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紅牌舞小姐淪無頭冤魂 一枚印章讓角頭俯首認罪

文|張芳榮    攝影|蘇立坤 翁睿坤    繪圖|于子薇、林媛婷
警方在萬華角頭楊金合的車後座發現死者印章,終於讓楊俯首認罪。

26年前,台北1名邱姓舞小姐離奇失蹤、存款遭盜領,警方根據銀行監視器鎖定提款車輛,循線逮捕楊姓角頭,楊起初否認犯案,直到警方在車內發現邱的印章,他才俯首認罪。楊供稱為錢殺人分屍,警方也在北宜公路一處山谷發現邱的身軀及雙腿,但一直未尋獲頭顱。靈異的是,運屍車被當成證物停在警局停車場,許多員警深夜都看過無頭女子哭喊:「還我頭!」令人不寒而慄。

1996年4月7日下午五點,花名「春子」的30歲邱姓紅牌舞小姐,打電話向台北市米高梅舞廳吳姓大班請假後,就失去音訊,連續好幾天都沒來上班,也沒與家人聯絡,親友追查發現,邱失蹤後,她銀行裡的40萬元存款遭人盜領,於是在4月21日向台北市警局大安分局報案。

三人盜領款 白車涉案

邱姓舞小姐慘遭分屍,頭顱至今仍未尋獲。(東森新聞提供)

當年負責偵辦此案的資深刑警告訴本刊,邱長得非常漂亮,且熱情大方、交際手腕佳、口才又好,深受男客喜歡,跟她有交情的男客非常多,這些人都很喜歡捧她的場,甚至花錢帶她出場。案發前2年,邱認識一名出手大方的萬華角頭楊金合,楊很喜歡邱,常常砸錢買邱全場,要邱只陪他一人。

邱一上班,就被楊帶出場,引起其他男客抗議,邱不願得罪其他人,便要楊別再常常買她全場,楊雖然答應,但要求邱當他的女朋友,邱不願意,為了與邱見面,楊還是照常買全場,對邱非常著迷。

警方接獲報案,前往舞廳訪查,確認邱請假後就沒人見過她,吳姓大班告訴警方,邱當天來電表示,因朋友來訪,所以要請假。由於邱已失蹤多日,且存款遭盜領,警方研判凶多吉少,懷疑下手的應該是熟人。

資深刑警回憶表示,邱失蹤後,銀行存款分4次被領走,每次都提領最高限額10萬元,除了第一次在4月8日凌晨,邱自己用提款卡領錢外,之後3日,陸續有3名不同的女子拿著邱的提款卡領錢,警方調閱了提款機監視畫面,發現其他3名女子領完錢後,都被一輛車牌號碼1079的白色進口轎車載走。

警方追查轎車車號,確認車主就是45歲、前科累累的萬華「咖吶幫」角頭楊金合,由於他是米高梅舞廳的常客,警方趁他再次前往消費時,埋伏逮人。資深刑警告訴本刊,案發後邱的家屬曾表示,已經過世的奶奶託夢要他們找車牌79的白色轎車,與楊的車牌號碼不謀而合。

萬華角頭楊金合供稱遭邱姓舞小姐甩巴掌,一時氣憤將她勒斃。

見印章認罪 不可置信

更加詭異的是,警方針對轎車拍照採證,事後整理底片時,隱約發現一名女子的頭像,警方找來邱的姊姊確認,邱姊一看驚呼就是妹妹!不過,楊到案後口風很緊,矢口否認殺害邱,辯稱已很久沒與邱聯繫,即使警方在他住處搜出邱的行動電話,他仍然裝傻到底,強調不知邱的下落。

為了突破僵局,警方仔細搜索楊的白色轎車,最後在車內找到邱的存摺,但楊仍不認罪,直到警方在車輛後座一個不顯眼的角落,找到邱的印章,楊才俯首認罪。資深刑警說,楊看到印章時很吃驚,還喃喃自語地說:「不是丟了嗎?怎麼還會在車上?」話說完,便將他殺害邱的過程告訴警方。

