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殘好色水電工1】密室殺人現場像「轟炸」過 凶手故布疑陣卻因聲音露餡

文|潘姵如    攝影|攝影組    繪圖|鄭雅紋
黃元鴻殺死包租婆後,用砂輪機破壞保險箱,並取走裡面的財物。

2017年11月14日上午,莊姓婦人的女兒來到位於台北市民生社區的媽媽家,準備帶媽媽到中國探親,但一開大門,卻看見媽媽全身是血,側躺在廚房地上,氣絕多時,一旁壁櫥內的保險箱被鋸開,臥室也被翻得亂七八糟。她被眼前的景象嚇傻,壓抑悲傷的情緒打電話報警:「我媽被殺了!」話說完才忍不住痛哭失聲。

警方獲報立即趕赴現場,並展開訪查,得知73歲的死者雖然獨居,但兒女常會帶孫子前來探望,生活單純,與鄰居互動也很好,一個平凡的老婦人,怎麼會身中多刀、死在自宅?凶手到底是誰?又是什麼原因引發殺機?警方全力追查、釐清。

時任台北市警局松山分局偵查隊長的黃水願回憶,命案發生後,他前往現場查看,發現死者住家的前門門鎖沒有遭破壞的跡象,另外,死者在後陽台種了一整排高度平均的盆栽,若歹徒從後陽台侵入,一定會壓垮幾株植物,但是整排盆栽完好如初,所以排除外人潛入犯案。

時任台北市警局松山分局偵查隊長黃水願回憶偵辦過程,記憶猶新。

黃水願告訴本刊,當時死者陳屍的地點在廚房,櫥櫃內的保險箱被鋸開,滿地都是鐵屑,保險箱內還留有項鍊、金飾沒被拿走,此外,廚房旁邊的主臥室被翻箱倒櫃,整間房像是被「轟炸」過,奇怪的是,其他房間地上也有鐵屑。根據這些線索,他初步拼湊歹徒的犯案過程,應是先殺害莊婦,再鋸保險箱,接著搞亂房間、故佈疑陣,但歹徒的身分還是個謎。

為了緝凶,警方調閱死者住家周邊的監視器,結果發現死者因為想在家裡安裝監視器電源插座,所以委託熟識的水電行員工黃元鴻施工,黃在同月12日下午2點進入死者住家,4點多回水電行拿工具,3分鐘後再返回,一直待到晚間8點多才離開,期間死者的女兒及孫子曾來探視,死者還在傍晚5點多出門倒垃圾,看來一切正常。

死者(箭頭處)在案發當天下午5點多出門倒垃圾,未料返家後即遭毒手。(翻攝畫面)

另一批負責訪查鄰居的員警,找到死者住家樓下擺攤賣臭豆腐的老闆,他表示當天傍晚有看到死者出門倒垃圾,但到了晚間7點多,就聽到死者家中傳出類似砂輪機或電鋸的尖銳聲響,警方一聽,把時序全都兜了起來,研判尖銳聲響正是歹徒切割保險箱所發出,這只有晚間8點多離開、隨身攜帶砂輪機的黃元鴻才做得到。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