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日常的甜美與苦澀 韓良憶新著《家常好日子》有如飲食生活圈的《我們的藍調時光》

文|林嘉琪    攝影|林嘉琪
生活飲食作家韓良憶新書《家常好日子》,以日常情節頌讚最好的日子,就在家常之間。

生活飲食作家韓良憶在新書《家常好日子》裡,講述的日常文字都帶有畫面立體感,幾個尋常故事輕扣人心,這些小故事印證「最好的日子,總是在家常裡。」她在自序裡寫道:「說到底,家常日子是自己在過,一個人的生活過得好不好,又有沒有好好地過,自己的身體和心靈其實都知道。而在新冠疫情已進入第3年的此刻,我更想說的是,恰因人生無常,更盼珍惜日常。」

要是一起吃飯的同桌友人裡有韓良憶,她總是步履輕快、神采奕奕地來到現場,飯局上談笑風生,若是吃到酒家菜,她便談起她小時候家住北投,跟家人去吃酒家菜的點滴。有她在,這一餐飯絕不無聊,全場總有許多小故事可下飯。

她上升星座在水瓶,對新事情充滿好奇心,發言快速率性等特質,反應在她在說話時的魅力,「不過我寫字時就回到太陽在雙魚座的樣子。」韓良憶的文字確實有像雙魚座,她連續幾年的著作主題圍繞在「日常」,記錄下走路、買菜、一日三餐以及與家人相處的點滴,對細節的記憶能力超好,情感面柔軟且善解,文字氣息明亮又愉悅。

美食生活作家韓良憶,著迷在市場裡翻找四季豐美。圖為她在最常採買的天母士東市場買菜畫面。
我在高鐵車程中,一口氣讀完節奏輕快的韓良憶新書《家常好日子》。

有一次我遇到韓良憶,我問她看了人氣韓劇《我們的藍調時光》了沒有,她說:「我知道裡頭面有一個故事講憨兒姐姐的事,那我沒辦法看。」她說完我即閃過她在新書《家常好日子》的〈週六的三明治套餐〉篇章裡,寫過一件跟二姊阿雯吃三明治的事情。

「大姊走了以後,二姊再也不肯到處嘗鮮,每一回都要求到同一家咖啡店吃三明治。……那一天,我有點累,不想看書,也沒興致滑手機,就邊吃邊靜靜地注視著二姊。二姊雙手捧著三明治,咬了一大口,眼睛半閉,咀嚼著, 神情非常專注又享受,也許是察覺到我的目光,她睜開眼睛,看著我,呵呵地笑了。

『阿雯,你在笑什麼?』

『高興啦。』

『高興什麼?』

『良憶愛阿雯。』 猝不及防,淚水自我的眼角滑下;看來癡傻的二姊,原來什麼都明白。」

韓良憶家族在過年期間必吃年菜「十香菜」,這是她的「韓家味」,她每年重現這道菜懷念家人們。
韓良憶近期創作的日常三部曲《家常好日子》《好吃不過家常菜》和《最好不過日常》等書籍,寫出尋常小日子裡的光亮。

另一篇〈吃沙拉的好日子〉,她講到二姊阿雯每個週末會從啓能中心回家過週末,韓良憶會準備她最喜歡的沙拉。有一回保育員在聯絡本上寫到二姊會夜咳,於是她就把平時準備的生菜沙拉換成適口的「溫沙拉」。

「我遞給二姊,一邊說:『阿雯,今天晚上吃沙拉喔。』她拾起餐匙,立刻吃了一大口。

『好不好吃?』

『好七,』她因為嘴裡還有食物,口齒更加不清,『沙拉呢?』…

哎呀,我明白了,對心智宛如若幼兒般單純的二姊而言,沙拉就該是涼的、生的,熱熱的溫沙拉就不是沙拉啊。

『沒關係,我們明天再去地下樓吃生菜沙拉,配烤麵包,好嗎?』

『好!』二姊笑逐顏開,吃沙拉的好日子又要來了!」

我收到《家常好日子》新書時,隨即把書放進隨身包包,打算連著幾天隨時拿出來翻讀,沒想到,隔天就在出差的高鐵車程中,著迷她提到磨製普羅旺斯青醬時,南法的那片藍天、豔陽,以及姊姊的身影;在煮法式蒜頭湯時,想起南法鄉村男孩與他那雙濕漉漉的眼睛;週六中午固定的三明治套餐,是與二姊相伴的小時光,還有過年全家動員準備的十香菜…,在那趟才一個多小時的車程裡,我一口氣就讀完全書。

她近年創作的日常三部曲《家常好日子》、《好吃不過家常菜》和《最好不過日常》等書籍,都寫下了尋常之樂和食指大動等日常時刻,文字鋪陳輕快,讀來舒心流暢,讓人深感甜美、苦澀都是人生歷程。

我記得在高鐵上一口氣讀完《家常好日子》的心情。我闔上書本,望向高鐵外的景象,讚揚日常的文字力量這麼強大,我晚睡卻早起趕車的疲憊不見了,好像充飽了電,準備好迎接會發生各種可能的一天。

韓良憶在《家常好日子》自序提到,自己想說的是,正因為人生無常,更盼珍惜日常。
韓良憶近來著作的主視覺以插畫購成,風格簡單溫暖,在圖片當道的飲食生活風格類的書籍裡,顯得清新。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