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台灣海賊王的寶藏傳說 《大出海秘寶》將掀起大航海時代腥風血雨

文|鏡文學
(鏡文學提供)

18世紀末到19世紀初,大海盜蔡牽稱霸台灣海峽,在淡水建立政權,年號光明,號「鎮海威武王」,被稱為「海皇帝」「大出海」,海峽兩岸豪族莫敢不服,成為清朝最棘手海患!

嘉慶14年,蔡牽兵敗台州,自炸座船沉海而亡,留下寶藏傳說,200年來引得無數寶藏獵人追尋——

尋寶名門鎮獅會出身的夏壬午在越南遭人暗算,臨死前將蔡牽寶藏的祕密告知惡名昭彰的寶藏獵人鍾離,其條件是守護弟弟夏明繁。

鍾離卻發現夏壬午的死牽涉了許多龐大的勢力,黑白兩道、甚至撣邦軍都加入這場角逐,蔡牽寶藏猶如一顆核彈,將引爆整個東亞。

西沙群島,三止點。

已經過去半個小時,在冬季的西沙群島潛入海象最亂的海下水蝕洞,即使是最大膽、訓練有素的潛水夫也不敢輕易嘗試。

穿著潛水服的手臂抓住礁岸爬上來,隨著一具高大的身影從海裡慢慢浮現。

鍾離脫掉潛水頭盔,臉不紅氣不喘,彷彿方才是在一處風和日麗的花園走馬看花一圈。留著7分頭,滿臉鬍渣,身高185公分,體型健壯,相貌俊朗,眉毛細疏而整齊,像是用眉筆一筆筆點上去般精緻,目光炯炯有神,彷彿兩把永不熄滅的火炬。

他走進浪中,海水一下淹至胸膛,他如船錨般立定,雙手往下一掏,抓起一根麻繩,像在跟大海拔河似的慢慢後退,麻繩另一頭綁著一個沉重的大銅箱。

鍾離將銅箱拉到岸上,破壞早已腐朽的鎖頭,箱子裡裝滿珍貴的元代青花瓷,在海底沉睡800年之久,依舊完好無損,這些花瓶任一個都能賣到令人咋舌的價錢。

至秦漢開始,南海便出現海上絲路的雛形,西沙群島便是重要轉運站,這麼大塊的肥肉自然引人垂涎,因而海盜猖獗。三止點便是最惡名昭彰的海盜聚集之地,以「天地眾神止步、朝廷官府止步、平民百姓止步」聞名。

即使到了今日,三止點也是閒人勿近的法外之地。

鍾離脫下裝備,露出精實的上半身,他的皮膚如同一張網子,布滿大大小小無數傷疤,兩邊皆刺著從胸口連滿整條手臂的曼陀羅刺青,如無數幾何圖形拼湊成的精美圓形鱗片。他將裝備扔到幾具新鮮的屍體上,他們是橫貫附近海域的海盜,前陣子綁架了5個在宿霧島度假的荷蘭人,並要求一人10萬美元的贖金。在綁匪的屍體旁,還有3具被折磨得支離破碎的男性屍體,以及兩名衣不蔽體,被割斷手腳筋的年輕紅髮女人。

經過幾天細菌感染,被切斷的地方已經化膿生疽,就算得救也免不了截肢的命運,一生只能像那堆青花瓷花瓶。

(鏡文學提供)

那兩雙哀憐渴求的眼睛引不起鍾離的同情,在他看來,若當初她們肯鼓起勇氣反抗,就算死也好過現在這種慘樣。種因得果,天理循環,一切無法怨誰。至於殺了那些海盜跟正義無關,只不過順手清理工作遇到的障礙。

女人抱著最後的希望,希望鍾離能拯救她們,鍾離緩緩走過去,從褲袋抽出一把ATAK戰術軍刀,兩刀抹在脖子上,結束兩人悲慘的命運。

既然得救也不過是變成會呼吸的花瓶,早點投胎是最好的結果。若下輩子又不幸為人,最好可以更有勇氣面對這個殘酷的世界。

也許會有人譴責他違背人道主義,但他是鍾離,一個被公認不配當人的混帳。

在他眼裡這一切不過是弱肉強食,他並不是殺人魔,不會因為人割喉後放血的樣子感到興奮,這景象對鍾離而言跟看一頭牛、一隻雞被宰殺沒有兩樣。人的本質是動物,無論文明如何發達,人始終逃不出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無須憐憫,也不必哀悼。他殺死那些海盜時心裡亦無波瀾,只不過是循規蹈矩,剪除任何擋在他面前的阻礙。

除了浪濤聲,世界安靜下來。

鍾離5小時後必須趕到雅加達跟雇主交易,為了這批元代花瓶,已經葬身兩組人馬,雇主只好找來索價極高的鍾離。

此時一輛水上摩托車的引擎聲吸引了鍾離的注意,來者是個皮膚光亮的削瘦中年男性,黃髮藍眼,斜揹著綠色的郵差包,他不疾不徐來到鍾離面前,以平穩的聲調說:「有你的信。」

「哦?」鍾離擦乾軍刀上的血痕,收回褲袋。

那人打開郵差包,找出一封封蠟的信,像是沒看見一地屍體。

「一共150萬。」

送信者乃鐵鴿使,隸屬於郵寄組織「惡離合門」,沒人知道這個組織何時出現,只知他們收信後會將信件放入特製的信封封存,這種信封水不浸火不燒,也無法撕爛,無論收信人在哪,鐵鴿使都會按時送達,若不幸被逮住也會瞬間銷毀信件服毒自盡。當鐵鴿使出現便會進行估價,不得拒絕,拒絕後下次價格會翻倍,連續拒絕兩次將會被「惡離合門」列入黑名單,永不接受委託。若試圖殺害鐵鴿使,「惡離合門」會永久追殺該人。

