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陳水扁】從權力巔峰跌落人生谷底 阿扁:至少我還活著

扁媽陳李慎身體已弱,但仍偶爾到高雄探視陳水扁並小住幾天。(翻攝自陳水扁新勇哥物語臉書)

2008年他卸任,年底就遭羈押。他至今喊冤:「我說我做了法律所不許可的事,是說我的選舉政治獻金申報不實,甚至把一些選舉剩餘款由我太太匯到國外,我不認為我有貪汙…我也舉好幾個例子,李登輝、連戰、宋楚瑜,哪個有誠實申報?當時也沒有《政治獻金法》,2004年才有。」又提到,當年曾給了某某多少錢、又給某某多少錢去打選戰,這些人何時申報過。

似乎有理,但終究是違法,何況政治獻金與賄賂往往一線之隔。熟識陳水扁的人都說,扁絕非貪愛物質享受之人,即使總統8年,吃的穿的用的依舊不太講究。只是,錢能買的何只物質生活,選戰有多燒錢,想鞏固黨內權力就是十倍百倍的燒錢。還有,人們怎能忘得了他的夫人、兒子、女婿們那些閃亮刺眼的珠寶、名錶、精品。

 

自比烈士 慶幸至少活著

任內後期,他尤其害怕失去權力,第一家庭醜聞纏身後,曾有黨內同志建議他退位,但他哪聽得進,懷疑對方想逼宮。他四處拜廟,從大小宮廟到自稱塔羅牌大師的年輕人黃琪…他都能問。

他與吳淑珍特別篤信台南一間以算姓名學著稱的小廟:孝順宮,孝順宮曾先後準確預測他的勝選及連任。然而回頭檢視孝順宮的預言,有些令人啞然失笑,例如2008年預測扁「關關難過關關過」,隔年又預測扁不久獲釋。盡是好話,似乎撫慰心靈的療效勝於占卜。

陳水扁做了法律所不許可的事,然而,整個司法過程卻也處處違反程序正義:中途更換審判長、辯護律師與陳水扁的會面遭全程監聽、法官不給辯護律師閱卷時間…讓本該釐清真相的司法審判,蒙上霧霾般損了公信力。

他至今不認為自己有罪,但言語間多了心靈雞湯:「至少我還活著,沒有像過去一些民主前輩要付出生命代價,就要善用最後的一生,人生歲月不是活得多長,是意義在哪裡。」「講十字架也許比較沉重,最主要你要看開。」種種話語像博取同情、像自比烈士、更像一種自我喊話,說久了可能自己都深信不疑是為台灣的民主而犧牲奉獻。昔日苦牢難熬時,也唯有如此才有信念撐下去吧。

 

考上律師 人生最快樂時

問他,人生最快樂是什麼時候,當總統、當市長、或者更早時?「那些時期你說會真的快樂,是騙自己,那是工作,在你任期4年、8年內24小時都是壓力,這種壓力讓你快樂不起來。」

1980年美麗島大審辯護律師群,後排左3為陳水扁,後排右2為謝長廷、右3為蘇貞昌。(翻攝自謝長廷臉書)

1位跟過陳水扁多年的部屬就說,扁剛卸任那陣子常去爬山,「整個人看起來很輕鬆,什麼風災、水災都不關他的事了,那是我看過他最快樂的時候。」

相關文章

【一鏡到底】滑手機的自由 陳水扁 【看見陳水扁】離開鬼地方在家追劇 可是遙控器在吳淑珍手上 【看見陳水扁】扁心中的英雄不見了 現在變成別人的 【看見陳水扁】台北市長落選直上總統 「阿扁先選先死」 【看見陳水扁】失去快樂40年 靠手機重獲自由 【陳水扁番外篇】談姚文智選情 阿扁剖析逆轉勝策略 【陳水扁番外篇】談侯友宜 阿扁:他是我一手栽培大的 【陳水扁番外篇】談柯文哲 阿扁:不要把部屬罵得那麼難聽 【陳水扁番外篇】談馬英九 阿扁:他想選黨主席

推薦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