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推書】曾被母帶去同志療程…同志教師征服自我 彩虹親情長篇《我生了我媽媽》

文|鏡文學
(鏡文學提供)

不肯承認同志身分的補教老師「吳宗澤」,有著一位全心奉獻給家庭與宗教的母親。

被母親發現祕密之後,他背負著愧疚感,去參加中國某機構治療同志的療程,並與「後同」的女性友人交往。

被挑選為儲備上師的母親,以為兒子已「改過自新」,正感到雙重欣慰之際,宗澤卻遇見了他的補習班學生「飛凡」.......

(鏡文學提供)

天橋迎來一群下班人群,他們魚貫的踏上階梯,從遠處望去像極了生產線上的商品。這時宗澤從人群中衝出來,像閃避障礙物的百米跑者,他不顧響著的手機,直往斜對角的飯店衝去。

結果一不小心他踩到一個紙盒,裡面的零錢瞬間飛灑出來,一旁躺著的流浪漢迅速起身,發出一聲哀號引來眾人的側目。

有一個台語「目色」,從小宗澤常被長輩稱讚很會看他人的目色,只要他人的情緒有什麼樣的波動,宗澤便很快能夠察覺到,並且適時做調整,以免讓別人覺得不舒服。

不過就在宗澤撿起一枚角落的十元硬幣交還給流浪漢時,流浪漢發出了「嘖」的一聲,宗澤禮貌的向對方點頭致歉,心裡卻很不是滋味。

這時手機再次響起,宗澤接起電話。

宗澤:「我快到了!」

話筒中傳來一個女人的咆哮聲,宗澤迅速將手機掛上,他不顧還有許多零錢未撿完,索性從口袋掏出一張百元鈔塞給對方,流浪漢坐在原地表情不悅的臭幹醮了宗澤幾句。

站在飯店門口的湘凝身穿一襲高雅的白色洋裝,她眉頭深鎖不斷拿起手機看來看,好像時間多跑一秒鐘腦神經就會壞死一條,直到宗澤出現在她的視線中面部表情才稍稍鬆懈下來。

宗澤狂奔到湘凝面前見母親垮著一張臉,等待著宗澤嘴裡說出。

「對...對不起。」宗澤氣喘吁吁的吐出這三個字。

湘凝一句話都不說轉身走進飯店,宗澤也識相的一句話都沒說跟了進去。正當兩人要搭電梯時,湘凝見到宗澤身穿的牛仔褲上竟然有一個破洞,她宛如心死般的閉上雙眼,深吸了一口氣。

——————————————————————————————————

宗澤在試衣間裡,勾子上掛著四件版型、顏色都差不了太多的牛仔褲,站在外頭的湘凝講著電話。

「對啊,澤澤今天補習班加班,剛剛打來說還要十分鐘才能到,你們跟爸媽先吃,不...不用留給我們沒關係,我們過去看有什麼菜再吃就可以。」

這時試衣間外傳來湘凝的催促聲。

「你快一點,全家都在等你。」

「又不是我的問題,誰規定參加生日不能穿破褲子。」宗澤在試衣間裡扯著牛仔褲發洩怨氣。

「我平時根本不會管你穿什麼,但今天全家都在,重點是爺爺奶奶感覺怎麼樣,不是你感覺怎麼樣。你穿這件褲子出席只會讓一些親戚覺得我們家的小孩很可憐...」

這時宗澤穿著一件帶著水痕圖案的牛仔褲走出來,湘凝依然皺著眉頭,望向一旁假人模特兒穿著的那件直筒無花樣的牛仔褲,宗澤馬上意識湘凝打算做什麼。

宗澤所幸直接把褲子上的標籤牌給扯下,直接對櫃檯小姐說:「我直接穿著這件離開。」

「要不是今天趕時間,我一定跟你耗到底。」湘凝搖了搖頭掏出錢包將信用卡交給櫃台小姐。

「動作快點,全家都在等你。」宗澤模仿著湘凝的語氣。

「相不相信我等下飛踢你。」

湘凝嘴角露出了笑意,專櫃小姐隨著將發票給湘凝時說了句。

「你們母子倆感情真好。」

「沒人想跟他好。」

宗澤在一旁發出幼稚的竊笑聲,湘凝也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這就是這對母子間的小遊戲。

宗澤跟湘凝來到飯店餐廳的主廳包廂,一張二十人的大桌氣派的擺在中間,一整面的落地窗可以看見台北市的夜景,而爺爺身後掛著一個霓虹燈製成的「壽」字,由於爺爺已經不能自主吃飯,一旁的傭人像是哄小孩般的餵食給他。

宗澤一共有四個姑姑,由於他是長孫,同時也是吳家三代單純的男性獨苗,他儼然是吳家的焦點明星。服務生端了一碗魚翅羹到宗澤面前,大姑略酸的說這是奶奶特地幫宗澤點的,其他外孫都沒有的吃。

奶奶要大姑不要亂講話,急忙解釋是為了讓他喝到熱湯,畢竟因遲到錯過了許多道菜。宗澤很有禮貌的向奶奶道謝,他早就習慣在大人面前裝一副陽光大男孩的模樣,清楚賣乖才能吃到更多甜頭。加上宗澤熟知每個親戚的個性,知道如何應對得宜,偶爾談話中會帶著些諷刺的小幽默,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爺爺再一次提起小時候是怎麼把宗澤帶回家的故事,用那口齒不清的表達能力,不斷的跟大家宣誓,宗澤是自己當時從婦幼醫院抱回來的,那時候還小小的,由於爺爺是外省老兵,至今宗澤依然聽不太明白整句話的內容,只是他很清楚能看見爺爺講到自己的時候,眼神中都散發著光芒。

一旁的三姑丈聽完,延續爺爺的話尾稱讚宗澤從小就很乖,湘凝客氣地舉起茶杯敬了三姑丈,認為他過獎了。二姑則順勢誇獎了湘凝,認為宗澤能有這樣的母親真的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自己根本無法像湘凝一樣為孩子付出那麼多,湘凝不斷的搖著頭,但嘴角的笑意早已滿了出來。

很多人到了宗澤這年紀,都會很排斥被說乖或孝順,好似這是對成年人的羞辱;但對宗澤來說,他非常享受這樣的誇獎,「乖」這個字像是獲得全家人的認證,而這種認證給了他安全感。

他看著坐在傭人身旁五十多歲的小姑姑總是帶著一抹溫柔的笑容,實在很難想像她過去曾經逃家、偷爺爺錢去養男人,甚至到了酒店裡當過小姐。宗澤心裡想著:「年輕時就算再叛逆,最終依然會明白家人才是唯一的歸宿。」也許小姑姑早些懂得這些道理,就不會經歷婚姻的失敗跟多年的家庭失和,導致現在也不受全家人待見。

宗澤回神過來三姑正在跟湘凝請教關於怎麼幫孩子擠到資優班的辦法,因為三姑的女兒即將升上國中,希望接下來能夠幫孩子爭取一進入好的班級。湘凝像是老師一樣,條理分明的告訴四姑當時是怎麼把宗澤爭取進到中正區的一流學校,宗澤聽著湘凝述說的過程,他下意識抓著自己的褲子。

這是一段湘凝講都講不膩的故事,就好像考上一流大學回學校分享讀書技巧的學長姐,也像一個曾征戰沙場並取得榮耀的老兵,而自己就是母親的功勳章。

《我生了我媽媽》於鏡文學刊登,繼續閱讀>>> https://bit.ly/3GHcg4n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