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銳但不苛刻,傷感但不濫情,並有奇妙的幽默感貫穿其中。

日舞影展的《被遺忘的幸福》是出乎意料的。毫無記憶點的中文片名,以及近年太多失智症題材的影視作品,已經有點令人疲乏。原以為這部也會很平凡,沒想到能以一個家庭,包山包海談了各種家人與生涯的題目。

故事從阿茲海默症母親在風雪中一度走失開始,布莉姬帶著女兒回到老家,夾在主張把母親送到療養院的兄長和非把妻子留下照顧不可的爸爸之間,不知如何是好,而母親的病情也逐日惡化。

電影談到「手足間誰照顧父母」「家長對孩子過度干涉,他們到長大仍活在父母陰影下」「因放不下父母,孩子不惜放棄自己人生」「深愛失智老妻的丈夫的寂寞」「到底什麼才是失智者真正需要的」等各種議題,用清明、銳利但仍充滿耐心和理解的溫柔,去呈現家庭裡成員間彼此針鋒相對的種種為難。但觀眾也可從電影裡發現子女們「一輩子缺乏自信,中年才開始思考什麼是自己要的」「即使不滿父母當年作法,但自己又複製這模式對下一代」的無奈。電影很冷靜,卻因此讓角色所壓抑下來的情緒更飽滿、更有力量。

電影中老夫妻鶼鰈情深的篇幅不多,卻感人極了。而病況時好時壞的老妻所言「我很慶幸一切是發生在此刻,太早了我會太想念,太晚了我會不記得」,更是幾句話就將其實不是真正主線的失智題材講到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