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上國一,蘇友謙不想念書,女性朋友邀他合作賣網拍女裝,「沒有成本,採預購制,買家付錢後,我們才進貨,1件能賺100多元。」賺到錢也做出興趣,他觀察時下流行,2013年開始販售豐胸和瘦身產品,他找媽媽級網紅與網美如陳安真、紀卜心寫體驗文,在社群網站下廣告,全盛時期月入10幾萬元,不少朋友見他有錢又大方,帶他飆車、蹺家,甚至上夜店吸食K他命,也曾被警察逮捕。

後來陪蘇友謙上少年法庭的,是父親。他一踏出家門,父親擔心到整夜失眠,怕他再碰毒品,父親撂下狠話:「你吃多少,我就跟你吃多少!」父親曾一氣之下拿掃把打他,蘇友謙跑了,離家整整1年,輪流住到不同朋友家,學校也不去,蘇建榮感嘆:「我知道他很氣我,但是我寧願讓他怨恨…」

當時蘇友謙販售豐胸及瘦身產品,因宣稱療效,遭衛生局罰款,他收起網拍生意,經濟來源斷了,酒肉朋友漸漸離他而去。流浪這一年,蘇友謙看清人情冷暖,終於明白,只有家人恆溫,父親的打罵,藏著不擅言詞的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