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5月,徐超斌在臉書發文,說自己於去年11月確診罹癌,現已完成治療。他說,醫生也會生病,當學弟請他回去看切片報告時,他也有被宣判命運的感覺。

他39歲中風,造成左半身癱瘓,2次身體的病痛都無法打退他為偏鄉醫療貢獻的決心。他7歲就經歷了二妹因延誤就醫而斷送性命的悲劇,深感偏鄉醫療的匱乏必須解決,學醫、返鄉,10年前又開啟南迴醫院籌設計畫,被形容為「走在偉大的航道上」。

但在這畢生致力的航道上,他卻因性格裡的耿直莽撞,走兩步退一步,偶爾還會狠摔一跤。罹癌也沒哭的他跟我說:「南迴醫院建成那天,我可能會哭吧。」

父親節前一天,在台東醫院擔任急診科主治醫師的徐超斌回到達仁鄉土坂部落,於祖靈屋前接受採訪。祖靈屋由徐超斌老家隔壁的頭目管理,小屋如電話亭,十分窄仄又極為悶熱,但氣氛肅穆莊重,入內自然不敢說話。我備好被提醒要帶的米酒奉上,報告:「我是外來的客人,要來採訪部落的孩子徐超斌,打擾了。」結束後我走出,身心彷彿經過清洗。

徐超斌(前)現於台東醫院工作。他看診時只能以單手打字、行動也不甚敏捷,但他說從未遇過病人不耐,共事的醫護相處也十分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