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歌手4】想道歉但父親已失智 回歸本名蘇明淵出唱片

文|鍾岳明    攝影|蘇立坤    影音|李文顥
演唱會上,蘇明淵(右)安排有音樂天分的小女兒(左)同台,他讓女兒主唱,自己擔任合音伴奏。

我們來到他在楊梅的四層透天厝,這裡空間寬敞,有名車、重機、兩個酒櫃;三樓樂器室有6把吉他,當年女友贖回的吉他仍在,是最有感情的一把,有時他為了創作音樂,就睡在樂器室。2008年有唱片公司主動幫「蘇兒真」出專輯《Te Amo你,我愛你》,唱的仍是國語情歌,相信這名字還有些老粉絲會買單,結果賣不到2000張,連他自己都覺得失敗,「我完全不想聽那些歌,覺得很做作、噁心」。但他肯定的是,「我每次去錄音就很開心,去開庭就很痛苦,音樂才能找到成就感。」

案情入歌詞 寫人生百態

律師與歌手本是殊途,他卻漸漸找到交集。有次,他接到一個單親爸爸的委任,原來獨力撫養12年的孩子竟不是他的親生兒子,「親生父親」想取回撫養權,受騙12年的「爸爸」跟孩子感情深厚,不要賠償,只想繼續扶養孩子,但法院最終把孩子判給了毫無情感基礎的「親生父親」。他發現法律是正義,也是無情,開始將案件裡的人性百態填詞譜曲。

6年前父親失智,「我很後悔摔門那件事,一直想跟他道歉,但我們保守南部家庭,說愛很難,道歉也很難,現在他失智,我講,他也不懂了。」他記得金曲得獎後打電話回家,接電話的外籍看護說:「阿嬤(媽媽)看電視在哭,阿公(爸爸)看著電視沒講話⋯」說完他哽咽,淚水沿倨傲的嘴角滑落。

也許是父親,讓他想起了自己的母語「台語」,「我從小講台語,這是我的生活,寫台語歌駕輕就熟,以前做國語歌,沒辦法跟爸媽分享,打動他們。」於是他決定用台語創作歌曲。他把律師在離婚官司中的見聞寫成〈善良的歹人〉;鄭性澤冤獄14年的心情唱成〈今仔日過了好就好〉;未婚媽媽出養孩子的心酸寫成〈最後一條歌〉。

演唱會以蘇明淵的成長影像開場,包含他歌手和律師時期,影片結束時,他已站上舞台。

 

砸百萬灌製 以本名出輯

如今唱片市場,歌手賺錢只能靠代言、商演,和演唱會,這些他都不在乎,他自費上百萬出版《善良的歹人》,只想透過自己的音樂,分享他看見的真實故事;卻在該用藝名或本名時陷入了掙扎,他始終貪戀「歌手蘇兒真」累積的名聲,也想藉此與「律師蘇明淵」做出身分區隔。

「我決定恢復本名,因為這些歌來自蘇明淵律師的工作,沒有律師工作,就沒有這些歌;我50歲了,要認真看待自己,回到做音樂的初心,這名字是我爸媽取的啊!我想到《神隱少女》的白龍,因為忘記自己的名字,被困在湯屋,一旦他想起名字,就能回到自己的故鄉,人不能忘記自己的名字,沒什麼好遮掩的,律師為何不能是歌手呢?」

台語是故鄉,音樂是故鄉,找回名字的人既是律師,也是歌手。此時,桃園展演中心的觀眾席上,已有近千人等待他出場,他抱著一把吉他上台,背板只出現簡潔五個字:「我是蘇明淵」,燈光驟亮,歌王開唱了。

鏡週刊訂閱制上線,讓有價的閱聽成就更多優質文章,並獻上無廣告的閱讀環境,讓您盡情享受15類會員專屬內容,誠摯邀請您 立即加入

更多內容,歡迎鏡週刊紙本雜誌鏡週刊數位訂閱了解內容授權資訊

月費、年費會員免費線上閱讀動態雜誌