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Mo Scooter

  1.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女星記帳術2】梁以辰下通告的日常 騎wemo、Ubike省交通費

    今年29歲的女演員梁以辰,從桃園北漂工作快十年,一直期待能在台北市買個自己的家,大學開始就很在意每一分錢的流向,如今已記帳8年。靠著每天記錄消費,讓她在大學畢業後的頭一年就存到人生第一桶金,之後更攢下買屋頭期款。

  2.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頭家開講】e鍵創騎機

    吳昕霈出身新光吳家,家族背景顯赫,他的學經歷也很驚人,曾在英特爾與麥肯錫工作。2015年,吳昕霈和3位高中同學合資創立WeMo Scooter(威摩科技),以先行者之姿,進入共享機車市場。作為亞洲最大的隨租隨還智慧出行服務商,截至今年底,WeMo會員數超過30萬人,明年上半年投車將破萬台。但吳昕霈不只做共享機車,他還發展車聯網技術,以亞馬遜旗下的雲端運算服務平台(AWS)為師,明年將目光放向海外。甘於捨棄富三代光環,4年磨劍,等待果實豐收的時刻。

  3.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共享機車1】新光三代不靠爸 創亞洲最大隨租隨還公司

    2015年,吳昕霈和3位高中同學合資創立WeMo Scooter(威摩科技),切入台灣共享機車市場。截至今年底,WeMo會員數超過30萬人,明年上半年投車將破萬台,是目前亞洲最大的隨租隨還智慧出行服務商。今年還不滿40歲的吳昕霈出身新光吳家,家族背景顯赫,他自己的學經歷也很驚人,曾擔任英特爾工程師,也曾在麥肯錫負責專案經理。頂著富三代的光環創業,一舉一動難免引來外界關注。但他拒絕被貼上標籤,做大共享機車市場之餘,並發展車聯網技術,以亞馬遜旗下的雲端運算服務平台(AWS)為師,明年將目光放向海外。

  4.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共享機車2】他窩神祕51區創業 座位一下雨就淹水

    1年前,WeMo的總部,剛從台北市大同區搬遷到南京復興捷運站附近。為了改良騎乘體驗,吳昕霈幾乎天天騎自家的機車上下班。採訪這天,我們約他重回鐵皮車庫拍攝,碰巧遇上冷氣團來襲,體感溫度跌破10度,吳昕霈熟練地來回在雨中騎車。事實上,在創業前,吳昕霈沒騎過機車,駕照還是公司成立後才考取。

  5.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共享機車3】不進新光家族事業 他說父執輩對外人慷慨對自己人嚴厲

    今年將滿40歲的吳昕霈,從小生長在三代同堂的大家庭裡。「你要說我崇拜過誰,或有誰對我待人處事的影響很深,我想是我的祖父跟父親。因為家族的關係,很多人會來找他們解決困難,他們對自家人非常非常嚴格,對外人卻非常信任和慷慨。」

  6.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共享機車4】投資人不騎車收手 富爸出手度難關 

    2015年,吳昕霈完成終身大事,並決定離開麥肯錫創業。家人曾投下反對票嗎?「應該所有人都反對,只是不敢跟我講,因為我已經決定了。」他說自己是有雙重個性的雙子座,一面害羞內向,一面是不達目標、絕不放棄的人格。

  7.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共享機車5】用戶擺「情書」他好感動 以亞馬遜為師推雲端服務

    「現在媒體關注的焦點,都放在共享機車的戰局上。」吳昕霈強調,「但我想說的是,我們其實是一家車聯網公司,你也可以說我就是一家科技公司,我要做的是移動產業的Solution provider(解決方案提供商)。」

  8.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共享機車番外篇】將找藝人網紅代言 幾米安全帽常被偷

    2015年,吳昕霈與3位高中同學一人出資200萬元,創立WeMo Scooter(威摩科技),為台灣共享電動機車的先行者。經過4年發展,靠著網絡傳播,截至今年底,WeMo在全台將投放超過8,000台車、會員數突破30萬人。隨著台灣「以租代買」的市場逐漸成熟,近期如Gogoro、和泰汽車旗下的和雲(iRent)等業者,也跟進搶食共享機車市場。為了強打市場概念,吳昕霈透露,未來他不排斥找藝人代言,「如果有熱愛我們服務、符合我們公司形象的人選,請大家推薦給我。」

  9. article hero image
    財經理財

    【共享機車番外篇】台灣不容易 連新光三代募資也被拒上百次 

    4年前,吳昕霈以共享機車創業,有媒體形容,他為了找資金急白了頭。還有一說,他作風美式、沒拿父親一分錢,壓力大到睡不著,引述資料一一向他求證卻被打槍。「20幾歲就少年白,這幾年更白,是因為老了。」「還是睡得很好,是剛好生2個小孩,睡得少一點。」「父親的投資當然有,但金額最好不要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