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勢女冤獄悲歌3】出包釀冤獄互踢皮球 其實檢警審6大關卡全失靈

文|顏凡裴    攝影|賴智揚
小淑是泰雅族原住民,僅有國小學歷,平日在工地打工。

真的太離譜!一名出身新竹縣偏遠山區的泰雅族女子小淑,雖有國小學歷,但幾乎不識字,18年前突然被警察逮捕。不善表達的她不知為何要被抓去坐牢,只告訴警察她沒有偷機車,不懂如何維護自己的權益,就這樣糊裡糊塗坐了5個月冤獄,直到日前冒用她身分的嫌犯因案被逮、按捺指紋,才讓這起沉寂多年的冤案曝光。

本刊調查,小淑被指控所涉犯的竊盜案件,從警詢筆錄到台中地院的簡易判決,所記載的被告年籍資料,除了名字和身分證字號和小淑相符外,生日的月、日部分一直是錯誤的,但整個偵查及審判環節,從警察訊問、檢察官偵查、法官審理、警察逮補、檢察官執行入監、監所接收等至少6個關卡,都沒有任何公務員發現異常,加上小淑表達能力較差,無法清楚替自己辯駁,最後導致冤案發生。

小淑在台中女監(圖)坐了5個月冤獄。

以正常執行流程而言,通緝犯被捕到案,會送回最初偵辦起訴的地檢署,由該地檢署執行檢察官進行人別訊問,確定一切無誤才會將人犯送進監獄服刑,但由於案件久遠,小淑當時執行過程的卷宗已銷毀,因此無法知悉過程是否有違失。

最高法院日前駁回劉淑萍的非常上訴。
小淑當年被橫山分局(圖)警察逮捕。(翻攝Google Maps)

綜觀全案,倘若小夢沒再犯案被逮,並坦承20年前冒用小淑身分,這起冤案恐石沉大海。如今案情已趨明朗,相關機關應重新檢視現有司法審理及執行入監等流程,能否更完善,審判體系更該為誤判勇於認錯,替蒙冤之人找出救濟管道,而非大玩法律遊戲,甚至互踢皮球,才能重獲人民信賴。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