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頭下的家人番外篇】用破英文講自己的故事逼人淚崩 《神人之家》打動老外投資方

文|祁玲
盧盈良(左)以影像記錄家人, 自己躲在攝影機後面凝視一切,右為他的哥哥盧盈志。(傳影互動提供)

「我原本只想好好把片子做完,沒想過有一天能在院線上映。」紀錄片導演盧盈良籌拍《神人之家》前期,常讓聽了故事的人淚腺潰堤,順利找到投資者和發行商。

影片描述離家20年的他回到偏遠家鄉,發現當年迫使他逃家的人事物均一成不變。他讓自己躲在攝影機後面凝視一切,日復一日記錄著這次重逢,也逐漸意識到他的逃避是這個家難以癒合的傷口。

監製陳璽文透露,他們參加金馬創投會議時,便討論要如何提案、講述這個故事。當時常見的情況是,不論外國或台灣的投資者,導演才講5分鐘,對方就開始哭,包括發行商傳影互動的工作人員,以及法國製片公司 Films de Force Majeure的監製Jean-Laurent Csinidis;後者當下深受感動,除了家庭故事,也提及對信仰題材有興趣。

參加創投會議前,陳璽文跟導演盧盈良說:「雖然你自認英文不好,但我建議你用破爛英文講自己的故事,會比你用中文、我再替你翻譯來說好很多。」果然法國監製後來透露,盧盈良陳述故事的時候,他馬上感受到一些能量,也大致能想像出這部電影的樣貌,便認定這是他想做的影片。

剪輯期間,當盧盈良和剪接師黃懿齡的想法很糾結時,他們會丟些素材給兩位監製看。盧盈良說:「法國監製有次看了剪接版本,寫了很多筆記,還附了一張圖,貼了便條紙,分場出來,試著重新調整。我看了之後覺得上輩子應該有燒好香吧,怎麼會碰到那麼好的人。我一路上遇到很多貴人;璽文也出很多意見,因此覺得自己是個很幸福的傢伙。」

談到首次聽盧盈良講述故事的感受時,陳璽文透露,當時盧盈良給他看了一些畫面,由於他來台灣十幾年,因此從中感受到,盧盈良離家後,雖然日常生活裡不會想起,每隔一段時間回到家,才發現父母變老了,與父母的關係也變得不同了,「這點比較碰觸到我的內在。」

《神人之家》不僅獲本屆台北電影獎百萬首獎、最佳紀錄片、最佳剪輯(黃懿齡)和觀眾票選獎,也入圍今年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和最佳剪輯,該片於11/25上映。

《神人之家》入圍本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和最佳剪輯,導演盧盈良(前排左二)、剪輯黃懿齡(前排左一)、監製陳璽文(後排右起)和製片古佳蓁等走紅毯。 (翻攝自飛望影像臉書)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