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一家三口焚屍懸案!五件輔案拼湊真相 天地無限推理新作《惡念的燃點》上市

文|鏡文學
(鏡文學提供)

中正路上某棟透天厝,於八月六日深夜十一時許,突然竄出大量濃煙。調查發現,起火點位於浴室裡的汪姓男子,他的屍身上堆放大量鋁熱劑,超高溫使屍體嚴重炭化,汪男的妻子女兒陳屍在主臥室。透天厝門窗並無任何破壞跡象,部分客廳與主臥室牆面以紅漆繪製了大量的宗教符號,現場並留有「紫陽萬靈聖道會」的令旗與經文。警方研判可能與宗教儀式有關……

李劍翔因一次失去多名袍澤的任務患上 PTSD,開始產生無預警昏睡的症狀;警界菜鳥楊穎露正義感十足,卻忍受不了警界陋習打算辭職。職涯不順的兩人同時被徵召到祕密單位,與一位代號「天南星」的電腦駭客進行以AI 大數據分析破案關鍵,甚至希望在未來預防犯罪的「神略計畫」。

小組偵辦的首宗案件是數年前發生在豐原的一家三口焚屍案,「神略」歸納出了可能與焚屍案關聯的五個「輔案」,李劍翔與楊穎露在半信半疑中著手偵辦這幾起看似風馬牛不相干的案件,卻引來神祕人物追殺……

「神略計劃」系統資料來源保密、案件關聯原因保密……只有找到每個案件的相關人士才能釐清。弔詭的是,主案的承辦員警紛紛升官了……

(鏡文學提供)

流經臺灣中部的大里溪,有條支流名為「旱溪」,流域分布於大臺中的東半部。顧名思義,這條溪流的水量並不穩定,在雨季時往往激流洶湧,旱季時僅餘涓涓細流。

市政府在旱溪沿岸開闢了全長十五公里的自行車道。伴著潺潺水流、茂盛植被與蟲鳴鳥叫,儼然是這座城市中最為四季分明的地段。旱溪車道沿途每隔二十公尺就設一盞黃色路燈,因此即使在入夜後,仍有零星的民眾在此騎車、慢跑,藉以補足每日的運動量。

只是今晚有點不一樣。他們看到離入口約半公里處,有個穿著黑色運動服的男子,以詭異的跪趴姿勢栽倒在路燈下的水泥護欄旁。不少人擔心對方是否發生意外或身體不適,經過後都陸續停下腳步想施以援手。

眾人圍成一圈議論紛紛,但當有人拿起手機準備撥打一一九時,卻聽到那男子發出的如雷鼾聲,於是又搖頭作罷。「喝醉了吧」、「跑到脫力」、「中場休息」……眾人相視一笑,各自散去,繼續中斷的運動行程。

而那男子又再熟睡十多分鐘後,綁在左上臂的綠色手機臂套裡,忽地傳出一陣尖銳急促的嗶嗶聲,迴盪在空曠黑夜裡,顯得格外刺耳。

這串近似鬧鐘的手機鈴聲也確實發揮作用。男子的頭都還沒抬起,意識仍模糊著,但右手已循著聲源摸索,好不容易扯開臂套掏出手機,隨即本能地按下接聽鍵。他還沒來得及出聲,聽筒彼端已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責罵:

「喂,媽的李劍翔啊,我離開辦公室前還特別給你千交代、萬叮嚀的,那個防彈背心的請領公文要追啊。隊長用完印後你得給我拿回來,現在到底是去哪兒了?啊,都來多久了你還在搞這種飛機?」

「……是,組長……我……是這樣的……。」從深眠中被突然喚醒,李劍翔的腦袋還處於一片混沌,支支吾吾地不知從何答起。

「這樣那樣個什麼啊,媽的還在睡啊,是不是過太爽,請調來行政組當米蟲的?每個組員都像你這副德行,我還敢去外頭開會啊?到底能不能讓我省點心,看看自己的表現……。」

李劍翔在這端「嗯嗯呀呀」個半天,誰知彼端仍沒想放過他的意思,自顧咆哮個沒完。忽然間,他胸中一股熱血湧動、蠻勁陡生,把手機拿離耳邊,俐落地爬起身,然後將手機高舉過頂,使勁拋向旱溪河道。那一連串不堪入耳的辱罵聲,隨著夜空中的一道拋物線,漸行漸遠……

