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火牆內的證言3】聯繫台媒要打暗號 新疆人用表情符號「茶、手、雞」自保

文|陳虹瑾 曾芷筠 陳昌遠 王志元 尹俞歡
11月27日晚間,北京亮馬河周圍出現數千悼念新疆大火死難者的市民,隨後高舉白紙、沿路遊行喊出「不要核酸要自由」等口號。(達志影像)

上海李小姐(化名)的微信帳號也炸了。只不過,她是永久不能使用帳號。中共二十大前夕,她在微信群中轉發了一張彭載舟於北京四通橋懸掛抗爭標語的照片,10分鐘後立刻收到系統「限制使用24小時」通知,她心想還好,將暱稱改成「號炸了」,幾小時後收到「永久限制」通知。

她不死心,用另個帳號搜尋微信上「解封」關鍵字,卻觸發關鍵詞「涉及黑灰產(中國用語,泛指電信詐騙、駭客等網路犯罪行為)」,又被封號。想解封,需找朋友用銀行帳戶作為擔保。

微信帳號被秒刪 無差別查手機在蔓延

「我超無語。」連2個帳號被秒刪,李小姐不放棄表達。11月26日,她因新疆大火失眠,想做點什麼,去獨立書店買了禁書《可能性的藝術:比較政治學三十講》和《民主的細節》,又去花店買花。她心情不好,和朋友去夜店蹦迪(跳Disco)洩憤。凌晨2點,看到網上烏魯木齊中路的消息,夜店附近一陣騷動,「突然有人很大聲說:『習近平死了嗎?』有人附和:『死了死了!』」李小姐觀察,大家都處於想發洩狀態,「大家都被封得神智不清,大家都很討厭他呀!」「他」指的是誰?李小姐馬上壓低聲音,說得含糊,卻足夠讓我們聽清楚:「習近平。就是那個人。」

她也去了上海烏魯木齊中路。這是她第一次親歷大型示威現場,當場哭了,她想起一名新疆維族朋友,父母因發燒被關在家中超過3個月,好不容易買到退燒藥,門就被封,差點拿不到藥。這幾日上海警察開始在地鐵門口,一一查手機,新疆朋友回她:「我們從2017年就開始路上隨便查手機。」查手機3字,新疆朋友分別以3個emoji表情符號傳來:「茶」「手」「雞」。

 

警察趕人像趕羊 連站立的權利都沒有

11月27日凌晨2點,上海女生小金(化名)步行抵達烏魯木齊中路與安福路交叉口,被眼前景象震撼:電線桿貼著「悼念烏魯木齊死者」白紙,周圍有蠟燭與鮮花,數百人聚集「散步」,有的舉白紙,有的喊口號、唱國歌,10個警察上前包圍2、3個舉白紙的人,圍觀群眾大喊:「放手!」

她忽然不害怕了。「疫情3年,大家都很壓抑、憤怒、悲傷,但在我們的教育裡,不會有抗議的想法。看到這些人會覺得,人起碼有正常的思考和感情。」小金第一次見到這麼大型的「圍觀」和「散步」,她發現,警察也沒經驗,顯得不知所措。

推特上流傳工人將烏魯木齊中路的路牌拆下,以避免人群聚集。(翻攝推特)

27日晚上,小金又回到烏魯木齊中路「散步」,她感到氛圍比前晚更靜默、肅殺。「大家只是默默站在那裡,沒人舉白紙,口號也不喊了。我站路口,警察不希望我站在那裡,要我們走。旁邊一個女生更大膽,她問警察:『這是人行道,為什麼不可以站在這裡?』警察回應:『妳走不走?不走就去車上陪他們。』」警察指的是抓人用的大巴士。小金感覺,再不走真的會被抓,推著隔壁女生,一起過馬路。

她從一個路口走到下個路口,走了幾小時,「活動非常沒有組織,現場也沒人組織,很多人真的只是好奇路過,所有人不是站就是走,又不願意離開,但光是站立,都不被允許。」當晚,她目睹警察陸續抓了3大巴士的人,「有女生被抓,崩潰尖叫,她可能非常害怕絕望。」

她目睹警察清場。「我們頭也不回往前走,警察跟在人群身後,就像趕羊一樣,大喊:『走起來走起來。』很多人跑起來,我聽到一個女孩發出淒厲的叫聲,真的撕心裂肺,轉頭看了一眼,看到亮光,我推測她在拍照,走得沒那麼快。警察馬上把她抓了。」

清場過後,小金再度騎著腳踏車回到烏魯木齊中路,發現路口已被圍得嚴實,周圍都是警察,但凡有人拍照、多停留看幾眼,就可能被帶走。她嘆:「我們連站立的權利都沒有。」

更新時間|2022.12.06 13:47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