送信報酬定好後,寄件人和收信人各付一半,若收信人不給錢,信回原處,拒絕收信兩次同樣會進入黑名單。

「自己去拿錢吧。」鍾離指著綁匪的屍體。

鐵鴿使打開屍體旁的黑色行李袋,取出5萬美金。

「全拿走也無所謂。」

「誠信是我們的服務宗旨。」鐵鴿使將信交給鍾離,「祝你平安。」

送完信,鐵鴿使駕著水上摩托車離去。

肯定是新的工作。

按經驗,會動用鐵鴿使的通常都是極機密的高報酬工作,弄得不好就會引來跨國通緝。但鍾離被指控的罪名累加下來夠被判個幾千年,多一條少一條都無所謂。

鍾離:

  長話短說,我在越南清化省一名華商手中拿到蔡牽藏寶圖,現在我遇到一些事無法脫身,地圖已寄到我弟弟老家,一定帶他回去拿圖,事成後所有寶藏歸你。

                                                    夏壬午

鍾離讀完信深深吸了口氣。居然是那個滿嘴仁義道德的夏壬午。若被那傢伙看見方才的事,肯定又要數落很久很久——不對,那傢伙一定會在他動手前就想盡辦法救人。

驚訝完夏壬午的名字,鍾離才把目光移到蔡牽藏寶圖上。

說起蔡牽,他是活躍於200年前的大海賊,率領龐大的艦隊稱霸台灣海峽,自封鎮海威武王,建年號光明,有與大清分庭抗禮之勢。遽聞他搜括來的金銀積如小山,並藏在馬祖沿岸,只留下「芹囝芹連連,七缸八缽九排連;大水密賣著,小水密鼎墘;誰人得的去,快活千萬年 」的順口溜,傳聞其所遺留寶物價值連城,有些富可敵國的大富豪也在積極尋找,許多人翻遍馬祖沿岸,卻沒有任何發現。

鍾離與傳說中的蔡牽寶藏也有些淵源,5年前曾有一個富商拿來一張蔡牽藏寶圖,高價讓他尋找寶藏下落,但北竿每個暗流他都潛入過,皆一無所獲。鍾離向來出手必得,他只能判斷那張寶圖是假貨,甚至忖蔡牽敗亡後,手下爭相挖出財寶都來不及了,哪還能留下東西。或許蔡牽寶藏只是後人自娛的民間傳說。

寄件人要是其他人,鍾離定會先保留7分疑問,但夏壬午絕不可能說謊。讓鍾離驚嘆並非蔡牽藏寶圖真的存在於世,而是夏壬午居然告知他這麼重要的訊息。

要知道夏壬午乃鎮獅會匠人,名門正派出身。鎮獅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鄭成功來台,當時被譽為鄭氏諸葛的陳永華一抵達台灣,便安撫當地平埔族,著手挖掘地道為未來可能發生的游擊戰做準備。陳永華死後3年,鄭克塽降清,陳氏後人悉數內渡,唯養子陳逢留台。

陳逢藉由陳永華挖地道留下的地圖,挖取古墓裡的陪葬品充作軍資,資助蔡機功 起兵,蔡機功兵敗被殺後,陳逢則因挖先人墓得罪當地大戶被告發,陳逢之子陳紀遠 逃南洋,之後回台以劍獅匠身分為掩護,建立獅匠工會,號為鎮獅會,建立嚴格規範。領頭者稱為大匠,其成員稱為匠人,匠人入會時,只留姓而拋棄名字,天干在中,地支做尾,稱為匠名。

咸豐年間,陳家大匠開設逢記商行 ,以文物買賣、經營洋貨聞名,暗地仍以鎮獅會為號,為反清復明做準備。日治後,逢記商行轉為逢紀投資公司,時至今日,鎮獅會除了持續探寶活動,並大力資助考古行動與慈善事業,也替離開故土多年的原住民尋找先人墓,在商界與政界頗具聲譽。

相較下鍾離只是追求報酬的寶藏獵人,為了奪寶經常破壞古蹟,在夏壬午眼中就是個不入流的賊寇。儘管如此,兩人還是因為種種原因有了交集,但就算今天鍾離拿槍抵著夏壬午腦袋逼問寶圖下落,夏壬午絕對會選擇咬舌自盡。

鍾離忖夏壬午是否遇到無法上報給鎮獅會的大麻煩,不然也不會讓鐵鴿使送來一塊大肥肉。又或者是陷阱?畢竟他多次妨礙鎮獅會工作,早被視為眼中釘——但這一點必須建立在夏壬午出賣他的情況,然而夏壬午再瞧不起鍾離,也不可能當小人。

鍾離取走行李袋裡剩餘的美金,闔上銅箱,綁在他的水上摩托車後座。

從一看見信時鍾離就打定主意,蔡牽寶藏可是許多人引頸期盼,價值難以估算,所以不管夏壬午是何居心,這些東西他要定了。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