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論】河東河西風水輪流轉

文|鏡週刊
親中的加拿大總理小杜魯道(圖)下令驅除中共駐多倫多外交官趙巍。(翻攝Justin Trudeau臉書)

美國有4個死忠換帖盟友,英國、澳洲、加拿大、紐西蘭,鞍前馬後團團環繞,捧老大哥場,眾兄弟號稱「五眼國家」。美國搞抗中,北邊老弟加拿大也跟進,上星期,總理小杜魯道下令,驅除了中共駐多倫多外交官趙巍。

此事背景頗精彩,加拿大有個混血國會議員叫莊文浩,父親為早期華人移民,母親為荷蘭人。此君加拿大土生土長,但還有親人在香港。之前,加拿大情報局偵悉,中共駐多倫多領事館外交官趙巍,幕後操控騷擾、恐嚇莊文浩在港親人。莊文浩得知此事,在國會高姿態公開揭發。

總理小杜魯道卻是一問三不知,說情報局沒報告此事。新冠疫情之後,加拿大反中氣氛濃郁,莊文浩又不依不饒,持續追打,鬧得杜魯道只好下令,趕趙巍滾蛋。這真是天道循環,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報應生效。

要知道,杜氏家族一貫親中友中,其父老杜魯道,對我國極不友善,總理任內與中共建交。然後,親手炮製我方奧運慘劇。1976年7月,加拿大蒙特婁奧運開幕,當時我國代表團以正式國號參賽,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也沒意見。然而,地主國總理老杜魯道,向國際奧委會施壓,逼我方更改參賽名稱。為此,我方飲恨退出,蒙特婁奧運,成了心頭永遠之痛。

老杜魯道早已離世,小杜魯道子承父業,也當了加拿大總理,並且繼續親中友中。不過,時代風向已變,國際現勢翻出了新篇章,小杜魯道畢竟拗不過美國所鼓動的反中新潮流,只好順勢而為,與中共翻臉。

幾十年之間,河東、河西局面丕變成例,可謂多不勝數。就說台灣,政府遷台初期,風雨飄搖,美國發表白皮書,徹底放棄台灣,古寧頭之勝只是暫時喘息,共軍渡海攻台,指日可待。誰知道,韓戰爆發,時任美國總統杜魯門被迫派第七艦隊巡弋台灣海峽。在那之後20多年,美國大軍壓境,光是台中清泉崗基地,就駐有近萬美軍。

然而,好日子只過了20年,乾坤又告顛倒,美國與中共先是實質往來,繼而正式建交,台灣又成了孤兒,美國壓根不拿台灣當回事。苦日子過了40年,近2年,台灣時運又告翻身,成了美國抗中前鋒,雙方關係炙手可熱。

國際關係如此,國內政局亦然。30多年前,誰也料想不到,星星火苗「黨外」勢力,後來竟然成事;救國團、婦聯會竟被結算封門。

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世事難料,瞬息之間風勢變幻莫測,今天如此,明天是否還是這樣?誰也說不準。台灣夾在2大強國之間,只能步步為營,小心應對,處處避禍。否則,一個失算就會掉入另一段新逆境。

支持鏡週刊

小心意大意義,小額贊助鏡週刊!

每月 $49 元全站看到飽,暢享無廣告閱讀體驗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