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教公共化」政策變調 大學教授譏諷教育部如「土匪」

文|張馥暄
考量大學招生面臨少子女化的衝擊,政府端出「高教公共化」政策,但有大學教授不以為然。(翻攝臉書)

考量大學招生面臨少子女化的衝擊,政府端出「高教公共化」政策,教育部提出「自然減招至公私比五比五」,宣稱國立大學招生人數比私校少,目的是讓私校自然減招,達成「高教公共化」的目標,看似一番美意,但現有大學教授認為,教育部的作法是劫貧濟富的「高教土匪化政策」。

玄奘大學社會科學院前院長、宗教與文化學系教授釋昭慧法師認為,她雖贊同「高教公共化」,但也認為真正的「高教公共化」應是「高教平權化」,拉平公私立大學教育資源,讓在私校就讀的弱勢學生,享有與公立大學同額的教育資源,繳交與公立大學同額的學雜費。這樣,學生才不至於還沒邁出社會,就背負著高額學貸債務。

釋昭慧分析「高教公共化」看似漂亮口號,就如同共產政權近年所倡議的「國進民退」(國企進,民企退),是一個模子打造出來的產品,探究其本質就是巧取豪奪、掠奪民間財富。只不過中共政權的做法較為直接而粗暴,台灣教育當局的做法,較迂迴而細緻,讓私校成為活脫脫的「溫水青蛙」,至死都還不敢發出悲鳴。

面對少子化的嚴重趨勢,教育當局推出「公佈註冊率」模式,但釋昭慧認為,這樣的操作,讓學生與家長減少意願選填新生註冊率欠佳的學校。不但讓這些私校承受第一波少子化海嘯先行滅頂,此外教育部還同步要脅,會依各校註冊率來扣減獎補助款,使得其他已奄奄一息的私校,因恐懼第二波少子化海嘯輪到「被滅頂」,影響獎補助款,不得不自砍招生名額,教育部作法如同巧取豪奪私校校產的第一部曲。

玄奘大學社會科學院前院長、宗教與文化學系教授釋昭慧法師認為,真正的「高教公共化」應是「高教平權化」。(翻攝臉書)

釋昭慧還說,許多私校因招生名額縮減,收支無法平衡。教育當局公佈這些私校的財務狀況,再度讓學生與家長嚇到不敢選填收支失衡的私校,它們就會在第三波少子化海嘯中繼續「被滅頂」。這是巧取豪奪私校校產的第二部曲。倘若這些收支失衡的私校,還不退場,教育部就會將它們列為「預警」學校,讓它們在媒體上見光死,其次再列為「專案輔導」學校,勒令他們退場,宛如巧取豪奪私校校產的第三部曲。

釋昭慧進一步指出,對於還未列入「預警」或「專案輔導」等級的私校,教育當局找理由,強行奉送「公益董事」作為暗樁,讓他們在媒體上「爆料」,表示學校已經「無條件奉送校產」給公立大學了。華夏與南開這兩所科技大學,就是這樣淪為招生季節的犧牲品。釋昭慧表示華夏與南開之所以還能在媒體上全力反擊,原因在於,當局在還沒依序唱完第一、二部曲的情況下,就直接、粗暴地導入了第三部曲。

對於教育當局的作法,釋昭慧認為只不過是把私校貼上各種汙名化的標籤,然後兵不血刃地以三部曲逼退私校,乃至吞沒私校校產,這是最不需要付出代價的高教政策。因為作為利害關係人的學生與家長,以及不明究裡的群眾,必然會撫掌稱快。

「高教公共化」推行至今,已讓數十所私校退場,但釋昭慧認為教育部推動「自然減招至公私比五比五」,但私校所招入的百分之五十學生,依然會以經濟弱勢學生居多。這只是讓私校與貧窮學生同受剝奪,如同劫貧濟富的「高教土匪化政策」。

更新時間|2022.06.28 03:10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