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
2017.01.29 10:45

「美國人死於恐攻機率無限小」 專家指川普禁令將有反效果

文|潘勛    圖|東方IC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頒布行政命令,暫停敘利亞、伊拉克、伊朗、利比亞、索馬利亞、蘇丹及葉門這七個穆斯林國家民眾入境,用意是「保護美國,不讓外國恐怖分子入內」。但專家根據紮實研究,認為川普此舉充其量只是想兌現其競選諾言,不但無法大幅減少美國境內恐攻,反而令恐攻威脅更為加深。

根據《紐約時報》的分析報導,川普總統令中要求國土安全部180天內提供詳細統計數據,指出哪些外國公民犯下暴行。然而恐怖行為研究學者早已整理出豐富又解惑的資料。比如北卡羅萊納大學社會學教授克茲曼便指出,911事件以來,美國境內沒人死於被川普鎖定那七國的移民及其後代發動的恐攻。至於美國穆斯林參與暴力極端行為,比如謀劃恐攻或支持恐怖組織,只有23%家庭背景與那七國有關。  

專家指出,更重要的是伊斯蘭聖戰士的攻擊,吸引媒體超量的關注,遠大於恐怖活動在美國真正活躍的程度;川普的總統令肆應的,並非理智計算過的風險,而是民眾內心的恐懼,而那正是恐怖分子蓄意想煽動的。  

禁令點名的七國挑選得不夠嚴謹。沙烏地阿拉伯及埃及沒在其中,但蓋達組織及很多別的聖戰團體都起源自兩國。巴基斯坦與阿富汗也排除在外,但兩國宗教極端行為持久不輟,又戰火連綿數十年,培育出來的好戰分子偶爾抵美一遊或定居。另外,或許值得一提的是:川普集團投資不小的穆斯林國家,都沒名列汙名榜。  

歐洲國家也沒名列榜上,而當地沒投票權的穆斯林社區已變成好戰言行的溫床,還導致以伊斯蘭國(IS)為名的重大恐攻爆發於巴黎、布魯塞爾。大多數歐洲公民前往美國不必簽證,來往兩地觀光、經商活絡而龐大,要想設限,比起搞七國名單,困難及影響要大得多了。  

按克茲曼計算,2001年以來,美國人死於穆斯林恐攻人數為123,在死於幫派分子、毒梟、發怒配偶、白人至上主義分子、神精病及醉鬼等人手中的23多萬人當中,只算零頭。因此川普的總統令至多僅因應美國殺人問題的1/1870;就算把911事件死亡人數算進來,死在聖戰士手中的人,也只比1%多一點。  

庫茲曼說,他建議川普新政府大可宣布勝利,因為一般美國人死於恐攻的機率真是無限小。  

只是恐怖分子想播弄的不在乏味的事實與統計數據,他們存心想令人心生恐懼,於是使用隨機殺人、誇張暴力來搞,而有線電視及新聞網站密集報導,幫忙恐怖分子的程度,實為難以衡量。  

川普的總統令,在情緒及符號左右大局的政治領域,或許能叫一些美國人安心,以為不會再遭恐怖活動掃到,也不必再擔憂穆斯林移民會帶來異種文化;美國建國原則及憲法,此後太平無恙。  

但是在反恐專家眼中,這種哄人安心的手段,即便能奏效,代價也大到難以估算,不論就國內外而言皆然。前國務院反恐主管班傑明(Daniel Benjamin)指出,美國海外要靠盟邦來蒐集反恐情報,打擊恐怖分子,而伊拉克人正是打擊IS的地面部隊,所以真搞不懂為何要疏離他們。  

班傑明表示,川普總統令對內而言,只怕也是反效果。目前美國的恐攻威脅,經證實大致來自國內,總統如此下令,不啻對穆斯林社區捎出明確訊息,說他們面臨歧視與孤立,讓聖戰分子的說詞,指美國正與伊斯蘭開戰,平添佐證。如此可能促使更多穆斯林想搞暴力。  

保守派「民主守望基金會」擔任副研究總裁的珊澤表示,中東移民及恐怖行為的終極動力,在中東地區幾場血腥、複雜又交纏起來的戰爭。新政府的工作,應該是制定政策,克服那些衝突,但坦白講,很不容易。反之,頒布一條搞政治、似乎投合尋常見解的總統令,顯然容易多了。但總統大人及其政府很快就會發現,美國總統如此宣布,會有很多後果,其中很多是他們始料未及、本非初衷及心嚮往之的。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首圖:東方IC。美國抗議民眾聚集在洛杉磯、舊金山、華盛頓、紐約等國際機場,抗議川普的移民政策。圖中的民眾手舉「抵抗仇恨」「穆斯林讓美國偉大」的標語,表達對伊斯蘭國際移民的支持。)

更新時間|2017.01.29 11:06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