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和鋼鐵千金被說質疑「大小姐不會畫畫」 她用50年創作證明自己

藝術家侯翠杏專訪

文|邱莞仁    攝影|王均峰 陳俊銘
侯翠杏是台灣當代著名抽象藝術畫家,今年6月底,她受邀於國父紀念館中山國家畫廊舉辦「宇宙.微觀—侯翠杏創作回顧展」,重新梳理自1968年迄今50多年的創作經歷。

侯翠杏是台灣當代著名抽象藝術畫家,在今年6月底至8月7日,於國父紀念館中山國家畫廊舉辦「宇宙.微觀—侯翠杏創作回顧展」,重新梳理自1968年迄今50多年的創作經歷。

侯翠杏出身名門世家,父親侯政廷是台灣著名鋼鐵企業「東和鋼鐵」創辦人之一,但侯翠杏從小就愛畫畫、愛觀察,逃離家族事業的接班重任,走上抽象畫之路。長年在藝術領域耕耘,打破外界對「大小姐不會畫畫」的刻板印象,近期她也成為《臺灣美術全集》第二位被收錄的女性藝術家。

1970年代末,侯翠杏剛從美國奧克拉荷馬大學取得環境藝術碩士返台,父親侯政廷期待她回到家族建設公司磨練,「我父母不反對我畫畫,但他們希望,我不要真的把畫畫拿來當職業。」

「我父親是個了不起企業家。我說不接班,他沒辦法,因為他很寵愛女兒。」1949年出生於嘉義的侯翠杏,父親侯政廷是台灣著名鋼鐵企業「東和鋼鐵」創辦人之一。

1947年,侯金堆與姪子侯政廷在嘉義市創立東和行,從事解體舊船工程,兼營五金鐵材和機械電料買賣。1962年,東和行改名為東和鋼鐵,侯政廷並於1975年接任東和鋼鐵董事長,其創立的瑞和實業,著名的建案包括西門町萬年大樓。

1947年,侯金堆與姪子侯政廷(圖)在嘉義市創立東和行,從事解體舊船工程,兼營五金鐵材和機械電料買賣。(侯翠杏提供)

 

我對父親抱著很大的愧疚 現在我把建築蓋在畫作上

「(接班)這件事情到現在想起來,我對父親抱著很大的愧疚,沒幫到他,現在我把建築蓋在我的畫作上。」逃離家族事業的重任,侯翠杏走上抽象畫之路。長年旅居美國的她,近期難得因為疫情在台灣停留將近1年,也在今年6月底,受邀於國父紀念館中山國家畫廊舉辦「宇宙.微觀—侯翠杏創作回顧展」,重新梳理自1968年迄今50多年的創作經歷。

侯翠杏自承從小就愛畫畫、愛觀察,「我覺得小至於一朵花、一塊石頭、一粒沙,裡面都有無限的小宇宙與小世界。」她自爆從小就不太會唸書,「大學聯考數學考零分,我還有二個數學家教呢,老師最後也放牛吃草。」課本上的空白處都是她的畫布,「所幸我父母親很理解我,他們知道我只是太愛藝術了。」

侯翠杏(右)大學畢業時與父親侯政廷(中)、母親林玉霞(左)合影。(侯翠杏提供)

 

曾有人當著我的面說:『這個大小姐,怎麼會畫畫?』

出身名門世家,但走上藝術創作的道路,家族光環帶來的,卻是無比沈重的壓力。「我會被欺負、被歧視、被霸凌,很多人覺得:『你這個大小姐,怎麼跑來搶畫畫這塊餅?你跟我們爭什麼呢?』曾有人當著我的面說:『這個大小姐,怎麼會畫畫?去當她的大小姐算了。』」

「有些人看到我的家世就會說:『哎呀,這個不用管她。』」坐在台北的工作室受訪,侯翠杏臉上露出一抹苦笑說,「所以我默默耕耘,讓我的藝術品味替我說話,讓我的創作替我發表意見,代表我可以經得起很大的考驗。」

侯翠杏(左4)的「宇宙.微觀—侯翠杏創作回顧展」於本月2日開展,台北市長柯文哲(左3)與多位藝文界人士出席開幕儀式。

「宇宙.微觀—侯翠杏創作回顧展」分為宇宙時空、生活隨筆、精神昇華,以及山水寄情和抽象抒情等5個子題。「會分系列,是因為很多人不理解抽象畫。分出系列,可以讓大家更清楚地去欣賞我的作品,而每個系列的背後,對我來說,都有是很有意義跟紀念性的。」

展中展出多幅侯翠杏年輕時寫實具象派的畫作,「看到某幅畫,會想到當時創作的場景。其實,現在再叫我去畫具象的畫是比較困難,我已經完全迷失、迷戀在,那些很有創意、不斷有新想法跟新風格的抽象畫裡,但畫具象的畫作,是一段必須的過程。」

侯翠杏曾在台大擔任兼任教授,開授藝術賞析課程長達23年。(侯翠杏提供)

「我已經畫了52年了,可惜這次畫展只能展出1百幅作品,要從5百多張畫挑1百張,這蠻困難的。」侯翠杏將本次畫展挑畫的重責大任,交給先生張克明,她笑呵呵地說,「我有選擇困難,這次挑話完全是我老公做決定。我們2個(挑畫)意見不合,最後吵了1個禮拜我就放棄了,隨你愛怎麼挑,就怎麼挑。」

許多人都會誤以為抽象畫就是隨心所欲,畢業於文化大學家政營養系的侯翠杏解釋,「其實抽象畫更需要草圖、做構圖。「我念的不是美術系,但那些美術系嚴格的訓練技巧的課程,我都做了。我對自己也下了很大的功夫。」

「宇宙.微觀—侯翠杏創作回顧展」分為宇宙時空、生活隨筆、精神昇華,以及山水寄情和抽象抒情等5個子題。

1968年,侯翠杏追隨李石樵先生學習素描、向藝術家呂基正學習水彩,並加入戰後第一個民間繪畫團體「青雲畫會」。70年代初期,侯翠杏開始投入抽象畫創作,1975年她以抽象畫〈藍色奏鳴曲〉參加青雲畫會聯展時,意外獲得名師顏雲連賞識,破例拜從不收學生的顏連雲為師,「顏連雲老師真的苦心栽培我,他只有我這個女弟子。」

侯翠杏曾在台大擔任兼任教授,開授藝術賞析課程長達23年,她的創作取材,多來自港口、天空、宇宙,以及建築等自然景觀。「我畫港口是因為我父親,我們從小常常跟他在港口見面。」早年,侯政廷與侯金堆以拆解舊船、廢船,再賣廢鐵發家,「我父親很忙,媽媽就帶我們這些小孩子去基隆港、高雄港探親。」

侯翠杏的創作取材,多來自港口、天空、宇宙,以及建築等自然景觀。

因大船都停泊在外海,需要先搭小船接駁,「我們搭著小船搖搖晃晃地過去,再爬上大船,現在想起來還蠻危險的。」父女間的情感化成侯翠杏的畫作,後來她搬到夏威夷,從家裡窗外眺望,即能見到太平洋海天一色的美景,港口與海洋更時常成為畫作裡的風景。

更新時間|2022.07.04 05:44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