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評】強勢美元以鄰為壑

文|鏡週刊    攝影|陳俊銘
強勢美元逼近沸騰點,成為所有國家共同的威脅,我們只能期待石油與原物料價格趕緊回跌,祈禱聯準會升息決策考慮全球經濟安定。

強勢的美元頂到「沸騰點」,上週日圓貶值到139.39,創下1998年7月亞洲金融風暴至今,24年來最低點;歐元對美元貶破1比1,最低價0.9953歐元兌1美元,也是2002年至今,20年來從未見過的匯率。廣為市場投資機構使用的美元指數(DXY)在上週來到109.29,也創下20年來的新高。

新台幣與人民幣因為有強大的外貿出超撐盤,貶值的壓力相對較輕,但是新興市場國家的貨幣已經全面「沸騰」,印尼盾兌美元跌破1萬5、越南盾2萬3、菲律賓披索57、印度盧比逼近80、南非鍰17,幾乎都貶值到數十年的最低點,而土耳其里拉與阿根廷披索,則早就無重力貶值到外太空去了。

強勢美元的原因很簡單、大家都知道了,美國聯準會快速調升美元利息,其他國家經濟疲弱,無力跟進升息,巨額資金奔向高利差的美元。這對經濟體質還算強健的日本與歐洲來說,是「資金外流」,但是原本就外債高築、體質脆弱的第三世界國家,卻是動搖國本、引爆全面危機的「資金外逃」。

新興國家資金外逃有多嚴重?根據長期追蹤「新興市場債券基金」的EPFR (Emerging Portfolio Fund Research)統計,今年上半年外逃的金額突破502億美元,占整體被追蹤基金資產的10%,損失的報酬率高達13.4%,這只是相對穩定、以機構投資人為主體的債券基金,新興市場股票基金的流出金額與虧損更為驚人,今年上半年外資累計賣超台股9424億元,光是台灣就慘遭提款320億美元。

全球正在瀕臨亞洲金融風暴後最嚴重的一次經濟危機,遍布亞洲、非洲、中南美洲的孱弱經濟體,因為油價暴漲、美元驟升、導致進口民生物資價格飛升、外貿巨額逆差、微薄的外匯存底瞬間乾涸、外債無力償還、國家財政瀕臨破產,經濟學教科書上的災難一次湧現,呈現星火燎原之勢。

斯里蘭卡是倒下的第一片骨牌,半年內貨幣貶值1倍多,通膨爆表、全國買不到汽油、國家財政破產、爆發群眾暴動,斯里蘭卡總統拉賈帕克薩(Gotabaya Rajapaksa)與他的家族牢牢掌控國家所有資源,部會首長都是他的親族,原本是永遠唯一的執政政權,卻在短短幾個月內徹底崩盤,他當然有向大金主中國求助,但是北京政府財政困難自顧不暇,只能任其倒塌。

強勢美元逼近沸騰點,成為所有國家共同的威脅,拜登與鮑威爾當然要顧美國的通膨與自身的政權,7月27日美國聯準會可能再升息3碼,我們只能期待石油與原物料價格趕緊回跌,祈禱聯準會升息決策考慮全球經濟安定,寄望在聯準會9月會議之前,全世界能夠獲得2個月的喘息窗口,以鄰為壑的美元升值,必須回頭了。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