半秒後,隨著溪底石頭處傳來「啪啦」一聲,世界忽然清靜了,「爽啦!」李劍翔朝夜空大吼道。

反正他已經趁追公文時跟大隊長口頭請辭過了,對方也照慣例慰留一番,想來外出開會的臭嘴組長,此刻還沒聽聞風聲吧。去他的!明天一到班就打辭呈上簽,省得再聽這些垃圾話。

假如不是身為刑警不能知法犯法,不然他離職前還真想朝那組長的下巴來一拳。還有,他也早就想換支新手機了,就趁這時候給自己一個正當理由,花起錢來才不心痛。

李劍翔穩了穩心神,深吸一口冰涼空氣,腦袋還是格外沉重。他看了一下錶,打從出家門來已經過了三十五分鐘。身上的汗水已經乾透,但小腿有些痠疼,他無法判斷自己到底是剛過來沒多久、還是已經跑完了一圈?他搖了搖頭,決定朝前方再跑一段。

這是他第七次毫無防備地睡倒在戶外。

都得怪半年多前那場該死的槍戰。除了猝不及防地帶走了二名弟兄、另有四人輕重傷外,身為帶隊官的他也在右大腿上挨了一發五點五六毫米機槍彈。他私心慶幸那顆子彈直接穿透肌肉,沒打斷腿骨,治療二個多禮拜後就能下床走路。

但直到一個多月後,他陸續在表揚典禮、專案會議與外出查訪等場合時,突然陷入沉睡不省人事,就算把左大腿給擰到處處瘀青也驅不走睡魔,他這才驚覺事情大條了。

對站在打擊犯罪前線的刑警來說,這種狀況簡直比斷了一條腿還糟糕!他上網去查閱大量資料,也私下看過他向來抗拒的身心科與心理師,目前判定他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幾個典型症狀,但這些專家們表示從沒聽聞過會引發猝睡症的案例。

李劍翔也找過長輩打聽,自己的家族應該是沒有猝睡症病史。雖然還無法確定這到底跟PTSD有無關係,但他完全不敢讓同僚知道。甚至當大隊長詢問他是否願意從偵二隊暫時調往後勤行政組支援時,他只假意矜持半天便同意了。他真的不敢想像在開車跟監甚至破門捉人時,自己當場睡倒在地的慘烈糗樣。

他一直祈禱這突如其來的症狀,也能夠在過陣子後突然而去。但就這麼提心吊膽地過上一個月、三個月到現在都大半年了,這怪病仍始終與他同在,只是他也慢慢適應了。

如果他前一晚失眠或熬夜,那隔天下午就有九成的機率會發作。偏偏這猝睡症的另一個贈品就是失眠,彷彿白天猝睡效率特別好似地,搞得他晚上翻來覆去無法成眠,眼睜睜看著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惡性循環。

為此,他不得不逼著自己在下班後,仍拖著疲累身軀,沿著旱溪車道狠狠跑上一圈,直到渾身乏力為止。這樣至少能換得一夜好眠,降低隔天發作的機率。說來好笑,要不是因為調到行政組,而不必像在偵二時輪花花班輪到天昏地暗,哪有可能會有這種規律運動的餘裕呢?

今天是第一次睡倒在這旱溪車道上,還好似乎沒什麼人發現他的糗樣?李劍翔暗自慶幸著。他繼續往前跑了一公里多,直到右大腿的舊槍傷發痠作疼,他才轉頭往回家的方向跑。

他一路跑到自家巷口外的檳榔攤,買了一瓶結冰水,然後放緩腳步走到公寓樓下,從自己的摩托車置物箱內拿起一條毛巾擦汗,爬著樓梯到三樓租屋處。儘管廊道裡的燈光昏暗,但當他一踏足三樓地面、本能地掃視周遭環境,立即發現異樣。

住處大門前的地板上,多出了一個小尺寸的電商購物紙箱。

他很確定自己出門前沒有這玩意兒,不然肯定給門板推往一邊去了。此外,他最近沒在這間電商買東西,而且都快凌晨時分了,哪個快遞膽敢打擾客戶送貨上門?真要這麼勤勞的話,他居然還不等客戶完成簽收,就直接把包裹扔門口?

出於職業本能,李劍翔的腦海中閃過至少十種「這包裹很可疑」的理由。他想打開手機補光燈來看個究竟,但當他伸向臂套卻摸了個空,這才赫然想起自己的手機已經長眠旱溪溪底了。

就在此時,包裹裡傳來了鈴聲。是尖銳刺耳的嗶嗶聲,其實也是李劍翔為自己手機特意設置的鬧鐘用鈴聲。據說人類耳朵對這類高頻率的單調嗶音很敏感,能更有效率地喚起深眠中的使用者。這樣他要是又無預警地陷入猝睡後,還有機會給吵醒過來。

只是,為什麼在這個可疑的包裹裡,會傳來自己再熟悉不過的鈴聲呢?李劍翔雙眉緊鎖,蹲下來定定盯視著眼前的包裹。

面臨重大中年危機的資深刑警與神略的相逢,從一支陌生手機開始了。

《惡念的燃點》實體書正式出版,相關資訊>>> https://bit.ly/3XtEx4y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