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萬花筒
2016.11.10 06:56

歧視?恐同?排外? 川普的選民跟你想的不一樣

美選鬧劇反映社會弊病

文|謝樹寬

川普選總統,讓美式民主成了令人尷尬的政治鬧劇。一路下來,川普在選戰中的言行舉止沒有最low,只有更low。但是仍然有為數不少的選民鐵了心要把一票投給他。川普支持者的心態,似乎也映照出存在於美國社會的黑洞。

選戰「令人厭惡」 年輕選民寧投隕石一票

今年的美國大選,照目前的情勢來看,已經可以確定的是,美國選民將選出有史以來最討人厭的總統。 根據麻州大學勞爾輿情中心(UMass Lowell’s Center for Public Opinion)的民調。將近四分之一的年輕選民寧可見到巨大隕石把地球毀滅,也不希望川普或是希拉蕊入主白宮。

川普令人厭惡的原因不難理解,他是口無遮攔、傲慢自大的老白男。在政治上並無定見,過去曾經參加過民主黨,如今是共和黨。他累積財富的方式也具有爭議,靠著父親的庇蔭自己「創業」,以可疑的方式擺脫債務、逃避稅款,在商場上巧取豪奪累積財富、打造自己的企業帝國。

更糟糕的是,他一開口就充滿偏見歧視。

在剛結束的辯論會上,他形容希拉蕊「好噁心的女人」(such a nasty woman),推特上一再直呼她是「奸詐的希拉蕊」(crooked Hillary)。低俗、不堪的言論不斷從他口中冒出,以致於法國總統奧蘭德(François Hollande)忍不住說川普的不知分寸「令人翻胃」,而俄羅斯外長拉夫洛夫(Sergey Lavrov)接受CNN的阿曼波訪問時乾脆說,「貴國的選戰圍繞著太多的pu**ies,我還是不要評論好了。」

但是,即使川普這麼討人厭,媒體一面倒撻伐,在選戰中又屢屢犯錯,為何還是有一群選民始終對他不離不棄?

川普選民 美國社會問題的倒影

比較簡單的說法,是把這些選民是歸類成社會中「有問題的」,「壞掉」的人。這些人常被貼上三K黨,白人至上,新納粹這類的標籤。九月初,代表民主黨參選的希拉蕊在紐約一場以LGBT人士為主的募款餐會上,就形容川普的支持者有一半可以歸類為「一堆可悲的傢伙」,是「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恐同、排外、仇恨伊斯蘭」。

「你知道,比較粗略的說,川普的支持者有一半可以歸類到我所謂的可悲的籃子裡。沒錯吧?種族主義者、性別歧視者、恐同、排外、仇恨伊斯蘭--任何你想得到的。很遺憾就是有那樣的人。而他[川普]在鼓吹他們。」他讓那群人原本只有11000人的網站發聲--現在它有1100萬人了。他發推文並且轉推他們侵犯人的、帶著仇恨惡意的修辭。他們其中有一些已經是無藥可救了,不過幸好他們並不是美國。」
“You know, to just be grossly generalistic, you could put half of Trump’s supporters into what I call the basket of deplorables. Right? The racist, sexist, homophobic, xenophobic, Islamophobic — you name it. And unfortunately there are people like that. And he has lifted them up. He has given voice to their websites that used to only have 11,000 people — now 11 million. He tweets and retweets their offensive, hateful, mean-spirited rhetoric. Now some of those folks — they are irredeemable, but thankfully they are not America.”
希拉蕊紐約募款餐會演說,2016. 9. 9

不過,這番話立刻引發爭議,希拉蕊陣營也馬上以道歉收場。川普或許確是可悲、可鄙、可厭的總統候選人。但是,偏激的極端份子畢竟只是社會中的極少數,大部分川普的支持者,照理說應該都還是遵守社會規範、服從法律的美國公民。

