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馬洗頭》以洗頭髮竄改記憶、《總舖師》戴上紙箱逃避現實、《健忘村》用忘憂神器洗腦就無憂無慮。陳玉勳的電影總是充滿奇思妙想,刻畫的角色也總是平凡小人物。今年推出的愛情喜劇《消失的情人節》,他讓世界暫停、時間消失,構思20年的故事,終於來到現在的時空。

他深受藤子不二雄的影響,人生也如現實版的大雄。愛幻想的他國中重考、高中留級、大學落榜,自認沒出息的人在成為電影導演後,就有屬於了他的哆啦A夢。

因為國片市場低迷,他改拍廣告謀生。失去哆啦A夢的大雄,一晃眼13年過去,有了中年危機的焦慮,於是重回電影,找回自己的哆啦A夢,實現心中所有幻想。

58歲的陳玉勳有個幻想:網路已控制了全世界的時間,於是他感覺每眨一次眼,世界就快轉了一次。「一天比一天快,我懷疑人類的時鐘被調快,小時候一天好長呀,現在年紀大了,很恐怖,吃完午飯一眨眼就晚飯,再一眨眼,深夜12點了。」這反映了他對時間空耗的焦慮,或許這也是所有電影導演的惡夢。

陳玉勳的工作照。《消失的情人節》中,構建了許多時間、記憶、遺忘的魔幻場景,此處為顧寶明所飾演壁虎伯收藏人類遺失事物的空間。(華文創股份有限公司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