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蘭夫人會客室】張天霖去對岸拍戲 不只為了錢

文|王雅蘭
張天霖(右)自導自演《台妹向前衝》,左為總導演馬進達。緯來提供

小生張天霖對岸拍戲7年,今年回台自導自演緯來的電視電影,藉著幕後試探未來工作轉向,雖微微飄散大叔味,他坦言接受已有年紀的自己。而張天霖一直沒再拍台灣電視連續劇,是因為拿肝來拚的作業方式,他已無法適應。

不管政策怎麼變,台灣影視人才紛紛西進是事實,去了大市場,酬勞豐富資源多,名利雙收之餘,許多人自然不想回來。不過,張天霖解釋會留在對岸工作,酬勞因素非主因。「當年我在台灣拿的酬勞也不低呀。」

張天霖覺得對岸比較有拍戲氛圍,光說開拍前可以拿到完整劇本,讓演員先做準備凝神投入,許多台劇都做不到。

張天霖在北京長住,拍個時裝戲工作人員往往都有200人,4月《蜀山戰紀2》大隊人馬還拉去紐西蘭拍攝,資源配備和待遇真的不錯。但這些之外,真正吸引他留在對岸工作的,還有充足的休息時間。

「賺再多錢失去健康就沒意義。」張天霖曾經回台客串好友的戲,結果一星期只睡12小時!後來收視率成功,好友再請他回來拍就被婉拒,他不想再過熬夜趕戲、喝提神藥、吃藥養肝那樣的血汗歲月。

和豬哥亮合作過《大囍臨門》、《大釣哥》等片的黃朝亮,也覺得去對岸拍戲不只是為了錢,而是資源多又可以好好講究品質,「台灣影視的觀點格局很難再拉高,因為大家方向不是拍好戲,而是為部份小眾接受而向現實妥協,就是一種惡性循環。」

黃朝亮去年底在北京拍中國資金、林柏宏主演的《給19歲的我自己》,他為當地市場發揮創意和所長,也沒忘記帶十幾位台灣工作人員一起去打拚,大家在川藏公路邊吸氧邊拍攝頗辛苦,卻鬥志高昂。

從電視人跨行電影,拍過溫馨小品也參與過商業片,黃朝亮覺得產業辛苦,影視人員只能自求多福。他除了拍片,也以TAIMALI為名把台東太麻里的咖啡、紅烏龍等文創產品在兩岸推廣。自己是為未來奮鬥打拚的一代,黃朝亮非常痛恨台灣新一代老掛在嘴上的小確幸,覺得趁年輕好好努力,才有競爭力。

像黃朝亮這麼資深、張天霖這樣連續劇和偶像劇都有相當資歷的小生,選擇自然多。回頭看看,今年國片票房還沒有破億的,電視台有的在戲劇時段買大陸劇、韓劇等外來劇播出,有的電視台連精華時段也在重播,台灣人才生存空間一定受到擠壓。

許多新人像《紅衣小女孩》導演程偉豪剛出道時懷抱理想,卻苦尋不到金主,除了輔導金,還有公視可投案,另外緯來電影台的電視電影也是前哨站,也是新人掌控預算、練功測試的機會。

張天霖拍《台妹向前衝》是緯來的電視電影,緯來這幾年投資許多自製戲,紀錄片《擬音》主角胡定一大師的導演兒子胡皓翔今年拍了《胸性大發》,《麻辣鮮師重返校園》導演張哲書這幾年在緯來導演作品更超過10部。

《擬音》胡定一(右二)大師的兒子胡皓翔(左一)今年導演緯來電視電影《胸性大發》。李開明攝影

這2年各電視台業績下滑,緯來執行長王克捷今年仍砸6千萬元製作11部電視電影,以優於公視的預算,盼吸引有抱負的編劇、導演來投案。緯來做法至少是一條培育本土人才之路,尤其對岸和亞洲各地影視成績都突飛猛進,面臨強大競爭,台灣這一代影視人,不磨鍊怎麼拚?

更新時間|2019.01.24 02:47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