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2017.11.16 07:11

【數讀政治獻金】政治獻金開放了嗎?

文|李又如    設計|陳怡蒨    工程|熊凱文

全文朗讀

00:00 / 00:00

「(政治獻金資料)完全不算公開啊。資料的價值是在能被使用,而不是在紙上被人家看。」 2014 年 g0v 政治獻金透明化專案共同發起人王向榮提到。

政治獻金透明化始於某次黑客松。公民團體「反核四五六」帶來從監察院印出的七個政治獻金專戶明細,希望檢視支持核電的候選人背後的政商關係,「 g0v 的精神就是開放政府,希望政府的資訊都能盡量簡單的被大家索取用利用。當時知道了政治獻金的明細只能透過紙本這種超不方便的方式取得,讓 g0v 很多的參與者憤憤不平。」王向榮提到,但由於當時政府還沒有開放資料的觀念,只能先嘗試自力救濟。

2014 年 g0v 的開放政治獻金專案。
2014 年 g0v 的開放政治獻金專案。

王向榮把文件掃描檔以字為單位,切成圖檔,讓鄉民一起來參與辨識。結果在 24 小時之內,鄉民就完成了將近 31 萬格的文字辨識,成功數位化 7 個政治獻金專戶、 2637 份文件資料。

但這個專案最終沒有破解所有立委的專戶。除了各環節所需人力過大以外,也因為當時有立委順應民意提出《政治獻金法》修法,讓王向榮覺得「效果已達到,等修完法就有乾淨的數位檔可以用了」,沒想到這麼一等,「就像趙敏在大都等張無忌一樣,不知道要等多少年啊!」

等政府來做,還要等多久?

當年提案修法的立委,現在只剩陳其邁還有繼續在去年五月提案,他向記者表示,草案之所以不容易過關,「是有人反對啦。怕公開了,很多人會不敢捐,有些人也有個資法的疑慮」,但陳其邁認為「政治獻金明細沒有不公開的理由」。至於這個會期有沒有機會處理,就要「再看看」。

「政治獻金並不是錯事,不透明的政治獻金才是問題。」王向榮認為,「很多人都覺得政治獻金四個字就是邪惡的,好像是種勾結,但我們應該要用更公開透明的政治獻金紀錄來扭轉大家的觀念,讓大家能接受政治獻金是民主制度所需要的。」

選舉管制,不只是獻金透明而已

但除了政治獻金資料透明度不足以外,台灣在選舉的管控上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實際參與過 2016 立委選舉的中正大學政治系副教授陳尚志提到,選舉的金流,應該從三個面向去觀察:政府補助、政府管制、公開揭露。台灣制定《政治獻金法》補強了「公開揭露」面向後,前兩項管制卻幾乎沒有了。

「現在(收取)捐獻無上限、支出也無上限,關於選舉活動的管制非常少;政府補助還是維持一票 30 元,公共宣傳的管道還愈來愈少;政治獻金只看候選人的自主申報,完全沒有主動稽查。這真的是我們想要的選舉嗎?」陳尚志說。

文章未完 往下繼續閱讀

在政府的眼中,能夠在監察院查閱這些被典藏的資料,就已經是資料的開放了。《鏡傳媒》這次透過實際行動印證了限制所在,也希望藉由資料應用、協作的過程凸顯開放資料的價值。但這只是第一步,不管是政商關係的透明、政治獻金的管制、到選舉活動的管理,都需要更多的關注。

更新時間|2017.11.16 07:11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