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狠殺友人盜領現金 菲籍女移工因愛貓俯首認罪

文|莊琇閔    繪圖|于子薇
菲律賓籍逃逸移工愛彌亞行凶後清理血跡,避免被同住的男友大衛發現。

15年前,高雄一名菲律賓籍逃逸女移工愛彌亞圖謀友人邱婦錢財,設局將她約到住處逼問提款卡密碼,並拿刀猛刺,最後殺人棄屍、盜領現金。

警方根據監視器畫面,鎖定愛彌亞涉案,但她矢口否認,後來警方知道她有養貓,為突破心防,告訴她根據台灣習俗,人死後靈魂會附到貓身上,愛彌亞聽完不寒而慄,透露案發後愛貓變得很不安,說著說著抱頭痛哭,最後俯首認罪。

2007年9月15日晚間,高雄市鹽埕區一家飾品店女店員下班時,看到店門口旁空地擺放的黑色大型塑膠袋已二天沒移動,以為有人亂丟垃圾,便打電話向里長抱怨,里長前來協助清理時,看塑膠袋外觀疑似人形,立即報案。

 

女屍遭對折 綑人如綑豬

警方到場查看,發現塑膠袋口以黃色尼龍繩綑綁,再用透明膠帶層層黏貼,於是先用剪刀將袋口剪開一個小洞,隨即傳來一股難聞的惡臭,警方再將袋口撕開,一雙綁有繩索的腳掌從袋中露出,警方大吃一驚,一層一層將塑膠袋撕開,發現一具女屍被對折裝在八層塑膠袋中,四肢被繩索綑綁在一起,就像綑豬一般。

凶手愛彌亞騎機車拖著載有屍袋的推車(紅圈處),沿路尋找棄屍地點。(翻攝畫面)

為了緝凶,警方立即調閱附近路口監視器,過濾可疑人車,也公布死者手上戴的手錶及衣著,隔天一名邱姓婦人的家屬前往指認。家屬表示,邱婦12日晚間突然失蹤,雖然死者面貌難辨,但身高、衣著和指甲油都與她相符,家屬也曾看她戴過類似的手錶。經比對邱婦兒子與死者的DNA,確認死者就是從事外籍教師仲介的邱婦。

從事外籍教師仲介工作的邱婦(圖)慘遭設局殺害,銀行存款也被凶手盜領。(翻攝畫面)

另一方面,警方從監視器畫面中發現,有名長髮女子騎機車、後方拉載一輛小型推車路過,推車上有一大包東西,懷疑就是她載運屍袋棄置,追查車牌後確認車主為日籍女子。警方趁該女回住處時逮人,但未在其屋內發現打鬥痕跡,也無血跡。該女向警方表示,日前她將機車借給一名30多歲的美國籍男教師大衛,並指認騎機車的女子是大衛的菲律賓籍女友愛彌亞。

了解狀況後,警方隨即趕到大衛租屋處搜索,在沙發及地板上發現微量的噴濺式血跡,沙發縫隙另殘留不少血跡及一張沾血的衛生紙。警方將血跡進行DNA比對,證實與邱婦相符,研判大衛應該是在客廳殺人,再叫女友騎機車棄屍,但女友對附近環境及路況不熟悉,情急之下才會隨意棄屍。

犯後貓反常 嚇哭才坦承

此外,警方調閱大衛住處對面的超商監視器,發現愛彌亞曾於13日中午前去購買膠帶、塑膠袋、手套、清潔劑等物品,認定二人涉嫌重大,於是將他們帶回警局偵訊。

大衛辯稱,沙發上的血跡是他切水果時不慎割傷流血所留下,但警方告訴他採得的是邱婦的血跡後,他頓時啞口無言,但堅稱對命案毫不知情,警方拿死者照片給他看,他仍矢口否認。

愛彌亞到案後十分冷靜,矢口否認犯案。(翻攝TVBS新聞)