警方押解楊金合(中)前往北宜公路,仔細尋找被他丟棄的屍袋。(東森新聞提供)

楊供稱,4月7日下午,他要邱打電話向舞廳請假,之後開車載邱前往新北市烏來的小木屋過夜。一進屋,他就向邱討錢,並搶走邱的皮包,將她軟禁。4月8日凌晨,楊再度向邱索討一百多萬元,強調這是過去2年他投資在邱身上的錢,為此2人發生嚴重爭吵,隨後楊開車載邱回台北住處拿存摺、印章,並由邱提領10萬元給他,之後2人又重返小木屋。

肢解棄山谷 招魂尋屍

錢拿到了,為何還要殺人?楊告訴警方,因為賭六合彩輸錢,所以才藉故向邱討錢,沒想到回到小木屋後,竟被邱甩了一巴掌,他理智線全斷,才會一時衝動,用力勒住邱的脖子,將她殺害。

警方在溪中尋獲凶手用來分屍的菜刀,完成最後一塊破案拼圖。(警方提供)

楊並供稱,為了避免東窗事發,他開車回台北的住處拿塑膠袋,之後又買了菜刀回小木屋,將邱的屍體拖到小木屋前的溪邊肢解,分屍後將菜刀丟入溪中,準備棄屍。

楊告訴警方,他將邱的頭顱、身軀、雙腿分裝在3個塑膠袋內,之後開車返回台北,途中將裝有身軀、雙腿的屍袋,沿著北宜公路分批丟棄到山谷,回到台北松山路時,剛好看見一輛垃圾車,於是把裝有頭顱的屍袋丟進垃圾車,最後再將死者的衣物丟棄在歸綏街的垃圾堆中。為領光邱的錢,事後楊找了3名不知情的女性友人協助提款,沒想到居然被監視器拍下車號,成為破案關鍵。

邱姓舞小姐的屍體最後在北宜公路旁的山谷被發現。(東森新聞提供)

為了找尋屍體,警方將楊押解到北宜公路,但一直無法在楊指認的地點發現邱的屍塊,警方只好根據民間習俗,請邱的家屬邊燒紙錢、邊喊邱的名字,說也奇怪,不久之後警方就在山谷中尋獲2袋屍塊。

資深刑警指出,為了找到邱的頭顱,他們特別前往垃圾場搜索,但一直都沒有尋獲,不過,因楊坦承犯案,警方又找到部分屍塊,加上老天有眼,被楊丟到溪裡的凶刀也被警方發現,雖然已經生鏽,但上面仍驗出死者的血跡反應,確認就是肢解邱的凶刀,於是宣布破案,檢察官最後將楊依強盜殺人罪起訴,並向法院求處死刑。

死者家屬(左)前往北宜公路認屍,確認後放聲大哭。(東森新聞提供)

查扣載屍車 異象頻傳

資深刑警告訴本刊,楊的白色轎車因運送屍體,被檢察官及法官列為重要證物加以查扣,停放在大安分局停車場長達3年,直到全案三審定讞,轎車才被移走,恐怖的是,這3年大安分局靈異狀況頻傳。

台北市警局大安分局(圖)因偵辦無頭命案,靈異傳聞不斷。

資深刑警透露,曾有同事半夜到停車場開車,竟然看到一名無頭女子哭喊:「還我頭!」消息傳出後大家都不相信,認為是那個同事太敏感,不過,之後陸續傳出類似狀況,更離奇的是,後來又傳出連北宜公路棄屍路段,也有人看見無頭女子哭喊:「還我頭!」為了讓死者安息,警方不斷搜索,但至今都未尋獲邱的頭顱。

不少員警深夜在大安分局地下停車場看到無頭女哭喊:「還我頭!」(示意畫面)

針對這起無頭命案,法院審理後認定楊金合手段凶殘,沒有悔悟之心及教化可能,最後依強盜殺人罪將他判處死刑,不久即槍決伏法,為此樁凶案劃下句點。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即日起加入年費會員,月月抽Sony旗艦機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