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渣危食安】無毒米難敵底渣 半數以上空包稻

文|陳柔瑜    攝影|賴智揚    影音|張匡皓
底渣堆置嚴重影響當地民眾生計,農民控訴底渣毒性讓辛苦維持的無毒田染毒。

今年3月口湖鄉公所為賺取所謂的「清潔費用」,開放垃圾燃燒後產生的底渣進入當地,並堆放在距離重要水源「尖山大排」不到10公尺的垃圾轉運站中,更未按照規定在底渣底部施作不透水層或覆蓋帆布,一旦下雨,底渣內的殘留物質便透過地下水滲透至大排中,對周遭農作物和魚塭造成汙染。

首先發現不對勁的,是農田距離底渣堆放處只隔一條水溝的陳朝意,他早年在台北打拚,為了照顧失智的母親而回到口湖,並在朋友介紹下開始研究中藥肥料,進而想改變故鄉土質,3年前開始種植不使用肥料和農藥的「無毒米」。

即使身邊長輩都笑他「憨」,一把除草劑就能解決的問題,他卻每日頂著日頭在田裡拔草,剛把田尾拔完,田頭又長出叢生雜草,雖然辛苦,他仍堅持要種出「自己也敢吃」的無毒米,讓故鄉人知道天然的美味。

踏踏實實種了3年,陳朝意原想著今年要拚無毒認證,農田旁卻被傾倒了2200公噸的垃圾底渣,一起風,沒有帆布蓋著的底渣灰塵便飄到他的農田,取用的水更是早已被有毒物質汙染的尖山大排,讓他欲哭無淚。

「這個渣放下去,什麼都毀了。」陳朝意說,底渣進來後,稻米始終萎靡不振,收成時更發現大多數的稻米都變成只有米殼沒有米粒的「空包稻」,陳滿朝懷疑是底渣惹禍,屢次向官方反應卻只得到「底渣經處理成為再利用資源」、「沒有問題」等空洞的保證。

陳朝意說,比起今年的收成欠佳,他更擔心底渣的重金屬滲透至土壤,將來種出的農作物也會有重金屬汙染的風險,屆時他只能休耕棄田,也不要種出可能導致消費者中毒的稻米,只盼政府能拿出配套,別摧毀了雲林「農業大縣」的美名。

更新時間|2017.07.26 03:00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