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女冤獄悲歌1】爸爸勸「關完就算了」 熱血法官一句話讓她為自己討公道

文|顏凡裴    攝影|賴智揚
小淑(左)現在和男友(右)同住,牆上滿是沒有中獎的彩券。

真的太離譜!一名出身新竹縣偏遠山區的泰雅族女子小淑,雖有國小學歷,但幾乎不識字,18年前被人冒用身份,害她突然被警察逮捕,受限於學識能力,她不知如何為自己辯解,就這樣糊裡糊塗坐了5個月冤獄,直到真嫌被逮補,台中地方法院審理真嫌冒用小淑冒名所涉犯的偽造文書罪開庭,經過熱心法官建議,小淑才知道冤獄不是像她爸爸說的「關完就算了」她有權利為坐冤獄要求刑事補償金,才讓這起沉寂多年的冤案曝光。

前年2月間,真嫌小夢因又犯其他罪而被逮補,警方將小夢當年年少犯下的竊盜案,以及冒用小淑身分應訊的案件,一併移送台中地院少年法庭,法院為釐清真相,以證人身分傳喚小淑出庭應訊,法官詢問她:「明明沒有犯竊盜罪,為什麼被逮捕時沒有跟檢察官說?」小淑表示她當時被嚇到了,且害怕被爸爸罵,因此不敢通知家人,她也很困惑,但根本不敢開口為自己辯護。

台中地方法院(圖)少年庭法官建議小淑應為坐冤獄一事找救濟。

法官再問,害她被關5個月的簡易判決書,被告的出生月、日和她都不同,不會覺得奇怪嗎?小淑說,她被抓後有給警察看身分證,但警察都沒有說什麼,就直接把她送到台中女監執行。

被冒名的小淑當庭告訴法官,她不怪罪小夢,還說:「這件事過了就過了,沒有關係,關了就關了。」但法官的天職乃挖掘真相、守護正義,主動建議有原住民身分的小淑,可找地方政府的原民主管機關協助救濟,至於小夢則因行為時未滿14歲,不能以《刑法》追訴處罰,現在又超過21歲,也不適用《少年事件處理法》,因此裁定不付審理,最終全身而退。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