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TSD

  1. 文化

    【鏡書摘】《惡念的燃點》選摘 四之四

    老刑警李劍翔因一次失去多名袍澤的任務患上PTSD;菜鳥楊穎露忍受不了警界陋習打算辭職。職涯不順的2人同時被徵召到祕密單位,與一位代號「天南星」的電腦駭客進行以AI大數據分析破案關鍵的「神略計畫」。首宗案件為一家三口焚屍案,系統歸納出可能關聯的5個「輔案」,小組在半信半疑中著手偵辦這幾起看似不相干的案件,卻引來神祕人物追殺…

  2. 會員專區

    【鏡相人間】生者的艱難 自殺者遺族的傷與痛

    失去親友,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如果親友是自主選擇死亡,此重大失落,則可能因長久陷於困惑、自責之中,成為難以療癒之傷;因社會對「自殺」的各種汙名與偏見,成為無法言說之痛。當政府將多數資源投入自殺防治,生者的艱難該如何被撫平、安慰?一個生命的終結,可能是另一個生命「打起死結」的開端。我們採訪了4位自殺者遺族,請他們分享在失去手足、配偶、孩子、母親後,在傷痛中看見的難題與困境,與尋求和解、自我原諒、正視深淵的過程,也看看那些破碎、責難與黑暗,是否有機會更有效地被理解、包容與陪伴。

  3. 人物

    【生者的艱難3】為了真相 我們和加害者擁抱

    李星儀跟我們說,稱呼她「柏愷媽媽」就好,並邀我們在柏愷2週年忌日的這天,隨她一起上陽明山掃墓。花葬園區無碑,李星儀熟練地數算距離,拿出柏愷照片擺好。那是獨生子上大學時在迎新活動拍的照片,笑容燦爛,看上去就是一個普通新鮮人,但1個月後,他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

  4. 人物

    【生者的艱難4】媽媽的自殺 曾讓我覺得自己不該出生

    31歲的朱妍安,剛帶完一場自殺者遺族的團體活動,參加者有同學自殺、妹妹自殺、好朋友自殺、父母自殺,都是經歷過自殺事件1年以上的遺族,這次特別到台東的一間民宿進行3天2夜的談話,「我們給他們足夠的時間說,也讓他們學習聽別人的故事,說跟聽的過程中,他們會找到共鳴,『你講的感覺我也經歷過』,產生一種連結,這個連結會讓他知道自己不是那麼孤單地在面對這件事情,讓他心裡面自己長出一股力量,然後回去面對生活。」

  5. 人物

    【港人留台難1】留下來或繼續逃? 2020受訪的港人手足後來怎麼了

    2019年下半年起,曾參與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抗爭者陸續逃抵台灣。據不完全統計,3年來台灣至少容納上百名具高度政治風險的香港抗爭者,其中逾百人已經離台。本刊獨家掌握一項最近上路、港澳條例架構下的專案措施,符合要件的港人,政府將協助取得工作許可,從專案通過日起算,最快在台居留5年就可申請定居。我們找到2020年受訪的抗爭者,他們的年齡皆不超過30歲,這批流亡世代目前在台灣,有人正考慮去其他國家。時代巨變下,面對台灣政府善意,他們願意留下嗎?

  6. 人物

    【港人留台難3】流亡港人夢裡暴吼 台灣男友把他從噩夢裡抱出來

    7月1日,出身香港警隊的新任特首李家超就職,與此同時,網上流傳新任律政司長林定國可能簽文件,「重點搜查」甚至拘捕曾被建制派點名的團體。「點名範圍,可能包括我。」那幾晚,Ivan(23歲)數度在睡夢中叫喊出聲。

  7. 娛樂

    一人分飾6角 吳可熙扮性侵受害者共情PTSD

    吳可熙連續2年為現代婦女基金會擔任「倡議大使」,一人分飾6角,扮演6位不同性別、不同形象的真人真事性侵被害者。她10日以金髮造型出席記者會,坦言自己曾遭受霸凌,因此更能理解6位被害者這方面的感受。

  8. 會員專區

    【全文】親赴烏克蘭戰場 台灣志願軍第一手告白

    烏俄戰爭開打超過1個月,烏克蘭外交部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3月7日表示,全球約20,000名志願軍已抵達烏國,協助對抗俄軍。據了解,包含台灣志願者及志願軍在內,目前至少有6名台人在烏克蘭。本刊赴波蘭,在靠近波烏邊境處訪談台灣人Cam與姚冠均。2人受訪後入境烏克蘭,目前已與烏軍會合,所在城市皆遭俄軍轟炸,常日進出防空洞,並開始各自的戰地任務。他們為何離開台灣,選擇戰場?若台灣人有意成為烏克蘭志願軍,可能遇上哪些風險?無實際戰鬥經驗者,極可能遭遇何種程度的挫敗?烏克蘭國際志願軍為何不受《戰爭法》《和平法》保障?志願軍若傷殘、遭遇不測,烏克蘭政府有義務賠償或撫卹嗎?我們訪談數名軍事專家,他們一致表示憂心:若台灣人貿進烏克蘭戰區,恐如淡水魚被丟進海裡,面臨極度危險且缺乏保障的險境。

  9. 人物

    【火神又落淚1】消防員受困火場6小時殉職 父嘆:追升分隊長沒意義啦

    今年6月30日,彰化市喬友大樓一場大火造成3位民眾及33歲的消防員陳志帆不幸罹難,他是近10年來第42名殉職的消防員。每個殉職案件的背後,是一連串環環相扣的疏失:從消失的帶隊官、未清空的無線電、紊亂的指揮系統、到無效的RIT(快速救援小組),每個環節,都掉鍊了。我們從第一張倒下的骨牌檢視,帶隊官劉小明(化名)自述因在火場內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發作,感覺快窒息,獨自脫離隊員先行離開火場。事發後劉小明首度就醫,精神科醫師認為他當下應受PTSD影響,整個消防體系為何無法發現並接住可能患有PTSD的消防員?同仁殉職後更多消防員的心理創傷,又該如何安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