做的事是合理的?「我覺得整部片我最喜歡的地方,就是關於大人是如何粗心大意照顧小孩。我是說『擄童怪』非常的壞,但這世界其他人也沒有多喜歡小孩,電影故事劇情不是在解釋『擄童怪』,而是劇中這對兄妹他們對彼此的愛,只是恰好設定在恐怖片的劇情。這樣的手法對我來說非常原創、又有新意,我想這部片有一些關於療癒傷痛的主題,我們如何彼此療癒對方的創傷,我們又該如何照料彼此。除了那些很邪惡的部分,是真的很邪惡,但那些邪惡也不能阻止主角真正找到他自己的勇氣,不再是任憑他人宰割。我喜歡這部片的部分不是『擄童怪』,而是年輕的角色們,我的演出是為了襯托他們。」

年過50的伊森霍克,刻意挑戰反派戲路,希望可以拓寬演技的範圍。(東方IC)

當然整部片都要對童星狠毒,伊森解釋也很擔心會給他們留下後遺症,「其實我也很擔心這方面的問題,我會說每天來拍戲嚇小孩、讓我覺得很不舒服。而且對童星來說,要他們經歷這些從來沒有想過的狀況,也是很糟糕。但我相信敘述的價值,傳奇跟神話、黑暗故事或童話都有其價值,也許不是表面上的而是心理層面的。」

加上在疫情期間開工,讓狀況變得更加複雜,「我們要保持社交距離、沒有機會社交、就更不知道他們私下的狀況。不像是以前可以有機會吃晚餐、吃早午餐,大家嘻嘻哈哈。不,我們都要獨處!」伊森霍克說從影這麼久的理由之一,就是很喜歡拍片時大家都有如一家人、打成一片,偏偏這次要保持社交距離,「但我要說童星都很棒,他們很有才華,很愛拍戲。所以我擔心的事情很快就消失了,因為他們理解這是拍戲,現在的小孩都是看電影長大,已經有很多拍片的基本知識。但我也曾是童星,所以我對他們會碰上的狀況非常小心。」

「1984年我拍了第一部片,然後就拍到今天,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演了這樣久!」伊森霍克說如今很多事情,對他而言還很新奇,「我喜歡合作過的每一位電影工作者,他們觀點都非常新鮮。現在大家看待電影的想法又跟過去不同,當然今年更是我全新的體驗。」

更新時間|2022.06.28 09:49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