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夜山》不以靈異為核心 他偏好探討人性有原因

【台式恐怖番外篇】

文|楊政勳    攝影|楊兆元
漫畫編劇食夢蟹(右)與漫畫家黃踹(左)合力創作驚悚懸疑作品《永夜山》,呈現人性恐怖。

漫畫編劇食夢蟹曾被媒體封為「左腦是恐怖驚悚、右腦是浪漫愛情」,擅長的題材相當多元,去年他與漫畫家黃踹合力創作驚悚懸疑漫畫《永夜山》,以靈異世界為背景,實則呈現人性恐怖,「我希望所有事情都能獲得答案,無法解釋的『靈異」頂多是包裝與賣點,人性的探討才是核心。」

《永夜山》描述7名登山客擅闖花東山區祕境,卻遭遇詭異暴風雪,被困在永遠的黑夜,7人埋藏祕密、各懷鬼胎,最終5人死亡、1人失蹤,唯一生還的1名會用錄音筆記錄生活的自閉症患者,警方只能靠這支錄音筆尋找線索,解開謎題。

「我以前看日本恐怖漫畫,無論是多麼離奇的故事,只要最後沒有給出解釋,就無法說服我。」食夢蟹表示,「我有一個偏執,就是希望所有的事情最後都能得到答案。」因此《永夜山》雖有靈異元素,但重心仍擺在人性黑暗面的探討,「我不是以純粹的恐怖故事角度在創作,而是從驚悚懸疑出發,驚悚是人性的驚悚,懸疑就是謎題。」

《永夜山》描述7名登山客埋藏祕密、各懷鬼胎。(蓋亞文化提供)

受家人耳濡目染影響,食夢蟹從小就喜歡看《X檔案》《CSI犯罪現場》等懸疑推理劇;進入青春期後則熱愛電玩,偏好法庭冒險遊戲《逆轉裁判》、推理解謎遊戲《槍彈辯駁》等,「這些作品雖然不是恐怖驚悚類,卻影響我後來寫懸疑故事時,會注重人性的勾心鬥角,以及如何水落石出的過程。」

漫畫家黃踹則認為,恐怖漫畫如果以日常為靈感,入門門檻其實不高,「不像職人漫畫要做很多田野調查,恐怖漫畫隨地都可以是故事場景。」但他指出,如何創作出好的恐怖漫畫又是另一回事,如果要像伊藤潤二般,有天馬行空的想法,同時讓人覺得有說服力、有趣,又是更高的功力檔次。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