這些人為什麼選擇支持川普,原因可能各有不同。從民調上看,有許多支持者是經濟困頓、長期被政府遺忘的藍領男性白人。他們內心有嚴重的相對被剝奪感,認為外來者搶佔了資源,因此被川普關閉邊界、搭建圍牆、遣送移民的說詞所打動。也有一些人是認同川普「應該把希拉蕊關進大牢」的說法,打從心底討厭希拉蕊,認定柯林頓夫妻過去二、三十年來是隻手遮天,胡作非為的政客。

除此之外,川普能夠引起他的選民共鳴的,或許是他自己經常提的所謂的反「政治正確」(anti political-correctness)的選戰。

挑戰政治正確 川普發言百無禁忌

今年元月初選還在進行時,川普的共和黨競爭對手傑布布希語帶不解地說:「你們希望出現一個會謾罵女性、各宗派的穆斯林、殘障人士、拉美裔的總統嗎?」「我的意思是說,有近九成的人都被他罵盡了,到底什麼時候我們才會說:『夠了!』」

不過對川普的支持者而言,顯然怎麼罵都還不夠。川普粗暴莽撞、百分之百政治不正確的言詞,正是他的政治資產。支持他的人,認為川普言人所不敢言,正好衝撞了目前美國社會中,瀰漫著政治正確的文化氛圍。

《大西洋期刊》記者弗萊德斯朵夫(Conor Friedersdorf)試圖理解川普選民的想法,曾與一名支持者進行了深度的專訪。這名「非典型」的川普支持者年輕(22歲的白人男性),中產階級(大學畢業、年薪五到六萬元之間),住在都會區(舊金山附近)、也看不出任何白人沙文傾向(未婚妻是亞裔,薪水是他的三倍,他對未婚妻深表支持並引以為傲),但是他決定要把票投給川普。

這個不想透露姓名的川普支持者,說自己想要抗拒的是在他眼中「極端政治正確」的文化。因為在這種文化氛圍下,任何保持禮數、有建設性的政治討論都已不可能。不同的意見就會被貼上法西斯、種族主義等等的標籤。

他舉的例子是他做第一份工作時,他和一名同樣喜歡WWE職業摔角大賽的同事,聊到了他喜歡霍克霍肯(Hulk Hogan),當時他並不知道這位摔角界的傳奇人物正因為種族歧視的言論而陷入風暴並遭WWE除名,結果他同事的反應是萬分驚恐地瞪著他看。他只是表達自己對霍克霍肯競技事業的欣賞,卻陷入了被歸類為種族主義者或是仇視同志的處境。

他又說自己如果發表較為保守、右傾的意見,就會引發極為強烈的反應,讓自己在朋友或是熟人之間突然變成了怪物。他們不會說,「嘿,我不同意你的說法。」而是馬上避開不跟你說話。如果你在網路上發表意見,正義魔人就會設法肉搜你是誰,你甚至有可能會因此就被炒魷魚。

這個川普的選民說,為了不喪失友誼或失去工作上的連結,他覺得有必要隱藏自己的信念。他認為希拉蕊如果當選,這種政治正確的文化箝制只會越演越烈,但是如果川普贏了呢?美國將出現一個強力反對「政治正確」的總統,他可以更坦然表達自己的意見,而不用害怕受到排擠或羞辱。因此,不管川普說了什麼或是做了什麼,他都會繼續支持他。

當正義之名成壓迫之實 極端言論仍有市場

這似乎是民主社會中的弔詭現象。照理說,進步思想和多元文化實現了社會正義,讓各種主張可以更自由的發聲。但是這種社會正義卻也可能是另一種意識形態的箝制。我說為了維護國家安全,應該考慮暫時限制穆斯林入境美國,你就說我是恐伊斯蘭的排外主義者;我說支持大學取消對少數族裔的入學保障名額,照學生學業成就訂定一致的標準,你就說我是種族歧視。這些政治不正確的想法不只沒有溝通辯論的空間,甚至以正義之名予以壓制,被指控是錯誤或是邪惡的一方。這對社會階層中原本就弱勢的人來說,自然對既有的政治制度更加感覺絕望。

參考資料:

更新時間|2016.11.21 07:59

更多內容,歡迎訂閱鏡週刊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相關關鍵字:

喜歡這篇文章嗎?
歡迎灌溉支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