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竹書

資料顯示狀態

  • 一次無限滾動應顯示 12
  • 目前取得的資料共 24
  • 目前顯示的資料共 12
  • 取得的資料不足以顯示,需另外發request
  • 最終應顯示 12
--

發request狀態

  • 目前已發request 1
  • 最終應發request 21
--

loading狀態

  • 正在發request中:
  • 仍有資料未被取得,開啟無限滾動功能
【鏡相人間】正義的成本 當檢察官與法官陸續昏倒
人物
【鏡相人間】正義的成本 當檢察官與法官陸續昏倒
去年10月,一名檢察官在家中昏倒,一度失去生命跡象。11月,一名法官到家後心肌梗塞,同樣一度失去呼吸心跳。
【正義的成本1】每日工時十多個小時 檢察官與法官陸續心梗昏倒
人物
【正義的成本1】每日工時十多個小時 檢察官與法官陸續心梗昏倒
去年10月,一名檢察官在家中昏倒,一度失去生命跡象。11月,一名法官到家後心肌梗塞,同樣一度失去呼吸心跳。
【正義的成本2】法官「我們快要被詐欺案淹沒了」 案件暴增不休假也辦不完
人物
【正義的成本2】法官「我們快要被詐欺案淹沒了」 案件暴增不休假也辦不完
每日工時動輒11、12個小時起跳,只是,為什麼鮮少聽見法官們高喊過勞?我們採訪到的法官或檢察官,答案幾乎一致:「我們是責任制。」工作做不完,似乎便成個人問題。也有司法官透露,司法官的待遇在公務員中算相當高,加上使命感,因此盡心盡力似乎也是理所當然。
【正義的成本3】罵人「很馬英九」而被告 法界推公然侮辱除罪
人物
【正義的成本3】罵人「很馬英九」而被告 法界推公然侮辱除罪
檢察官辦案有三大流程:閱讀案件資料,調查及開偵查庭訊問,最後撰寫起訴或不起訴書。柯博齡解釋,案子多半由警方移送而來,已初步調查,資料有薄有厚,「有些案子很簡單,不到一個鐘頭就能看完,有些看一整天都看不完。閱卷時我們會同步構思偵查計畫,這一件怎麼進行?還缺什麼證據?哪方面要補強?要不斷地想下一個步驟、怎麼蒐證。」有時需調閱通聯紀錄,或請當事人提供相關資料。還有,「如果後續資料送來,跟我當初的判斷不太一樣,我就要想是不是哪裡弄錯了?或有哪裡還需要確認?所以案件是浮動的,有些會照著你的想法走,有些不見得。」
【正義的成本4】有人2013年投資被騙 法官2022年底才問完數百位證人
人物
【正義的成本4】有人2013年投資被騙 法官2022年底才問完數百位證人
大大小小的竊盜案,是另一頭痛問題。法官吳承學說,重大竊盜案件其實極少,據台北地院統計,約有8成是萬元以下的竊盜案,有時連受害者都不見得想追究,但礙於《刑法》規定,只要被害人一報警,就要走司法流程,不想提告也不行。
【心內話】傷口是禮物
人物
【心內話】傷口是禮物
不管夏天、冬天,我永遠穿長袖,如果不講,認識很久的朋友也不會知道我是傷殘者。所以,當年家人都不懂我為什麼找一個受傷比我嚴重的老公。
【2024選戰人物】修煉柔軟的力量 賴清德
人物
【2024選戰人物】修煉柔軟的力量 賴清德
不論四季,賴清德總是全套西裝加上領帶,旁人勸也沒用。據說這是他表達尊敬與慎重的方式,然而如今實在老派又充滿距離感。
【心內話】傷心酒店彈八遍
人物
【心內話】傷心酒店彈八遍
我是公車司機,每個禮拜六下午是我最快樂的時候,我會去衛武營彈鋼琴。
【心內話】金項鍊的故事
人物
【心內話】金項鍊的故事
這條金項鍊買的時候12,000多元,忘記哪一年買的,我戴上去就沒有再拿下來。之前的金飾全部賣光了。
【一鏡到底】指揮棒的祕密 衛武營總監簡文彬
人物
【一鏡到底】指揮棒的祕密 衛武營總監簡文彬
高雄的衛武營剛落成時,曾被看衰恐淪為蚊子館。5年前簡文彬從德國返台,擔任首任總監。這位古典樂指揮家很鏘,不穿燕尾服、拒用指輝棒,鉛筆甚至免洗筷就是他的指揮棒。他還愛在頭髮上搞怪。
【鏡相人間】我那難以被理解的性侵
人物
【鏡相人間】我那難以被理解的性侵
他們非但沒有死命抵抗、逃離現場,隔天還與對方一起吃早餐,甚至開始交往。
【我那難以被理解的性侵3】各種顧慮 讓他們一度縫起了自己的嘴
人物
【我那難以被理解的性侵3】各種顧慮 讓他們一度縫起了自己的嘴
他們非但沒有死命抵抗、逃離現場,隔天還與對方一起吃早餐,甚至開始交往。
loading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