相較之下,愛彌亞就冷靜許多,雖然運屍過程被拍下,但一直不願配合接受偵訊。對於警方出示死者照片,她看也不看一眼,始終沉默不語。由於警方在搜索過程中發現她有養貓,為了突破其心防,告訴她根據台灣習俗,人死後靈魂很容易附到貓的身上,讓愛彌亞不寒而慄,才吐實告訴警方,自己養的貓在案發後變得很不安,說著說著還抱頭痛哭,坦承犯案。

 

游擊隊出身 刺死後盜領

愛彌亞供稱,案發前三年,邱婦仲介大衛擔任外籍英文教師,她也因此認識邱婦,彼此經常聯絡、見面。她原本來台從事看護工作,後來逃逸,認識大衛後二人同居,先前在酒吧擔任服務生,案發前二個月遭辭退,沒了收入,經濟陷入困境。

大衛則告訴警方,愛彌亞失業不久,就萌生向邱婦要錢的念頭,甚至曾向他表示,既然邱婦那麼有錢,乾脆拿她的提款卡領錢,還信誓旦旦說能用威脅的方式拿到錢,當時大衛回應,就算拿到邱婦的提款卡,提款機也有額度限制,一次不能領太多,愛彌亞則笑著跟他說,可一台接著一台領。大衛表示,當時以為女友只是隨便說說,沒想到她竟然真的動手。

愛彌亞將邱婦約到家中,2人因介紹工作一事激烈爭執。

愛彌亞表示,2007年9月12日傍晚,她打電話約邱婦到左營住處,二人見面後不久,就因介紹工作的事發生爭執,邱婦罵她:「白癡、笨蛋、上課遲到、路痴、再笨下去什麼工作都不幫妳介紹!」還出手打她的臉部、後腦,她一怒之下,持刀猛刺邱婦十刀。

愛彌亞雖然身材瘦小,但之前曾加入菲律賓游擊隊,加上長期從事幫傭及清潔工等粗重工作,力氣相當大,邱婦雖出手抵擋,最後仍傷重倒臥沙發上,愛彌亞見狀,強取邱婦的皮包,發現裡面有七張提款卡,於是逼問密碼,邱婦為了保住一命,只能告知。

愛彌亞不疾不徐拿紙筆記下提款密碼,然後冷眼看著邱婦倒地,且不顧邱婦苦苦哀求,最後一刀刺進她的心臟。

確認對方死亡後,為清洗血跡,並防止大衛返家後發覺,愛彌亞先將屍體拖到放置衣物與雜物的客房牆角,再以衣櫥擋住屍體,接著簡單清理現場,直到隔天中午才出外購買洗潔劑、手套、大型黑色塑膠袋及膠帶。

13日傍晚,大衛去補習班上課,愛彌亞開始處理屍體,先用尼龍繩綑綁死者雙腳,再將屍體對折,後將雙手與雙腳綁在一起,塞入塑膠袋中,等待機會棄屍。晚間十點多,確認大樓電梯無人使用,便用推車將裝有屍體的屍袋運到地下停車場,再將推車固定在機車後座支架上,騎車外出尋找棄屍地點。

騎了一個小時,行經鹽埕區,推車突然鬆脫,愛彌亞決定隨地棄屍,將屍袋推往路邊,隨即騎機車拖著推車離去,並盜領死者帳戶內的現金。

念隻身來台 死刑改無期

針對這起命案,高雄地方法院一審判處愛彌亞死刑,但二審及更一審時,法官認為她隻身來台、身心俱疲,才會一時情緒失控殺害邱婦,因此改判無期徒刑,最高法院同意此論點,最後判決無期徒刑定讞。

屍袋棄置2天後才被發現,警方獲報立即圍起封鎖線採證。(東森新聞提供)

值得一提的是,愛彌亞是台灣第一起因殺人被判無期徒刑的外籍女子,她的男友大衛則因曾被檢警懷疑是共犯,遭美國在台協會關切,回美後上吊身亡,為此案留下耐人尋味的謎團。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