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書摘】《惡念的燃點》選摘 四之四

繪圖|米承鶴

老刑警李劍翔因一次失去多名袍澤的任務患上PTSD;菜鳥楊穎露忍受不了警界陋習打算辭職。職涯不順的2人同時被徵召到祕密單位,與一位代號「天南星」的電腦駭客進行以AI大數據分析破案關鍵的「神略計畫」。

首宗案件為一家三口焚屍案,系統歸納出可能關聯的5個「輔案」,小組在半信半疑中著手偵辦這幾起看似不相干的案件,卻引來神祕人物追殺…

我說啊,你不是一天到晚在吹什麼人工智慧的,能不能幫忙篩選一下重點,不然這3個月全拿來看資料就飽了,還辦啥案。」

「我是建議大家先花幾天,把主案給研究透澈後,然後再一步步來分析輔案,推導出新的偵辦方向。」天南星誠心建議道。

「少廢話了,要是光看卷宗就能把案子給辦好,找大學生來就行啦。」李劍翔嗤之以鼻道:「反正你負責後勤,就幫忙在這些材料裡頭抓重點,我跑現場勘查找線索,這樣才有效率。」

「你好像忘了,上頭沒配車也沒配槍給你們,就是不希望你們去外頭跑吧。不都說好了,外勤請找轄區支援嘛。」天南星提醒。

「哼,老子是正港的刑警,就算只剩兩條腿,拿根木棍照樣跑現場。整天窩在辦公室玩電腦算啥呢。」

為了把討論導回正軌,楊穎露從旁出聲:「神略不是會依照主案的關聯度,把副案都列個先後次序嗎?不然我們就照這優先順序,一個個往下查吧。」

天南星一彈手指,螢幕上出現以下訊息:

一、關聯度百分之90.45:民國108年5月26日晚間8時25分忠明南路與向上路口行車糾紛

二、關聯度百分之89.72:民國108年8月8日晚間10時17分方陣廢車回收廠自殺事件

三、關聯度百分之88.63:民國109年1月4日凌晨3時10分「911即刻救機」店面縱火案

四、關聯度百分之88.41:民國70年2月5日晚間9時5分花蓮榮民之家殺人事件

五、關聯度百分之87.76:民國102年11月9日中午12點46分「紫陽萬靈聖道會」與「紫玉聖宮」鬥毆糾紛

李劍翔跟楊穎露翻看這5案,卻是皺著眉頭、不發一語。前者納悶道:「喂,我說這一家三口主案是發生在108年8月6日吧,但其他輔案的時間也太奇怪了,102年、109年的先不說,還有一個發生在70年的,是在搞什麼?」

天南星偏頭再確認一次。「沒錯,這民國70年的殺人事件已經結案了。因為涉案雙方都是榮民,當時的工作小組覺得有參考性,所以優先數位化,神略才能撈得到資料。」

李劍翔朝自己的太陽穴做了個開槍手勢,誇張地栽到在桌面上。楊穎露笑道:「老李的意思是,發生在108年的台中血案,怎麼會跟38年前的花蓮殺人案扯上關係了?」

天南星聳聳肩,說道:「這就得靠咱們去找答案啦。」

「你還是沒針對問題回答啊。」李劍翔嘀咕道:「既然是從警方資料庫撈出這陳年老案的資料,應該沒有什麼保密來源的必要吧?你可以直接告訴我們為什麼這案子會跟主案相關聯?」

「反正趙科長的意思是,這次的研究計畫,不能揭露輔案的關聯原因,大數據分析其實也挺耗資源的,我就沒把神略的這個選項設成可見了。」天南星執拗地回道。

李劍翔氣得牙癢癢地,罵道:「這什麼鳥系統,完全不科學嘛!工作量加5倍,還要自己找為何相關聯?然後你跟我說有助於破案?」接著轉向楊穎露道:「我看,還是照我的方法來比較有效率。我回局裡打聽一下,看能不能找負責的專案小組來聊聊。」

說罷,李劍翔站起身,拿起椅背上的夾克走出門外。

天南星雙手一攤,無可奈何地與楊穎露對望了一眼。

李劍翔走到外頭的辦公區,挑了一個內側角落的位子,把上頭的防塵塑膠布拉開後,再把兩張辦公椅相對擺正,以半躺臥的舒服姿勢安頓下來。他其實沒真想頂著大太陽到外面亂跑,只是總覺得待在那個小房間裡,無法定下心來。一看到那堆長篇累牘的電子文檔,行政組的惡夢又浮現腦海。

他無奈地點開手機連絡人,找到了廖師言的頭像,上頭還備註著「詮友徵信社」企業名稱。

廖師言是晚他兩期的學弟,也是竹南鎮同鄉,兩人交情還不錯。他在5年多前結婚後,便辭職去接手老丈人的徵信社,由於跟警界的深厚關係,讓他在這一行做得風生水起。有些圈內的敏感事,若找這種半圈外人打聽,反而能挖掘更多內幕消息。

他壓低聲音道:「我想打聽前年那件豐原一家三口命案,你有印象吧?」

「就是信邪教的女主人把老公、女兒給殺了,還把老公的屍體丟浴缸焚化那個?檢察官不是簽不起訴處分了嗎?也不歸你組裡管的,打聽這幹麼?」廖仔納悶道。

「嗯,不能講得太詳細,反正就是想問問你,有沒有認識經手這案件的人,能找來談談的?」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